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让传统文化资源活起来

发表于  10/25 08:00   约20分钟

    10月22日,在中央文史研究馆主办的国家级文化精品项目“中华文化大讲堂”的启动仪式上,中央文史研究馆特约研究员、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开讲“中华文脉与文化自信”第一课,分享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期间成功推广故宫文化的宝贵经验与精彩故事。

 

图为单霁翔在发表演讲。

图为单霁翔在发表演讲。

以下节选自演讲内容:

  今天给我的主题是:中华文脉与文化自信。我加了一个副标题:让传统文化资源活起来。大约三周前我在山西的虎口参加了大河文明旅游论坛,其中一位老朋友是埃及驻华大使,他在发言中非常自豪地说埃及有五千年文明,比中国早了两千年。听到这些我确实很伤心,其实我们的历史学者考古学家在中华大地早已实证了我们五千年文明的存在,但是我们没有把它传播出去。

  在随后的演讲中我就讲了良渚文化遗址,良渚古城遗址在去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遗产大会上,它被毫无争议地列入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距今5300-4300年,它的大型三套城墙的古城遗址,高耸的人工夯铸的祭祀建筑群和宫殿建筑群的遗址,以及周边强大的水利工程实证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当然良渚古城遗址只是中华文明的一个缩影。我讲了这些后埃及大使在会下就找到我,他也表示了感谢,我说这是因为我们传播的还没有力度,我们还应更多地讲好我们的故事。

  文化遗产保护在世界历史上并不是太长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人们开始关注自己国家自己地区的文化遗产资源,当它们受到威胁的时候会举全国之力,甚至寻求国际社会的合作进行拯救。比如著名的埃及卢比亚遗址,当阿斯旺水库建设的时候它将沉默水底,当时几十个国家进行了集体的拯救行动。一次一次文化遗产的抢救行动,就诞生了一个重要的理念,这些文化遗产不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所独有的,是人类共同的遗产,当人类共同的遗产这个理念一旦形成,很快达成共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在1972年诞生了著名的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也叫世界遗产公约。1985年中国加入了世界遗产公约,1987年中国有了首批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项目:明清皇宫、秦始皇陵、莫高窟、周口店北京人遗址、长城、泰山,这些遗产资源进入世界遗产,打开了我们的视野。

  长期以来对于泰山保护的是摩崖石刻,但是今天我们知道这些摩崖石刻和背后的山体是不可分割的,它的内容跟整个泰山文化是不可分割的。于是我们试图把整个泰山作为一个项目申报世界遗产,世界遗产里没有这种项目,当时只有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两大类,泰山成功申遗就变成了三大类,有了文化和自然共同生成的文化景观双遗产。从那以后,泰山、庐山、青城山、峨嵋山、五台山、武夷山、黄山这些名山大川全部都进入了《世界遗产名录》,根本性地改变了中华传统文化在世界遗产中的格局和地位。

  1997年山西的平遥和云南的丽江进入《世界遗产名录》,引发了一股强大的申遗热,太多的城市希望把他们的项目申报成功。2004年在苏州召开的世界遗产大会上,制定了一项规定,就是每个国家每年只能申报一项文化遗产,这个规定就是要平衡文化多样性,帮助一些还没有进入《世界遗产名录》大家庭的国家也有机会申报。每年世界遗产大会的会议上,会有一百多个国家申报项目,但是每年成功的不到三十项,竞争也很激烈。我们不能浪费每年一个名额,我们责任太大了,所以进行了艰苦卓绝的申报行动。去年良渚古城遗址成功进入《世界遗产名录》之时,中国成为全世界拥有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改变了对文化遗产保护的态度,也抢救了大量的文化遗产。

  举几个例子,第一个是五台山。五台山当年提出申遗的时候,我们到现场一看,二十多处地点全需要整治,特别是中心的台怀镇宗教寺庙建筑群,不可持续地旅游开发造成上千个小门脸在山下围着,没办法实现我们的保护,所以大家达成共识,旅游设施退后十里地,建游客服务中心,深山藏古刹的意境回来了。今天在文旅融合的这种形势下,那段浮躁的情况再也不会发生,得到长治久安的保护。

  再一个例子就是杭州西湖,进入新世纪杭州提出申遗西湖,这是一个更艰巨的任务。因为杭州是蓬勃发展的一个大城市,西湖占据了中心广阔的区域,特别是西湖文化景观的特色叫三面云山一面城,也就是你三面云山里面不能出现任何一栋损害景观的新建筑。杭州的房价一度比肩北京上海,谁不想在西湖周边建一个项目一本万利。最终十年申遗路,杭州坚守住了,今天的西湖无论是荡舟西湖里边还是漫步苏堤看不到任何一栋侵入到西湖文化景观里不协调的建筑,这就是文化的力量。杭州的经济社会发展受影响了吗?没有。在西湖申遗过程中,杭州就坚定不移的从西湖时代走向了钱塘江时代,气势磅礴地在钱塘江两侧建了新的杭州城,G20期间新杭州城的景观传遍世界各地,这就真正实现我们的老师梁思成先生当年的主张,一座历史性的城市要保护老城建设新城,两者才能相映成辉,杭州实现了。

  还有就是大明宫遗址,盛唐时候两百多年的中国政治中心,但是唐朝末年被烧毁,慢慢沦为一片荒凉的土地。上世纪40年代,当时黄泛区的老百姓,河南的老乡们逃荒要饭,走到西安城下没有本钱进城,看上这片荒凉的土地,在上面搭景造田搭棚建屋生活下来,进入新世纪上面聚集了十万居民,70%是我们河南的老乡。1961年这片土地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管理,十万人压在上面怎么保护?老百姓生活很苦,几十户老百姓在胡同口一个洗手间,几户居民使用共同的一个水龙头。2005年我们把大明宫最大的宫殿含元殿修复,验收的时候西安的领导格外兴奋,他们说到西安旅游的人都应该来看看盛唐时期建筑的雄伟。我说怎么看呢,车开都开不进来,掉头都掉头不了,周边都是杂乱无章的建筑,这时候西安市和国家文物局才携手保护遗址进行拆迁安置。

  大明宫遗址很大,是北京故宫四倍大,我们提出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引起了争议:考古遗址能成公园吗?但是我想湿地公园湿地是主角,人们可以进去享受湿地文化;森林公园森林是主角,人们可以享受森林文化;考古遗址应该回归人们社会生活,在不影响考古的时候也让人们能享受到中华文化。所以在国际组织的支持下,我们推广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首先在大明宫制订了保护的规划,制订了蓝图,启动了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十个月的时间,十万老百姓离开了大明宫遗址,大明宫遗址整体进入了保护,最令我感动的是五个拆迁办公室全都被锦旗铺满,上百面锦旗更多的感谢信,人们发自内心感谢政府在保护遗产的同时关注了他们的生活,关注了他们的人居环境。大明宫遗址正在建设,但是它已经成为世界遗产了,已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了。它在不断地完善,建了考古遗址博物馆,这些古代建筑的呈现,这些出土文化的展示,数字技术的传播,给学生们准备了考古探索中心,人们能够享受考古学文化。

  太多的文化活动在大明宫遗址中展开,人们把它称为一片文化的乐园。大明宫遗址公园的建设,我认为有五得。首先,作为公园有人管理,遗址就会得到长治久安地保护,不会有人再盗掘建违章建筑。第二,城市获得了一个充满文化气息的公园,给城市的生态环境提供了重要地支撑。第三,老百姓真正得到了实惠,十万老百姓大家居住在附近的空间里面,发自内心地感动。第四,大明宫遗址这么大片的绿地周围,迅速的成为大明宫商圈,形成了很多投资的热土。第五,中华传统文化得到了弘扬,十三朝古都在什么地方,过去都感受不到,今天人们自豪地说就在我们的脚下,在我们的公园里面。大明宫遗址地呈现,让我们想到太多的城市有考古遗址,它们不断地被蚕食,在地下人们看不到它们的意义,所以我们就来推广大明宫遗址这样的做法,现在一百多个考古遗址公园在全国各地开始铺开,很多已经建成,比如汉阳明遗址考古遗址公园,隋唐洛阳城的遗址公园,金沙遗址公园把成都的历史提前了近千年,包括南方的铜官窑遗址,北方的汉民考古遗址,都成为遗址公园对公众开放了。

  其中最令我感动的是五千年文明实证的地点:良渚古城遗址。开始进行整治的时候是杂乱无章的环境,二十多个平方公里地环境整治,情况很快得到了改观。今天它成为环境优美、充满文化气息的,能呈现五千年文明景观的重要国家级考古遗址公园,真正的实现了我们一直所说的,让我们的考古遗址像公园般的美丽。最令人感受深刻的是,这些沉睡的地下的考古遗址重见天日以后,来访的观众中间最重要的力量是年轻人,他们在公园里面体会考古学文化,体会生态环境,体验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这些体验性的展示性的新技术应用,使整个五千年的良渚古城遗址真正的活了起来,太多的学校在这里面建立他们的课堂,很多实践性的活动在考古遗址公园里面展开,年轻人主题的艺术演出,人和自然互动,人和人之间和谐关系的呈现,使今天良渚古城遗址真正成为了一片文化的绿洲,一片学习的园地。

  我们的世界遗产有这么多需要讲好的故事,我们要讲好故事,所以我们经过一年的筹备,要开启一个新的节目,叫万里走单骑,走向世界遗产,讲好最悠久的良渚文化,最多元的天地和我们和谐的这些,讲好中国故事。

  中国城市建设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但是也有一个非常遗憾的现象,就是千城一面。现代塔林的景观成为越来越城市的标准照,人们对于自己的城市越来越不熟悉,对于别的城市好像似曾相识。很多城市开始建设大广场大绿地大水面,我觉得他们是突出了功能主题,而忘掉了文化责任。比如城市的大广场,用卡片机照的照片也足以看到这个广场规模之大,但是看来看去总觉得缺少什么,缺少什么呢?缺少人的活动。这就是我们今天建设文化城市应有的现象吗?城市都有我们独具特色的引以为傲的文化景观,要珍惜这些文化景观。有历史类的文化景观,还有乡村类的文化景观,还有这些山水类的文化景观,还有一些园林类的文化景观,都是古人留给我们的。例如芒康盐井,十年前北京大学著名考古学家宿白教授给我写了一封信,说千年的芒康盐井因为云南和四川要建一个水库,将被淹没,他说太可惜了,里面藏族和纳西族为争夺盐那场故事的地点就发生在这。我就去了云南去了西藏,他们接受了宿白先生的建议,芒康盐井被保护下来了,一定是世界级的。

  各个城市类文化景观每个城市各有特色,比如白墙灰瓦的苏州,比如中西合璧的青岛,这些都是我们珍贵的文化资源,我们为什么要模仿复制别的城市呢?很多外国设计师带着已经在别的地方中标,甚至已经建设新奇特的建筑我们城市,几乎对我们城市的文化历史环境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抛出了他们的方案,屡屡得逞。我们愿意跟国际合作,但是我们不能太多的模仿复制了。

  所以,要保护我们的景观,北京市有一条清晰的中轴线,从永定门到钟鼓楼,百年来这条中轴线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今天重新审视它上面的古代建筑群还在,城市核心地位还在,平缓开阔的格局还在,所以北京市下决心保护中轴线,申报世界遗产。中轴线上最大的一组建筑莫过于昔日的紫禁城,今天的故宫博物院。

  长期以来对保护故宫博物院,社会各界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我在北京市担任规划委员会主任之前,担任规划局长的时候,特别留意中轴线两侧平缓开阔的格局,划了大片的这样的历史文化保护区,把胡同四合院四十多个区域保护下来,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我有幸参与到故宫的保护的一些行动,比如我记得1997年我在北京市担任文物局长的时候,看到筒子河和城墙中间居然有四百多户居民二十多个单位,在非常不方便的狭长的区域里面生产和生活。当时两侧的住宅单位向筒子河排污的排水管四百六十五条,两侧往筒子河倾倒的垃圾已经有两米多厚,筒子河变成了一个污水河,我们就喊出了一个口号,要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的交给二十一世纪,在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污水节流单位居民搬迁,终于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之时筒子河变得碧波荡漾。今天大家知道,无论春夏秋冬,天气好的时候总是有长枪短炮摄像机照相机把镜头对准了角楼城墙和筒子河,把美丽的照片传向世界各地,这就是文化的力量。

   2012年有幸来到故宫博物院工作,我知道这里是世界最大规模最完整的宫殿建筑群,是全世界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宝库,也是全世界来访量最多的博物馆。但是真正作为一个故宫博物院员工走进去,我发现大部分区域没有开放,甚至有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的牌子,99%的文物藏在库房里,拿出来展示的不到1%,人们进入故宫博物院都是盲目地跟着导游的小旗子往前面走,看看皇帝坐在什么地方,躺在什么地方,在什么地方上早朝,在什么地方大婚,上东边钟表馆看看,御花园休息休息,就走出去了,其实就是不到两个小时的到此一游。

  这一些文化遗产资源重要吗,它们很重要但并不是最重要,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就是这些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为人们的现实生活做出贡献才是最重要的。观众走进博物馆,当他出去的时候能够获得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当时来到故宫看到最伤心的,就是从西部来的老大爷老大妈,走累了走在台阶上拿出自己带的行军壶里的水打开喝,然后自己带着干粮,自己带着面包,他们可能都没有钱去饭店吃一顿饭,但是他们也要来故宫,我们对他们是什么态度?我们不缺文化资源,我们缺的是人文关怀,所以我们必须要改变。

  我们进行了为时三年的环境大整治,室内十项室外十二项。首先,我们把还散落在各个房间,还没有正式归档进入库房的文物,悉心进行了整理进入了文物库房,腾出很多的房间。由于开放的需要,把卸下的门窗堆在通道上堆在房子里,几十个房子堆着这些门窗,它们都是古建筑重要的组成部分,应该善待它们,我们进行了修复,专门建了古建筑馆进行陈列。再有就是将近二百间房都堆着大箱子,这些箱子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就是因为80年代90年代建了地下库房,把箱子里文物取出来进入地下库房,这些箱子都留在了原处,它们也是重要的文物,无论是樟木的还是紫檀的还是皮革,都带着历史信息。我们就建了三个大型的箱子库房把它们保存了起来,腾出了太多的房子。再有各个房间地上炕上堆的那些被子褥子毯子毡子门帘子,它们虽然不是皇帝用过,但是毕竟是古物,应该善待,所以我们进行了除菌进行了熏蒸进行了修复,专门建织绣库房把它们保管起来,又腾出了很多的房子。再有就是十多年没有进去过人的房间,进去脚一踩扑腾扑腾的尘土,就是非常危险的安全隐患,一些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谁堆的一些杂物,把它们都清理出来。总之经过三年艰苦卓绝地环境整治,故宫九千三百七十一间房子终于间间都干干净净了,我们开始了扩大开放。

  室外的整治比室内整治更艰苦,过去一些区域不开放,杂草没膝杂草没腰。我第一次进去的时候老员工嘱咐我你一定要大喊两声,叫小动物先跑你再进去,否则你踩了小动物你也尴尬,小动物也尴尬。今天我们把它清理干净了,例如非常著名的玄穹宝殿,不该长草的地方一根草都不应该长,对古建筑要负责。还有不该长草的地方就是房顶,过去屋顶长了很多的杂草,生态环境很好,但是这些草要生存就把根扎在瓦里面,瓦松动了雨水就会灌进去,梁架就会遭朽,所以我们下决心对杂草宣战。大家知道不是把它拔掉就可以,两场雨下来又长出来,占草要除根,一片片瓦揭开,把草根取出来,把古建修好不要让草籽再进去,这样干了两年,我们终于骄傲地对社会宣布,故宫博物院一千二百栋古建筑上没有一根草。

  然后开始清理最难办的市政管道,越来越多的市政管道犬牙交错,无情地穿越我们的红墙,太多的热力管道占据了我们很多的空间,终于我们在远离古建筑的地方,在地下八米到十四米的位置通过盾构的方式躲过地面的文化层,然后两个断面共同延伸三公里长,这样把十七种管线全部入地,再也不用开挖古建筑的地面,再也不用穿越古建筑的本体。然后下决心清理所有不和谐的建筑,几十年积累了一百三十五栋临时建筑,其中最危险的就是彩钢房,两三个星期就可以搭建好,但是不阻燃,一旦着火迅速燃烧。资信部使了八年的彩钢房被拆掉了,行政部六百人吃饭的大食堂被拆掉了,古建部的库房被拆掉了,宫廷部的库房区被拆掉了,西部区域审计室、基建办、预算办三个部门办公的彩钢房全部都被拆掉,一栋都没有留。更多的就是那些临时建筑,比如南三所,皇太子生活的区域,九组院子绿油绿瓦非常漂亮,但是故宫很多老员工都没有看过南三所是什么样,一直被七栋花房围了一圈。我们就在郊区建了古典花卉养殖中心,建了温室大棚,把花卉在郊区养殖好,然后初春的时候送到故宫各个庭院,深秋把它们送回养殖中心,花卉养的更好了,花房没用,我们把它拆掉,人们才第一次看到南三所是什么样。

  总之,经过三年的整治,环境得到了变化,终于实现了我们的一个诺言,在环境整治前我们喊出了一个口号,要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交给下一个六百年,紫禁城是1420年明代永乐皇帝建的,2020年就是今年紫禁城六百岁生日,我们希望人们走进故宫看到的只有古代建筑,没有任何一栋影响环境影响安全的现代建筑,我们做到了,我们没有食言。

  故宫的开放区域越来越大,2014年开放超过了50%达到52%,2015年达到了65%,2016年达到了76%,今天开放区域超过了80%,很多过去树着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牌的地方变成了展区展馆展场。比如太和殿,几十年来人们参观太和殿以后只能往北面走,高大的宫殿宽阔的广场一根树都没有,很多观众曾经问过我,为什么故宫没有树?过去我只能告诉他你一直再往前面走,走到御花园有树林,其实太和殿两侧各有一个门,西面叫右翼门东面叫左翼门,没有开放,今天我们整治了两边的环境,开放两边区域举办丰富多彩的展览,人们走出右翼门能看到十八棵三百年树龄的大槐树。沿着著名的十八槐景观走向广阔的西部区域,打开了左翼门,迎面就是过去骑马射箭的箭亭广场,沿着箭亭广场走向广阔的东部区域。这时候人们恍然大悟,原来太和殿两侧一步之遥有这么好的生态景观,第二次来故宫博物院,第三次来故宫博物院的人就不一定再往前面走了,西面看景区,东面看展览,人们就散开了。

  今天故宫博物院每天都接待数以万计来自世界各国的观众,我相信他们走进故宫博物院一定会感受到世界最大规模的这组古代宫殿建筑群,被修缮保护得如此之壮美,如此之尊严,如此之健康,他们会感动于我们中国对世界文化遗产保护所做出的积极贡献。观众的数量不断增加,去年史上最高,一千九百三十三万,这是买票的观众。还有大量免票参观的观众,特别是每周二对学生们是集体参观免费,每年大约接待六十万学生们,实际上我们每年的参观人次达到了两千万世界第一,但是世界第一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50%以上是三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今天年轻人喜欢传统文化,喜欢博物馆,喜欢看我们的展览,这是最欣慰的。过去我们到欧美博物馆,最羡慕他们的展厅里面有很多年轻人在学习,今天看到满院子年轻人在我们这里面学习参观游览,打心眼里特别的激动特别的感动。

  今年是我们紫禁城六百周年,故宫博物院建院九十五周年,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我们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的交给了下一个六百年,谢谢大家,谢谢。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单霁翔

故宫学院院长、中国文物学会会长 /  9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单霁翔:让传统文化资源活起来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单霁翔:让传统文化资源活起来

我们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完整的交给了下一个六百年。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6037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