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祎:浙江城市更新已率先进入“政府+开发商+社区”模式

发表于  2020/11/29 11:01   约4分钟

1绿城管理助理总裁兼绿城乐居集团总经理骆祎发言。新华网发

  11月28日,由新华网主办,新华网思客、新华网浙江分公司承办的“2020新华网思客年会”在杭州举行,本次年会聚焦“中国经济的下一程:新理念 新征程 新蓝图”。

  在迈向“十四五”的未来城市:治理变革 智慧驱动分论坛上,绿城管理助理总裁兼绿城乐居集团总经理骆祎发言。

  以下为演讲全文: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能够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在城市更新方面的一些思考和实践。城市更新是老概念也是新命题。它是指当一个城市的空间和功能无法适配的时候,通过使用一系列的工具来振兴已经衰败的城市区域的过程,最终实现区域综合环境的持续改善和发展能级的整体拓展。事实上改革开放40多年来,我们国家的城市化、城镇化,都属于城市更新。

  城市更新最近几年也有很多新的趋势,无论是模式、参与主体还是更新特征方面都从原来的粗放单一向精细多元化发展。以参与主体来讲,以前城市更新是政府为主导,后来慢慢转向政府和开发商的分工或合作。近几年,除了政府、开发商又叠加了第三方力量——社区。一方面,城市更新结束后,城市的运营和物业,社区会提前介入;另一方面,社区居民,会在城市更新之初便介入其中。

  城市更新的趋势自改革开放以来一直是强政策导向型的,而各个地方的城市更新政策也不尽一样。比如广东、上海、浙江都出台了城市更新的相关的一些政策。广东和上海,实际上目前更多的是处于第二个阶段,就是说政府和开发商合作的一个阶段。以前浙江是属于政府跟开发商分工的一个阶段。合作与分工,我个人理解是这样,广东、上海包括北方很多一些省市,我们的开发商、我们的市场会参与到一起开发当中,形成最后的一二级联动。在浙江及长三角一带,政府会把一级二级分得比较开,政府就做一级的事情,二级交给社会的力量来做。另外,浙江在去年提出了未来社区的概念,从未来城市运营、城市经营的角度去看待城市更新这件事情。也就是说,浙江已经率先进入到政府、开发商、社区共同经营的模式。

  现在的城市更新不仅是单纯的物理空间,也就是建筑过程的更新,同时也担负起城市功能配套的重组,产业更新换代的重任。在这样的背景下,形成政府力量+社会力量的共同参与的城市更新的一个态势。

  关于城市更新我有三点思考:

  一是城市更新,一面是机会与需求,另一面是现实意义与企业责任感;二是人文的活力是城市更新的根基,城市更新也是人文关怀的不断的优化。建立不同年龄甚至不同地域之间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让更多鲜活的面孔走进老城,认识老城,留在老城。我们要看得见山,望得见水,也要记得住乡愁。三是城市更新既是未来地产行业的主航道,也是国内城市化进程中对低效存量建设用地的盘活手段,更是老城区人民对美好生活追求的对症良药。

  绿城乐居是绿城内部唯一一家服务政府,做政府建设如果说按照前面的参与主体或者参与模式来讲,绿城乐居承担了代理政府做建设管理的职能。城市更新是一个比较大的概念,政府、开发商,或者说社区,它各自承担各自的角色。政府承担的是公共产品的营造,如道路、公园、安置房、廉租房、保障房、学校、产业园,乃至医院、博物馆和政府办公用房,恰恰是这些公共产品实奠定了城市更新的基础。

  城市更新能打多少分,开发商有作用,商品房有作用,但是实际上它的基础分是政府的公共产品决定的。如果说政府的公共产品中的博物馆、大剧院是“金字塔尖”,同时保障房、安置房决定了城市更新的及格线。绿城乐居做的事情就是把城市更新这个及格线从60分提高到80分,甚至更高分。

点击图片进入专题

6

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骆祎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骆祎:浙江城市更新已率先进入“政府+开发商+社区”模式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骆祎:浙江城市更新已率先进入“政府+开发商+社区”模式

现在的城市更新不仅是单纯的物理空间,也就是建筑过程的更新,同时也担负起城市功能配套的重组,产业更新换代的重任。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6080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