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培勇:该怎样面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

发表于  11/27 06:30   约8分钟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发表主旨演讲。新华网 伍嘉炜 摄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高培勇发表主旨演讲。新华网 伍嘉炜 摄

  距离2019年年末已经非常近了,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无论我们是对当下的经济形势做出研判,还是瞩望中国经济的下一程,对明年的经济形势做出预判,一个绕不开躲不开的关键表述就是经济的下行压力。由此也可以进一步提出中国经济下一程的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我们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应该并且能够做些什么?我想在这个时候,在座的各位会不约而同甚至异口同声说出一个方案,那就是稳增长。没错,在面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时候,我们必须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聚精会神做好稳增长方方面面的工作,但问题在于,稳增长可是一个专业性极强的精细活,不能大而化之,必须审慎行事,把它做到精细化。怎么才能做到精细化,并且体现出专业特色?在这个时候,我想有几件事我们必须看得特别清晰,也必须把它做得特别的精细。

 

 一、要盘点药箱,选好备妥可用的药品

 

  我们知道,稳增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工具,就是以逆周期调节为代表的需求管理。环顾我们周边,包括我们自己,大家谈到稳增长的时候,给出的第一个选择就是逆周期调节。我相信对此大家没有异议。但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的药箱当中是只有逆周期调节一种药物吗?恐怕不是。如果放在2012年之前,可能就这一种药物,或者这一种药物可以把其他药物都覆盖掉了,但是从2012年走到今天7年时间过去了,这7年当中,我们围绕着中国经济所发生的转折性变化,一直在苦苦地探索,在探索当中提出了一个同样对经济增长直接有效的一个重要工具,那是什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以我想提醒各位的是,在选好、备妥试用药品的时候,除了逆周期调节之外,还得想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样一个应对经济下行的稳增长工具

  除此之外,大家还要看到,在匹配高质量经济发展的经济环境当中,我们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完整而系统的宏观调控体系,在这样一个宏观调控体系当中是有主角和配角之分的。主角是什么?刚才严社长和傅部长都谈到了,刚刚闭幕不久的四中全会明确提出: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主线就是主角。在多个稳增长的工具线索当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主角。因此,我们立刻可以得到一个结论,稳增长的操作,首先要两者兼容——让需求管理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各扬所长、相得益彰,进而要主辅相济——形成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为主要手段,就业、产业、投资、消费、区域等多方面政策协调发力的稳增长调控体系和新时代宏观调控格局。在这个时候,我们不能把全部希望寄于需求刺激一身不能忘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才是长远大计本之策

二、找准病因,对症下药

 

  在今天的中国,影响或导致经济下行压力的那个病因是什么?我们冷静地捋一捋、分分类,就会看到,从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到今年的两会一直到最近的四中全会,都对当前导致经济下行的原因做过总体描述,比如有这样一个表述:短期与长期、外部与内部、周期性与结构性矛盾和问题相互交织。也就是说,我们面临的导致经济下行的原因不止一个,而是多个,不止一个方面,而是多个方面。如何找准病因?选好什么样的药品可以医治经济下行的病呢?很显然,如果大家选用的是以需求管理为导向的逆周期调节政策,它所针对的病因至多是短期的因素、外部的因素、周期性的因素。除此之外,当我们所导致目前经济下行或者经济下行压力的原因还有结构性的因素、体制性的因素、长期性的因素、内部的因素的时候,这个时候的逆周期调节,这个时候的需求刺激,就不一定具有针对性,就不一定是匹配的,很可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因此,这时候必须强调稳增长的对策,要对症下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在实施逆周期调节应对来自于短期的、外部的或周期性的矛盾和问题的同时,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行动应对来自于长期的、内部的或结构性、体制性的矛盾和问题。不能把所有问题和矛盾不加区分的一锅煮、一勺烩,更不企期望用一种政策工具包治百病。

 

三、要长短期目标兼容,急性病和慢性病一起治

 

  当前的经济下行压力主要表现为短期总量的失衡,所以启用逆周期调节的时候肯定是奔着短期的平衡去的,注重实现短期的总量平衡。但是,如果跳出这样一种视野局限,而伸展至长期与结构性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会发现,长期的结构平衡同样不可或缺。多年的实践反复提醒我们,短期的总量平衡,必须以长期的结构平衡为基础。离开了长期的结构平衡,短期的总量平衡也是不可持续的。而且,相对于高速增长阶段而言,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是结构问题,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所以,这时候的稳增长的操作,一方面须兼容短期目标和长期目标,在总量平衡和结构优化之间“跳舞”。以总量平衡为结构平衡创造条件,以结构的优化推动可持续的总量平衡。同时还必须区分矛盾的主次,哪个是主要矛盾,哪个是次要矛盾,锁定结构问题和供给侧问题,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挺在所有稳增长操作的前列,将着力点和着重点放在推动事关供给侧结构性矛盾的基础性改革上。既不能顾此失彼,只管短期,不顾长期,只管总量平衡,不顾结构优化;又不能主次不分,将非主要矛盾误作主要矛盾,将非矛盾的主要方面误作矛盾的主要方面。

四、不为表象所迷惑,立足于高质量发展

 

  我们必须说,同样是经济下行,高质量发展阶段的经济下行和高速增长阶段的经济下行,尽管表象是类似的或相近的,但其内在成因、效应传递机理大不相同。比如说,同样20度的气温,在广州的感受和在北京的感受不是一回事,环境变了、背景变了,我们说在总量性和需求侧矛盾的背后,隐藏着结构性与供给侧矛盾和问题的深刻内容。此经济下行压力非彼经济下行压力,此稳增长也非彼稳增长,倘若不加区分地简单复制高速增长阶段的方式方法去应对高质量发展阶段的经济下行压力,很可能事与愿违。如果试图毕其功于一役,很可能不由自主地走向大水漫灌。在这个时候特别要强调,稳增长的操作,一方面要与新时代的主题和新发展阶段的使命相契合,寻着匹配高质量发展阶段的理念、思想和战略而展开;另一方面,还要有打一场持久战的思想准备。既不能因循守旧,以惯性思维追求稳增长目标,更不能急功近利,企望通过速战速决而大获全胜。

  说到这里,我可以十分明确的一点是,在今天的中国稳增长必须在政策调整和深化改革两个线索上双重发力,且以后者为主在今天的中国,稳增长的操作将集中考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的能力和水平。在今天的中国,稳增长的成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将经济下行的压力转化为深化改革的动力。所以一句话表述,注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增长,绝不能也不会是一句空话。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019-11-1285

 

1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高培勇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学部委员 /  1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演讲

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高培勇:该怎样面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高培勇:该怎样面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

注重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办法稳增长,绝不能也不会是一句空话。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5185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