美国乱象背后的结构性问题

发表于  01/09 12:57   约3分钟

1月6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发生暴力示威。部分示威者冲进国会大厦,导致当时正在举行的认证大选结果的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中断。(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1月6日,美国首都华盛顿发生暴力示威。部分示威者冲进国会大厦,导致当时正在举行的认证大选结果的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中断。(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不断有美国官员在疫情、香港等问题上向中国“甩锅”、施压。事实上,他们更应该关注美国自身,关注美国国内丛生的乱象。不管是去年白人警察“跪杀”非洲裔平民的弗洛伊德事件,还是近期美国发生抗议者冲击国会事件,这些乱象的成因,固然涉及美国大选这一特殊时期、百年未遇之疫情这些偶发因素。事实上,乱象暴露出的更是美内部深层次矛盾和结构性问题。

  政治制度问题充分暴露。疫情袭来,需要中央政府做出重大科学决策,地方政府支持和配合——异常严峻的疫情现状证明,联邦制国家美国没能做到这些。曾信奉西方民主制度的知名学者福山,近年来逐渐对自己的立场产生怀疑,甚至直言美国已经进入制度的“衰败”。

  两党斗争不断加剧。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针锋相对呈现愈演愈烈的态势。去年以来,受到疫情和大选双重因素刺激,精英层面的极化加速向社会层面传导。美政客利用极化为自己收割政治资本,更加重美国社会的撕裂。

  经济鸿沟难以弥合。美国已经沦为贫富分化最严重的西方国家。美国人口普查局去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0年来,美基尼系数一直在稳步上升。不平等现象在疫情期间进一步恶化,收入最高的三分之一工作岗位恢复较快,而收入最低的三分之一工作岗位比疫情暴发前减少16%。美国不同地域之间也日渐隔阂。东西海岸地区和内陆地区在经济结构上差异明显。前者依托金融、IT为支柱的服务业,更多得益于全球化。后者仍以农业、制造业、采矿、建筑等产业为主,奉行“美国优先”。经济差异还衍生出不同的政治倾向,令鸿沟更难跨越。

  社会矛盾积重难返。弗洛伊德事件在全美多地点引发示威抗议活动并持续较长时间。其实,美国屡屡发生警察针对少数族裔暴力执法事件,种族主义问题是美社会痼疾。同时,美国社会还长期存在阶级固化、性别歧视等多重问题。弗洛伊德事件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

  上述多重问题相互交织,是美“病症”背后的根源。然而,美政客往往刻意忽视这些结构性矛盾,谋求短期政治私利而无意解决棘手的深层次问题,甚至会故意利用分歧和矛盾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标。与此同时,面对问题集中爆发,美政客选择用“甩锅追责”的方式掩盖疫情,借干涉他国内政和疯狂的军事行动来转移国内注意力,将意识形态之争用以掩盖美自身制度缺陷。

  此种操作实为美国“生病”却让他国“吃药”。后果只能是,越病越重。

2020-12-0968

6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苏晓晖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 /  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美国乱象背后的结构性问题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美国乱象背后的结构性问题

美国“生病”却让他国“吃药”的后果,只能是越病越重。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6159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