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吴晓求、高善文等经济学家纵论“十四五”开局:重启中国与世界

发表于  2020/12/30 10:24   约9分钟

  2020年12月27日,由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ACCEPT)、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校友发展中心共同主办的第40届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十四五:重启下的中国与世界”在伟伦楼报告厅召开。ACCEPT研究院院长李稻葵、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华夏银行行长张健华、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能源基金会首席执行官兼中国区总裁邹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系副教授曹静、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院综合经济研究部副主任冯煦明应邀出席。ACCEPT常务副院长厉克奥博主持了会议,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教授雷鼎鸣、哈弗大学肯尼迪学院经济学教授杰森·福尔曼(Jason Furman)通过线上交流参与了本次活动。

 

疫情冲击过后,经济已经基本恢复到正常的增长区间

 

  会上,厉克奥博同ACCEPT研究院研究员陆琳、李冰、郭美新一同代表研究院联合发布了题为“开局十四五:经济地理再布局,提振国内经济大循环;经贸关系再调整,开拓国际经济新空间”的《中国宏观经济分析与预测》。报告首先回顾了过去一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变迁,随着新冠疫情防控形势不断向好,今年的经济增速从第一季度的-6.8%,回升至第四季度的预计5.5%,已基本恢复到正常的经济增长区间。这主要得益于生产的快速恢复,同时,出口增长也是经济快速恢复的重要因素。

  但另一方面,消费疲软仍是当前我国的现状,导致消费疲软的两个主要原因是中低收入群体收入增速放缓和消费倾向降低。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人均可支配收入在城镇累计下降0.3%,这一现象背后是由于疫情暴发后的一段时间,餐饮、住宿、旅游、家政等服务行业的市场活跃度骤减,导致许多从业者处于待业或失业状态,人均收入明显减少。受疫情的冲击,边际消费倾向下降,储蓄偏好上升。前三季度城镇人均消费支出累计下降了8.4%,降幅远超过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下降。

 

李稻葵:互联网经济是中国经济的亮点,要珍惜

 

  ACCEPT院长李稻葵指出,该报告是以问题为导向的。第一,中国经济增长的需求是不足的,疫情期间更是如此。今年疫情期间,我国全年GDP增长预测是2.1%,但是消费疲弱。今年2.1%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的是基础设施建设和出口。内需不足的原因是居民的收入没有提升。报告提出,在下一阶段,要紧紧抓住经济地理再布局打造新的中长期增长点,以人民的幸福为核心,顺应老百姓的择居和宜居需求。特别重要的一点是,一定要做好人口流出地的区域经济发展工作,要把一些重要的、符合本地比较优势的产业,布局到这些人口流出地,保证人口流出地的经济不下滑。同时他们的人均GDP增长速度也要和其他地区同步上升。

  第二,互联网经济是中国经济的亮点,要珍惜。有问题要承认,在全球范围内,我们面临与美国和国际上其他互联网企业的竞争,所以在监管和反垄断的过程中,一定要精准再精准。

  第三, “十四五”如何开局,新发展理念该怎么落实,关键之关键是要真正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应该是正向、互补的关系,不是替代的关系,政府与市场应该同向发力。

 

2021需关注能源价格上涨造成的通胀压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综合经济研究部副主任冯煦明预计,2021年的宏观经济形势和2016年下半年会非常相似。2020年大宗商品从石油到铁矿石,到螺纹钢,到煤炭都在普遍上涨,这种上涨的趋势会持续到明年第一季度,乃至第二季度的中期,上游价格的上涨很快向中下游传导。

  安信证劵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表示,2020年下半年以来,中国经济恢复逐步增强,2021年上半年应该会延续。近期商品价格的上涨开始引起一些担忧,在一些领域,明年上半年会不会出现比较明显的,由于供求失衡所导致的一定范围内的涨价压力?但总体来看,惊心动魄的2020年即将结束,我们将会迎来一个全面恢复的、各方面都正常加速的2021年。

 

新世代人口断崖式下跌值得关注

 

  冯煦明认为“人口断崖”和“城镇化”是两个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以80、90后和00后的人口来计,80后的人口是最多的,90后和80后相比,大概减少了1千万,90后人口是2.1个亿,00后的人口跟90后人口相比,减少了大概5千万。如果把80后和90成为一个整体世代,00后人口规模下降了1.1亿左右。

  冯煦明认为,人口的变化对“十四五”的影响可能不是太大,但对于从“十四五”时期开始到2035年,作为一个长期的规划,这种人口的断崖在方方面面会产生影响,比如说对房价、对社保、对财政的压力都会逐渐体现出来。

 

防止不良资产反弹是2021年的艰巨任务

 

  华夏银行行长张健华在谈到今年中国金融业发展时称,尽管年初刚出现疫情时,比较紧张、悲观,但是整体来看,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应该说今年中国的金融整体是平稳运行的。但不得不提的是,明年还有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要防止不良资产的反弹,今年不良资产有一些明显上升。

  冯煦明则表示,宏观债务的管理是需要关注的风险之一。今年由于各种原因,宏观杠杆率上升了25-30个百分点,大数是27%左右。他认为,今年杠杆率上升过快,是疫情这种突发状况造成的,而明年如果过度稳杠杆,或者降杠杆,可能对整个地方财政的运行,对整个实体企业的运行,会产生比较大的压缩压力,对疫情后的经济恢复不利。

 

房地产作为投资品的时代已经过去

 

  吴晓求表示,中国的制度、政策和环境,一定要鼓励创新。对出现的问题,要及时校正。更重要是对新的业态,无论是平台还是金融业,要制定与该业态相匹配的标准。从政策层面来看,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仍需从监管、未来发展方向、政策改革等方面进行重点把握,因为金融在不断地运行,不断地创新。

  吴晓求认为,房地产作为投资品的时代已经过去,从目前来看,房地产的流动性很差,从投资的角度而言,远远不及股票。

  谈到具体的行业,比如大家关注比较多的新能源车行业,泡沫是否很大?高善文认为短期有一点点泡沫,但长远来看新能源汽车的赛道数倍于智能手机,足够宽,有足够容量,可以容纳更多企业。

  今年受疫情影响的传统行业的股票后续是否还有反弹空间,高善文认为,某些行业的赛道变了,很多用户需求,因这次疫情而从线下转到了线上,因此给这些行业带来的冲击,是长远的。

 

中国将再次在大危机之后拉动世界经济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谈到未来的国际关系时表示,和平与发展仍然是时代的主题。美国虽然搞单边主义,但是并没有逆转和平发展的大势。在美国搞脱钩和单边主义的同时,我们看到国际社会团结的呼声其实更强了。阮宗泽说,我们要看到中国的力量,中国是一个稳定器。我们要对中国有信心,中国将再次在大危机之后,牵引和拉动世界经济。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学系教授雷鼎鸣称,这次疫情,美国处理得非常糟糕,使其国内经济受到了不少的冲击。未来几年将会进行疗伤,拜登上台后可能会废除一些特朗普时期的政策,以便恢复美国经济。

 

传统能源转型痛点在煤,通过规模经济稀释成本

 

  从近日南方极端天气下的能源供应问题切入,曹静首先介绍了近期值得关注的“碳达峰”和“碳中和”等相关概念,并指出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主要痛点在于煤。相比于西方国家,中国的能源来源以煤为主,燃煤电厂占全国总发电量一半以上。如果让新建电厂提前退役,势必造成巨大成本损失。但从企业发展角度来看,只有实现“碳中和”,中国企业才能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优势,才能取得更长远的发展。为了增强自身竞争力,“碳中和”势在必行。邹骥认为,极端天气下的能源供应问题主要出在功率上,而非总量不足。中国不能走污染的老路,而绿色发展是充满商机的。他还介绍道,中国对于节能减排的承诺及所付出的相应代价不能指望国际社会的让利和优惠,而是要通过自身的规模经济把成本稀释。中国的西北地区有大量的可再生资源,有关部门如能在区域范围内搞活光伏、风能产业,解决的不止是低碳问题,更是能源安全问题。

思客

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李稻葵、吴晓求、高善文等经济学家纵论“十四五”开局:重启中国与世界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李稻葵、吴晓求、高善文等经济学家纵论“十四五”开局:重启中国与世界

“十四五”如何开局,新发展理念该怎么落实,关键之关键是要真正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6141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