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寄语 | 陈春花:相信生活,敬畏责任,重塑自我

发表于  2020/12/31 15:18   约11分钟

图片来源: 公众号“春暖花开”

图片来源: 公众号“春暖花开”

  2020年超乎所有人的意料,也注定以其特殊性被载入人类的历史。

  当我写下这一句话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描绘将要过去的2020年。如果用色彩去做诠释,黑、灰、蓝、红四色交织在一起,绝望与惶恐,曙光与希望;未知病毒前的无力与人性光辉下的温暖;在人类高歌猛进的征途中,忽然按下暂停键的寂静;从个体的忐忑,群体的躁动,到全人类的冲撞,这一年,我们终于明白,于浩大的生命宇宙而言,人类极其渺小还非常无知。

  斯宾格勒在《西方的没落》中写道:“西方生存的分水岭是1800年——这道分水岭的一边,生活充实而自信,它是在一个内在的、伟大的、不曾中断的进化过程中形成的,从哥特人野蛮的孩提时代一直延续到歌德和拿破仑……在它的另一边,是我们大城市那种迈入暮年、造作而无根的生活,为它塑造形式的是理智。”

  220年之后的今天,我们可以说,人类生存的分水岭是2020年——这道分水岭的一边,生活平实而自我约束,它是在一个敬畏的、共生的、反求诸己的进化过程中形成的,从浮士德“用心灵去寻找希腊人的土地”延续到现在;在它的另一边,是人类为自身发展的进一步刺激,对财富无止境的渴望,对未知的挑战却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无知,自我而世俗的生活,为它塑造形式的也许是科技。

  在我自己年度精选书单里,两本书的启示显得更加不同:

  安东尼·克龙曼在《教育的终结:大学何以放弃了对人生意义的追求》一书中,追问我们何以放弃了对人生意义的追求。

  “人为什么而活?” 这个人生中最重大的问题,似乎已经被人们遗忘。人们被裹挟在变化的洪流中,在世俗人文主义的影响下,只是关注现实的需求,只是关注人为的、外在的,甚至被称为科学的评价尺度。但是,“科学创造了它无力填补的一个空洞,是引起当代人烦恼和渴望的原因。”人们丧失了自我。

  爱因斯坦在《我的世界观》中,贯穿始终去探讨人与他人,与世界、与自然宇宙的关系。

  “当我们开始审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时,很快就能察觉到,我们几乎所有的行动和愿望都跟他人的存在息息相关。” 他的这段话反复出现在我脑海中。在这一年春天里,就有一组人,用自己的生命与素昧平生人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一个又一个疲惫而又坚毅的身影,一个又一个真实的故事,人世间处处看到人卑下的自私和高贵的无私之对照。

  爱因斯坦提醒自己,“我每天上百次地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都依靠别人(包括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的劳动,我必须尽力以同样的份量来报偿我所领受了的和至今还在领受的东西。”爱因斯坦以这份敬畏及强烈的责任意识,融入到骨子里的善、美和真,全神贯注于客观世界,致力造福于人类世界。

  从工业革命开启至今一两百年间,人类借助于技术,努力构建一个更繁荣,更好的生活;所获得的飞速发展怎么描述都不为过。这的确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日新月异并充满自信,憧憬胜利的欲望填满每一个角落。

  也正是这自信与欲望,让生活进入到前所未有的快节奏,导致我们限定在一个狭窄的视角,当下的时空窘迫,我们甚至不知道,内心的需求到底是什么?21世纪的新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生物工程等等,将要导致的是从未有过的不平等?还是真正实现共同福祉?

  今天的技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大,同时也让我们前所未有地感到胁迫,更大的不确定性和散发而出的未知,世界不再是所熟悉的样子,我们似乎第一次,由自信转入迷茫。

  理查德·德威特在《世界观》中写道:“这是有史以来(至少是有记录的历史上)第一次,我们没有隐喻可以用,而且我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分割点,也就是,从今以后,我们可能再也无法用一个方便的隐喻来总结自己所居住的世界了。”

  这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时间点吗?不完全是。无论是个体还是人类整体,经由2020年的疫情考验,能够获得自我与外物的认知领悟,延展生命的维度,创造性行为靠向自然的一边,重振文明生态的多样性和天然性,恰恰也是人身心重新被唤醒的时刻。重塑,这是2021年,根本性的选择。

 

01  重塑信念:相信生活而不是憧憬胜利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只是热衷于成功与增长。技术公司高歌猛进,万亿美元市值涌现;新独角兽公司,从几十亿到千亿的迅速崛起;科技产品和服务帮助到数十亿人的生活,它们创造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同时也窥见了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医学与健康领域的不断发现与创新,强大的医疗网络,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帮助了人们延长寿命超过20年,也带来了有关生命伦理的底线挑战。

  这些显见的成功,让人激情澎湃却又焦躁不安。技术渗透到人们生活的各个领域,有些甚至是带来毁灭性的冲击;人工智能的出现,更让人有些胆怯,不知道未来人会处在何种境况?在繁华之下,我们所要探寻的人生意义又在何处?

   几千年前,古希腊米利都学派的泰勒士已经在论证二等边三角形的两角相等,这些早慧的哲人,在希腊明媚的阳光下生活,心满意足。通透的阳光和空气,引发感受、思考以及不停止的探索。他们为生活而思想,为思想而创造科学,甚至于我们今天建立的科学,没有一门不是建立在他们所奠定的基础之上。

  先哲的智慧,让我们懂得,真正的信念并不是憧憬胜利,而是相信生活。所有重大的挑战,往往最能凸显生活的价值,真实生活的质朴纯粹,因其“普遍性”贯穿在整个人类文明发展的历程之中而生生不息。

 

02  重塑价值:敬畏责任而非力量

 

  在新冠病毒之下,再读威尔·杜兰特和阿里尔·杜兰特“人类历史只是宇宙的一瞬间,而历史的第一个教训就是要学会谦逊” 这个观点时,已经不再是共鸣而是忐忑。   我们需要真正接受,人类是现存的1000多万种有机体的一种,并且都具有平等的地位,“人类的所有记录和成就都会谦卑地复归于千万生灵的历史和视野。” 但是,随着技术让生活更加便捷,联系更加紧密,空间更加广阔,社会更加繁荣,一个又一个重大发现让人应接不暇时,我们已然对自然不再心存敬畏。

  今天的技术比以往过去任何时候都强大,如果不能真正基于责任而有智慧去运用,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我们不能高估人类自己,反而需要更加谨慎和小心。此时,责任,是一个人身份的基点,是一个组织的基点,是人类共同的基点。培根曾骄傲地宣布“知识就是力量”,我却更认同亚里士多德的“责任追随知识”。

  教育、信息与数字技术的普及,得以让大众在更大范围内获得知识,从而因知识而获得更多的力量,甚至是权力,也必须由此产生更普遍的责任。相比较于我们一再努力去追求更大的目标、更多的财富而言,真正推动人类进步的却是值得信任的创造。

  具有责任意识的人们,总是承认自己的渺小无知,而深具同理心;从不推脱自己的责任,去关注美好的事物并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就如爱因斯坦所言:“外在的强制在某种意义上只能减轻但不能消除个人的责任。……任何为唤醒和支持个体的道德责任感所做的努力,都是对全人类的重要贡献。” 是责任使人类代代相传,而不是其他。

 

03 重塑生存:合作共生成为基本生存方式

 

  竞争似乎已经成为我们习惯并默认的一种生存方式。在竞争之中,造就了强者和弱者。随着技术、资源、财富的重组与重构,结果造成了强者恒强,弱者恒弱,更有甚于以往。竞争虽然带来活力,带来发展,但是竞争带来的不平等和破坏也是显而易见的。新冠疫情的出现,让我们透彻感知“竞争”与“合作”的内涵。

  在科学层面,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与医生进行着令人惊叹的合作。他们共享信息,共享成果,共同研究这个病毒,发现疫苗,并协同作战为全球寻找解决方案,这一次的合作也带来了全球的曙光,让人们对科学战胜疫情,充满期待。

  在政治层面,我们看到的刚好相反。从疫情开始,争夺资源,想办法甩锅,故意散布错误信息,阴谋论满天飞,不选择全球性的行动计划,甚至想第一个拥有疫苗来获得经济与政治优势,以至于到今天,全球疫情依然在危机之中。

  新冠疫情再一次警示我们,人类更需要合作共生,而不是相反。爱因斯坦有一句名言:用当初产生问题的同样的意识水平是不能解决该问题的。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意识,新的世界观来重塑技术的价值,来理解生存方式。

  正如我们看到的事实那样,人类所有非凡的进步,并非来自竞争,而是出自于合作。人类得以在万千物种中存在,并非来自人类自身的强大,而是出自于人类与万千物种的关联与共生。科技已经让人类拥有了巨大的能量,我们依然相信,人类能够找到与自然,与未来共生合作的方式,从而拥有与这巨大能量所匹配的智慧。

 

04 重塑自我:自我约束并持续学习

 

  疫情带来的未知与冲击虽然让人措手不及,但是在2020年的时空里,依然蕴含着人类内在的精神力量,认知自我,不断探索,跟随智慧,从心向善。

  我们改变固有的生活习惯,采用全新工作方式;我们探索出新的商业模式,也形成了新的社交方式;更重要的是,我们开始约束自己,以新的视角来审视过去的生活,来叩问自己的内心,并寻求人性的回归。

  疫情面前,我们深感自己的渺小和无知;科技的能量,我们更审慎运用技术与知识,甚至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们深知,一切问题的产生并非在技术本身,而在于我们如何明智地使用它们,其核心基石,就是我们是否拥有正直的信仰,自我约束的力量。我们主要的敌人,并不是病毒,而是我们自己。

  几千年前,苏格拉底和孔子都劝诫人要更了解自己,并认知自己的无知。如果不能了解自己,就不能持续拓展空间,生命必然狭窄。如果不能了解自己的无知,就不能持续自我超越,生命必然僵滞。这是自我教育与持续学习的过程,因此过程,我们才能扩大自我的理解能力、约束能力、审美能力、创造能力和享受生命的能力。一位作家说过,这个世界,看似周遭复杂,各色人等,泥沙俱下。本质上,还是你一个人的世界。你若澄澈,世界就干净。你若简单,世界就难以复杂。

  在去年的新年寄语中,我以“2020,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涅槃重生”作为结束句。来到2021年,我依然重复这句话。只是,我相信,在经历过2020年的你我,可以更加明白这句话的意义。

  经历过疫情洗礼并勇于重塑自我的人,能够赋予自己生命以意义,这意义可以超越人类自我的狭隘,可以超越技术的中性而归于人性的光辉,可以于质朴与平实生活之中窥见美好,并由此让世界美好。 2021年,让我们做一个重塑者。重塑自我,重塑美好世界。(来源:公众号“春暖花开”)思客

4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陈春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BiMBA商学院院长 /  8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新年寄语 | 陈春花:相信生活,敬畏责任,重塑自我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新年寄语 | 陈春花:相信生活,敬畏责任,重塑自我

2021年,让我们做一个重塑者。重塑自我,重塑美好世界。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6146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