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五方面塑造网络时代的中国软力量

发表于  09/29 08:57   约4分钟

  9月27日,由中央网信办、上海市委网信委、新华通讯社联合主办的“2020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上海开幕。来自政府、学界、业界的嘉宾将围绕“变局中开新局:中国网络媒体的责任与使命”这一核心主题展开深入探讨和交流。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发表主题演讲。

微信图片_20200929081927

9月27日,由中央网信办、上海市委网信委、新华通讯社联合主办的“2020中国网络媒体论坛”在上海开幕。图为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郑永年做主题演讲。新华网 陈杰 摄

 

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如何在网络时代塑造中国的软力量谈一点自己的看法。软力量是什么呢?软力量指的是一个国家文明、文化和价值体系等的影响力,既表现在物质层面,也表现在思想层面。我想软力量至少具有三个指标:1)理解文明、文化和价值等;2)在理解基础上接受这些文明、文化和价值产生认同感;3)更重要的,不仅认同和接受文明文化价值观,而且主动传播它所认同和接受的文明、文化和价值。

  这些年我在观察一个现象,我发现网络时代造就了传播工具的革命性变化,但世界各国的“软力量”不仅没有在增加,反而在很快下降。网络平台的出现使得人类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大众传媒成为可能。传统上,广播、收音机和电视被视为是大众传媒,但这些媒介本质上还是精英媒体,因为所有的内容还是精英人物创造和提供的。说它们是大众传媒,只是说,精英的观点通过这些媒介传达给了大众。但网络时代是真正的大众媒体,因为人人都可以参与,都可以提供内容和传播。确切地说,这是一个大众文化+大众传播的时代。这就造成了三个后果。

  第一,低层文化民粹主义的崛起,文化领域“劣币淘汰良币”。文化民粹主义在世界各国都有,历史上一直是存在着的,但现在找到了真正表达的方式。在西方尤其是美国表现得尤其明显。因为受“一人一票”的驱动,政治人物不仅接受还主动煽动文化民粹主义,造成了社会价值的大分裂,使得美国缺失能够整合,所以美国治理成本快速提高。

  第二,意识的碎片化,也就是人们所说的“信息茧”的问题,人们只选择自己喜欢的信息,而排斥其它信息。

  第三,与意识碎片化相关的便是认同的激进化和对立化。网络是当今世界认同政治的最有效工具。认同政治的特点就是人们把自身道德化,把别人、把对方妖魔化,并把两者的对立极端化,因此造成高度的对立。这种对立不仅表现在一个社会内部的不同社会阶层之间,也表现在各个国家之间。这种情况必然造成软力量的衰败。以美国为例。美国社会内部今天高度分化、分裂和对立已经导致了治理危机。

  如何在网络时代塑造中国软实力?我自己认为如下几点是可以考量的。

  第一,网络内容要回归基本事实,回归科学,回归理性。事实、科学和理性是社会进步的基础,也是整合社会的基础。网络平台如果不能战胜“后事实”、“后真相”,那么会加速社会的解体。我觉得社会如果解体了,那网络也很难生存。

  第二,网络平台要有自己的社会责任。网络平台如果唯利是图,只追求流量,而忘记了自己的社会责任,那么不仅平台本身走不了多远,而且更会导致政治和社会力量的反弹。

  第三,网络只是工具,网络背后仍然需要一个庞大知识体系的支撑,价值体系的支撑。价值体系是历史的积累,需要人们去挖掘。最近大家在说李子柒,这个现象反映的是一种不含任何意识形态色彩的中国文化价值。

  第四,要在西方市场(网络)里,以西方人所能理解的语言来解释中国,而不能仅仅在西方网络里简单地发泄自己的一些情绪。

  第五,最为重要的是基于成功故事之上的自信,这种自信来自于我们成功的改革开放的故事,甚至是近代以来的故事,还有就是基于自信基础上的能力培养。这个能力培养既包括知识体系,也包括今天所讲的各种技术手段。谢谢。

普通版权

4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郑永年

思客高级顾问、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 /  7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郑永年:五方面塑造网络时代的中国软力量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郑永年:五方面塑造网络时代的中国软力量

软力量既表现在物质层面,也表现在思想层面。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982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