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未来教育最重要的是恢复人的认知,避免人像机器一样思考

发表于  01/11 06:30   约7分钟

       近日,2020未来教育论坛暨北京大学未来教育管理研究中心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是“大变局下的未来教育与可持续发展”。北京大学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在演讲中表示,我们真的不担心机器像人一样思考,应该担心的是人像机器一样思考。未来教育,也许最重要的是恢复人自己的认知。

 

图为北京大学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发表演讲。

图为北京大学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发表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
       当我决定做演讲的时候,我想我可以讲什么?我就选了一个在我整个研究过程当中,给我很大启发,也使我不得不去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知识在其中起的作用。
       管理学家彼得·德鲁克看过去的150年,他发现真正推动社会变革的其实是知识,他在下这个结论的时候会把过去的150年分为三个阶段。
       在第一个阶段,他说当知识可以变成我们称之为工具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整个知识的传递改变了整个世界,也就是工业革命的出现。我们在这之前需要的都是经验,但是经验很难大面积地复制和普及,所以当它可以被印刷,当经验可以变成知识的时候,它变成非常普及性的东西的时候,整个社会的生产力革命其实就被调整了。所以我们从这个意义上理解整个工业革命真正的起步,不在于机器,而在于知识变成了机器和工具。
       因此就有第二个阶段,真正管理革命的出现其实来源于知识变成了生产的过程。当知识应用于整个生产过程的时候,才会有大量的生产力革命出现,也就是生产效率的出现。
       整个生产效率的出现就导致了整个现代社会的飞速发展,因而也就引入了第三个阶段,这个阶段被德鲁克称之为管理革命。而在管理革命中一个最重要的变化是什么?就是让体力劳动者变成知识工作者。而我们所有人成为知识工作者的时候,整个社会的效率和社会的发展就完全不一样了。
       如果沿着这个逻辑往下走,就会发现在今天我们有一个更大的变化,不仅仅是知识应用于工具,知识应用于生产力,知识应用于知识本身,知识还出现了一个根本性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知识应用于系统创新。
       所以我们就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我们用一个词来描述,就是人机共生。因此当我帮助各位回顾最近150年来,知识变成了社会根本变革的力量,走到今天知识变成了创造未来社会的力量。所以你不仅仅是看到知识变革这个社会,而且必须去理解知识本身开始创造社会。
       当我们的研究回到人机这个概念的时候,你会发现出现了四种可能性。机器或者知识帮助人机之间产生更多的可能性,我们称之为人机共生。但是也可能机器帮助了人之后,我们会有一个偏利共生。但是还有可能,机器发展对人也许是伤害,我们叫做偏害共生。还有一种可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叫做吞噬取代。
       所以我们在讨论这个概念的时候,需要弄懂一件事情,未来社会不仅仅有人,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性,是人跟知识组合之后的一个社会。所以我们更重要的一个要回顾的话题就是,人在未来人机共生的社会当中人的意义在哪里?如何让人能够在未来活出人的样子?这实际上是我们今天教育可能遇到的最大的挑战。
       如果按照这样一个概念去看,会发现我们的知识半衰期实际上变得越来越短。技术带来社会进步的速度是超过我们想象的。如果这样去理解技术在人类社会生活中所带来的变化,就能理解为什么今天的教育,我们在知识学习上会面临如此巨大的挑战。
       真正对于知识本身来讲,需要承担两个最重要的事情。一是如何全面地真正理解知识,因为知识已经不再是一个变革的要素了,它本身就在创造社会。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是,因为它在创造社会,所以我们必须对整个星球、整个宇宙承担责任。因此,无论是从教育还是人的维度上来讲,我们可能肩负着两个最大的、之前可能没有意识到的责任。一个就是你在创造社会,一个就是你对整个宇宙必须承担责任。对于我们来讲最重要的就是你如何致力于创造知识。
       如何致力于创造知识?
       第一,我们作为一个主体,能不能真正的觉悟?如果每一个都是主体概念,作为其中一个最重要的主体人来说,你的主体意识如何觉醒?你如何意识到你的责任,如何意识到你对周遭世界的影响,甚至对于整个宇宙的影响?苏格拉底会告诉你,当你觉得无知的时候,其实才是获取知识的真正前提。而这种主体的觉醒、主体的觉悟,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是通过教育去唤醒。
       第二,我们有没有能力去超越感知?我们看到的就是真的吗?我们没有看到的就不存在吗?当我们受限于自己认知的时候,就会认为我们看到的是真实的,我们理解的才是存在的,我们存在的才是合理的。如果你没有能力去超越这些感知,没有能力去认知那些永恒存在的东西,也许你就不理解什么叫知识。当我们看未来教育的时候,我内心最大感受,就是我们有没有能力让我们的学生不是以已知理解未知,而是有没有以未知创造未知。
       第三,我们能不能高于自我?我们在很多时候,其实都不断地去理解我们的理想到底是什么?我们的理想是真正意义上的理想。如果从《道德经》看,有老子的启发,他会告诉你为什么开篇叫“道恒道,非常道”,就是因为他告诉你这个道并不是恒定的。这种重新设立道路,重新建立空间,正是《道德经》给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启示。而这种启示就意味着在教育和知识的场景当中,我们是有能力为我们的学生、为我们自己去创造一个新的场景。如果我们认为知识在未来是一个完全创造社会、完全创造世界的最重要的核心变量,那么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高于自我、能不能超越感知、能不能主体觉悟?用我30多年老师的身份来讲,我觉得这三样东西完全要由教育去承担。
       如果我们面向未来,也许这是一条重要的路,我们知道自然、知道世界、回顾自己,也知道事物的本质是什么。而这一切恰恰就是今天需要再教育和我们自己所要探索的路。
       最后一句话,也是我个人最近常说的一句话。其实我们真的不担心机器像人一样思考,我们最担心的是人像机器一样思考。未来教育也许最重要的是恢复人自己的认知。(编辑:付敬)
往期回顾:

林建华:未来教育除了知识外,还应关注常识、见识和胆识

王旭东:教育能够从文化遗产中汲取营养和力量

宋志平:经济社会,大学与企业应紧密结合

普通版权

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陈春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BiMBA商学院院长 /  8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陈春花:未来教育最重要的是恢复人的认知,避免人像机器一样思考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陈春花:未来教育最重要的是恢复人的认知,避免人像机器一样思考

我们不担心机器像人一样思考,我们最担心的是人像机器一样思考。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298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