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毅夫:靠深化改革打通国内循环的堵点

发表于  2020/12/27 08:30   约12分钟

  2020年12月20日,北大国发院名誉院长、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在第五届国家发展论坛上发表演讲。林毅夫表示,“新发展格局”是今年提出的一个重要国家发展定位。过去一般的说法是要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而“新发展格局”是要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格局。在此政策定位当中,“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是过去不曾有过的。

▲图为林毅夫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第五届国家发展论坛发表演讲。

▲图为林毅夫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第五届国家发展论坛发表演讲。

  以下为林毅夫演讲摘编:

  新发展格局是我们今年提出的一个很重要的国家发展的定位。在过去,在发展上一般的说法是要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新发展格局是要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在这样的政策定位中,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是过去不曾有过的,过去中国的经济发展,国际上对中国的描述是一个外向型的经济,那么现在提出要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难免跟过去的这种认识有所背离,所以国际上有非常多讨论,国内在学界媒体上面也有非常多的讨论。

  我认为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有短期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国体量这么大的国家发展经济的基本规律短期的原因我想大家都知道,新冠肺炎疫情让每个国家经济都受到很大的冲击,收入水平降低了,国际贸易就受到抑制了。虽然我们是复苏的比较快,但是出口市场总是受到影响。我们国内复苏的生产,国际上的消化能力小,当然必须在国内多消化、多靠国内循环。

  除了短期的外部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经济的基本规律。我们一般认为中国是个出口导向型的经济体,但是出口占我们国内生产总值最高的年份是2006年,达到我们GDP的35.4%,到2019年出口占我们GDP的比重是17.4%,已经减少近50%,为什么是这样呢?有两个主要的经济原因:一个是经济体量的扩大,一个是服务业在我们经济中所占的比重提高。现代经济,尤其是制造业,规模经济非常大。发展制造业经济要充分利用规模经济,对于小经济体,国内的消化能力就小,就要更多地依靠国外市场。大经济体,国内的消化能力就大,国际市场的比重就会相对比较小。

  拿具体的数字来说明。2019年,新加坡的货物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是104.9%,当然出口当中有一部分是靠进口的原材料加工以后出口。我们最高的年份是2006年,无非也不过是35.4%,差了三分之一,这就反映了经济体量的不同。

  但是从经济体量来讲,我们现在按照市场汇率计算是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是第一大经济体,日本是第三大经济体。在2019年的时候,美国货物出口占GDP的比重是7.6%,比我们低,我们的17.4%,日本经济体的规模比我们小,它是第三大,他出口的比重是13.4%,也比我们低。为什么是这样?因为在美国服务业的比重占GDP达到80%,日本是70%,那我们知道服务业当中有很多是不可贸易的,所以服务业的比重越高,就会造成货物出口占GDP的比重越低。从这两个角度来看很清楚,在2006年我们的人均GDP是2099美元,我们的经济规模占全世界5.3%。当年我们的服务业占GDP的比重是41.8%,到2015年人均GDP提高到10098美元,我们的经济规模占世界的比重提高到16.4%,从5.3%提高到16.4%。而我们的服务业2019年达到了58.6%,从41.8%提高到58.6%。这两个因素主要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出口的比重从35.4%下降到17.4%,在2019年的时候国内循环的比重已经达到GDP的82.6%了。

  那么往前看,中国还要继续发展,收入水平还要继续提高。我们的经济体量占世界的比重同样会继续上升,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服务业占比也会一样的提高。所以在这种状况下,国内循环的部分就会从2019年的82.6%增加到85%,增加到90%,出口占我们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就会从17.4%,下降到15%、12%、10%。这种情况下,我们当然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

   我想提出这个论断有它的必要性,因为过去大家对中国经济的看法是出口导向的。在这样的认识下,如果国际市场出现了波动,出口减少了,难免就影响大家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现在重新认识这个事实中国作为一个大经济体,经济主要是靠国内市场的。在这种状况下,不管国际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要我们能够把国内的经济稳定好,外部的风雨、外部的不确定性,对我们的发展影响基本上不会改变我们整体发展的格局。

  虽然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过去提的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发展思路还重要不重要?我个人觉得还是相当重要的。为什么呢?一个经济要高质量发展,一定要充分利用这个国家的比较优势。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要发展好,我们即使国内市场很大,但是2019年的时候占全世界也不过就是17.4%,82.6%的市场还是在国际上。即使将来我们经济继续发展,我们的经济规模从现在的16.4%提高到将来20%、25%,但无论怎么样,国际市场还是大的。所以在这种状况之下,对我们有比较优势的产品,我们要靠国内市场,但也要靠国际市场。

   要充分利用比较优势的含义是什么?我们有不少领域是不具有比较优势的,像自然资源我们是相对短缺的,一些高科技产品是发达国家的比较优势,代表我们没有比较优势。并且随着我们收入水平的提高,我们过去非常有比较优势的领域如劳动力密集型的产品,也会逐渐失掉比较优势。在这种状况下,经济发展要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就应该更多地利用国际市场能够提供的资源,除了一些可能会卡我们脖子的这些高科技产品,除了这个之外,能在国际上买,只要它比国内便宜,那我们还是必须利用国际资源、国际市场。对那些被“卡脖子”的高科技领域,我们当然应该用举国体制把它发展起来。

  在这样的新发展格局之下,怎么样才能够进一步的让国内大循环能够循环起来,靠国内大循环来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根据前面对国内大循环的分析,如果要增加国内循环的比重,重要的原因就是全面的经济体量,服务业的比重。经济体量跟服务业的比重实际上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国际收入水平。所以要扩大国内大循环,最重要的是增加我们的人均GDP,提高收入水平。因为收入水平提高了,中国经济体量在世界的比重就会提高,收入水平提高了,服务业的比重在经济当中也会提高。

  怎样来实现这个目标呢?我在这里谈三方面。

  第一,用结构性改革来挖掘发展的潜力,拉长我们的长板,补足我们的短板,来提高发展的质量。

  中国的发展还有相当大的潜力,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中国现在的人均GDP刚过1万美元,跟美国6.5万美元、德国4.8万美元、日本4.2万美元比,我们的收入水平低,我们在一般产业上面的技术生产率水平也比它们低。所以我们还有相当大的后来者优势,还在追赶,这是在一些传统产业上。另外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新产业,像5G、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上面,我们跟发达国家在很多方面有条件齐头并进。因为有不少新产业的特征是要靠研发,研发当中以人力资本投入为最主要的决定因素。而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再加上这些新的产业如果属于软件方面,我们国内有最大的应用场景。如果它是在硬件方面,我们国内有全世界最大最齐全的产业部门和最好的供应链。所以在新产业上面跟发达国家比,我们实际上是有比较优势的。

  在供给侧上面,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的优势拉长长板,补足短板。当然一方面必须靠有效的市场来配置资源、提供激励,也要有有为的政府来克服一些产业发展上面的市场失灵。

  第二,要深化改革,打通在国内循环的点。

  国内循环哪些方面是我们可能会出现堵点呢?总地来讲,产品市场现在基本上在流通上面受到的障碍是什么?在国内现在循环上会受到影响的更多是在要素市场,这些要素市场比如说金融市场,金融应该服务实体经济,我想这是共识。但是国内大银行、股票市场、公司债券,当然有风险资本等等为主的现代金融,对从税收上占了50%的农户、微型、小型、中型企业来讲,这种大银行是提供不了服务的。而这一部分的经济体量税收占50%,GDP占到70%,就业占到80%以上。那么在当前的金融结构下,它得不到金融服务,对它的发展就受到限制。所以应该发展能够给我们经济体量当中占最主要部分的农户、微型、小型、中型企业,有的在制造业,有的在服务业,能够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安排。这里面包括有的看起来是相对传统的地区性的中小金融机构。

  在劳动力市场,劳动力市场的堵点也非常清楚。一个是户籍制度,阻碍了劳动力的流动。一个是房价,房价太高也不利于劳动力的流动。所以我们应该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并且在房地产上面回归“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样的政策导向。

  在土地市场上,最大的堵点就是怎么样落实让农村集体土地入市,增加土地的供给。不管是作为工业用地、商业用地,或者是住房用地。

  另外在产权上面,应该落实“两个毫不动摇”,毫不动摇的巩固加强国有经济,但也要毫不动摇的鼓励支持引导民营经济的发展。在市场当中,不应该出现有产权歧视。这方面的深化改革,有利于挖掘我们的发展潜力,也有利于提高我们的资源配置和流通效率。

  第三,需要扩大开放。

  扩大开放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利用国际资源、国际上的技术、国际上的资本。在扩大开放上目前做的是一些自贸区试点,自贸区试点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降低进口关税,二是缩小负面清单的范围,让外国投资能够更好地进入中国。要扩大自贸区的试点数量,同时在自贸区试点上面取得的成功经验要在全国推广。这是扩大开放国内要做的。

  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更积极地去推动世贸组织的改革,参加一些区域性的经济合作的协议。像最近刚刚通过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还有报上已经在谈的中国跟欧洲达成的中欧投资协议。我们已经表示有意愿加入CPTPP这种区域性的贸易协议,让我们能够更好地利用国际资源和国际市场。它同时有一个好处,中国开放了,国际上也能够更好地利用中国市场和中国的资源。这种情况下不仅我们的发展质量能够提高,中国的发展也能给世界上其他国家提供发展机遇。

  以上是我对在百年不遇之大变局下,国家重新提出的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定位的认识。

  根据这个认识,只要我们做好自己的事情,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充分利用我们的发展潜力,那么不管国际上有多大的不确定性,中国应该可以保持稳定和发展。实现到2035年把中国建设成一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到2049年把中国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并且中国的发展不仅有利于中国,中国的发展也有利于世界。(根据林毅夫现场发言整理,未经本人确认。编辑:解轶鹏)

8

99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林毅夫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教授 /  7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演讲

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林毅夫:靠深化改革打通国内循环的堵点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林毅夫:靠深化改革打通国内循环的堵点

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有短期的原因,但是更重要的是中国体量这么大的国家发展经济的基本规律。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6119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