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世锦:建议启动实施“中等收入群体倍增战略”

发表于  07/17 10:52   约7分钟

  中国经济开始转入中速增长阶段,拓展新增长来源已成当务之急。新的需求空间来自何方?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刘世锦建议,启动实施“中等收入群体倍增”战略。以下为演讲全文:

W020190627535001100115

  在过去九年时间里,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逐步转入中速增长。今明两年的增长速度可能保持在6%以上,此后将会调整到5-6%或5%左右的增速。

  需要注意的是,这种变化是符合规律的。过去带动我国经济高速增长主要有三大来源,一是房地产投资,二是基建投资,三是出口。这三大增长来源对于我国下一步经济增长仍然是重要的,但是对增量的贡献已经不大了,因为这三大来源已经越过了我认为的“历史需求峰值”。

  在此背景下,激发新增长动能是我国经济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在我看来,经济增长新动能有五大来源,包括低效率部门的改进、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和人力资本提升、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前沿性创新以及绿色发展战略。

 

第一,低效率部门的改进

 

  我国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回头看一下,低效率的洼地还是不少。例如,能源、物流、通信、土地、融资等基础性成本要高于美国一倍以上。除了少数由于资源禀赋原因外,主要是因为相关行业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行政性垄断,缺少足够的竞争。再如城乡之间生产要素流动受阻,尤其是农村集体土地和农民宅基地无法进入市场。随着大都市圈的兴起,农民想进城,城里人也想下乡,这些愿望要实现并不容易。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首先要完善产权保护,建立起稳定的法制保障的环境;要进一步推动国有经济战略性调整,从过剩产业、低效领域、其他资本更适合发挥作用的地方退出,集中到社会保障、公共产品领域中“卡脖子”的技术产品或产业、国家安全、环境保护等领域;国有资本要区分战略性投资和财务性投资;促进各类企业公平竞争,按照负面清单改革市场准入,突出重点;加快城乡之间人员、土地、资金的要素的双向自由流动,在大都市圈范围内的乡村地区,应允许鼓励城乡居民置业创业、共建共享,城乡居民宜城则城,宜乡则乡。

 

第二,低收入阶层的收入增长和人力资本提升

 

  中国目前中等收入群体大概有大概有4亿人,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低收入阶层的收入能有所提高,接近或达到中等收入水平,将会形成很大的需求增长空间,直接提供增长动能。

  我们需要提出并实施“中等收入群体倍增战略”,用10年左右时间使中等收入群体能够人数增加一倍,由目前4亿人增加到8到9亿人。在此过程中,尤其要解决好农民进城的基本公共服务问题,保障他们的“城市权利”。同时,要建立反贫困长效机制,健全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促进机会公平。

 

第三,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

 

  经过多年的消费增长,我国中产阶级群体对商品的消费趋于饱和,增长趋于平缓,另一方面,包括医疗、教育、文化、娱乐、养老、旅游等在内的服务性消费进入快速成长期。

  我们在讲服务业发展的时候,有人往往和制造业对立起来,其实服务业中间缺口最大的一块是生产性服务业,而生产性服务业是为制造业转型升级服务的。服务业消费加上生产性服务业构成的知识密集型服务业,正在成为拉动消费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的新主导产业。

  因此,应当推动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融合发展。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制造化,促进二者融合发展,从人才、技术到企业内部结构调整、企业间购并重组等,都需要在要素培育、政策配套方面给予支持。

 

第四,前沿性创新

 

  以往我们的创新基本上是一种“适应性创新”,将国外的一些先进技术引进,做出适合中国市场的改进。但是最近几年,特别是在数字技术这个领域,中国已经进入到了全球科学技术的前沿,这个是很大的变化。

  但是,我国创新的最大短板是基础研究滞后,需要培育和完善新思想脱颖而出的自由探索环境。如果我们没有一个诺贝尔奖级的成果能够大量涌现的土壤和环境,创新到了一定程度是缺少后劲的。

  如何推动创新,首先要坚持企业作为创新主体不动摇,既可以把技术转化为有市场竞争力的产品,也可以让技术推动科学前沿重大问题的突破;由国家集中资源开展的创新项目,应聚焦于公共产品范围内的“卡脖子”问题;促进创新要素流动聚集,为创新打下好的基础;在创新活跃地区,可设立若干个高水平教育研发特区。

 

第五,绿色发展战略

 

  绿色发展包括但不限于污染治理、环境保护,从绿色消费,到绿色制造、绿色流通、绿色融资,再到绿色创新,一个完整的绿色产业链逐步形成。绿色发展不是对传统工业化模式的修补,而是与之相竞争并可能获胜、更具优越性的一种新发展模式。绿色发展将重新定义产出与投入、收益与成本,力图将人类经济活动与自然之间相互冲突的关系,转化为相互融合和促进的关系。

  所以下一步推动绿色转型,不仅要做减法,更重要的是做加法和乘法,使绿色发展成为新的消费动能、创新动能和增长动能。必须过好生态资本度量、核算、交易这一关。积极探索并形成绿色发展的行动目标和激励方式,借助财政、税收、价格和标准的手段,尽可能将原本外部化的绿色发展收益和传统发展方式的成本内部化,使绿色发展有利可图。

  总体来看,上述五个经济增长新来源有三个特点:

  一是对制度质量的要求较高,不完善的市场经济是无法适应的;

  二是增量更多以普惠方式呈现;

  三是增长大多是“慢变量”,对耐性、韧劲、战略定力的要求明显提高了。

  激发五大增长新势能,需要提出高标准市场经济、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双高”目标,这样才能应对国内外挑战,变被动为主动。

  从改革层面来看,需要推动重点领域改革取得实质性进展。当务之急是落实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和十九大关于改革开放的要求,同时将顶层设计和基层试验相结合,切实加快推动国资国企、土地、金融、财税、社保等重点领域的改革进程。

2019-06-17872019-06-1723

3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刘世锦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  4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演讲

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刘世锦:建议启动实施“中等收入群体倍增战略”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刘世锦:建议启动实施“中等收入群体倍增战略”

激发五大增长新势能,需要提出高标准市场经济、高水平对外开放的“双高”目标,这样才能应对国内外挑战,变被动为主动。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4814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