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自然》杂志主编:科学家应跟着创造力走,并时刻关注运气

发表于  05/28 06:30   约8分钟

  5月24日至26日,2019浦江创新论坛在上海举行,本次论坛聚焦“科技创新新愿景新未来”,深入探讨未来科技领域的发展趋势。在论坛上,思客专访了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总编辑、前《自然》杂志主编菲利普·坎贝尔,就科幻小说、科研成果转化、技术突破和创新等话题展开探讨,以下为专访内容:

 

科普更像是传播科学,科幻完全不同于科学和科普

 

  思客:《自然》杂志是很著名的国际期刊,很多人会觉得在这样一本杂志上开设科幻小说专栏比较奇怪。

  菲利普·坎贝尔:其实很多出版物都喜欢在印刷版的结尾处发表一些比较有趣、轻松的作品,但当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做,直到我的同事亨利·吉提出来要建科幻专栏的建议。

  我非常喜欢他给我提供的那些作品。我年轻的时候非常喜欢科幻作品,有一些非常有意思,也能给人们带来灵感。亨利·吉以及其继任者确实有很好的品味,能够给我们提供很多带来灵感的作品。

  我后来从读者的反馈中发现我们的读者分为两类,一类会无视我们的这些科幻作品,一类则非常喜欢我们的科幻专栏。最后我们决定保留这个科幻专栏,因为有足够多的人非常喜欢它。

 

  思客:您有非常喜欢的科幻作品吗?可否给我们推荐一下?

  菲利普·坎贝尔:我最喜欢的是阿瑟·克拉克的作品——《2001》。我也非常喜欢阿西莫夫的作品,从一些人的角度来看,他的有些作品可能没那么有意思,但从科学的角度看阿西莫夫的作品是非常有趣的。

 

  思客:您如何看待科幻、科普和科学之间的相似和不同?

  菲利普·坎贝尔:我觉得科幻是完全不同于科学和科普的。科普可以对未来进行预测,这种预测是和现实有联系的。而科幻也可以预测未来,在一些情况下它可能基于科学,比如阿瑟•克拉克的作品;有些时候,比如奇幻作品,则有别于科学。我喜欢的是基于科学的科幻,但这仍与大众科普非常不同。当然,科学本身是完全植根于现实的。

 

在成果设计之初,科学家就应考虑到如何进行科学转化

 

  思客:现在有些青年科学家把主要精力放在论文上,而不大考虑科研成果的转化,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菲利普·坎贝尔:年轻科学家应该把精力放在提升科研能力上。如果他们的研究工作是基础性的,那就有必要专注于此,建立自己的学术声誉。但如果他们的研究并非是为了特定的应用,那让他们为此而担忧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如果希望科研成果得到快速的应用,大学就应当去帮助他们与产业界、政策制定者等使用其研究成果的人建立联系。在这种情况下,科学家有必要去了解这个沟通桥梁,以及他人如何应用其研究。但有时候,不管是年轻科学家还是资深科学家,他们往往不知道研究推向社会要面临多大困难,因为他们在设计之初没有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所以,我觉得科学家们在研究之初就应该跟以后要使用其研究成果的人进行沟通,那样才能更好地设计自己的研究。

 

颠覆式创新:跟着创造力走,并时刻关注运气在哪里

 

1

菲利普·坎贝尔接受新华网思客专访 新华网 陈振 摄

  思客:您多年都在《自然》杂志总编辑的岗位上,让您最感到兴奋的自然科学领域的突破是什么?

  菲利普·坎贝尔:对于我来说,在印尼的一个岛上发现“弗洛勒斯人”是我们意想不到的一个伟大发现。

  对我来说比较激动人心的发现还有系外行星的发现;还有就是所有关于人类基因组的研究,我们可以利用人类基因组去理解人与人之间的不同,以及帮助人们变得更加健康。

 

  思客:您对于人工智能有什么看法?

  菲利普·坎贝尔:我觉得人工智能对我来说最激动人心的一点就是,它可以帮助我们今后去搜索文献。我是一名编辑,也是一名出版商,所以我对文献搜索是特别关注的。现在我们拥有海量的文献,不管是科学方面的,还是社交媒体的,亦或是各种各样公共的文献。对于我来说能够搜索这些文献,尤其是历史文献是非常令人兴奋的。

 

  思客: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的创新分为两种,一种是模仿式的创新,一种是颠覆性的创新。您觉得对科研人员而言,如何培养颠覆式的创新能力?

  菲利普·坎贝尔:我觉得很难刻意实现颠覆性创新,因为这需要你有一定程度的运气和创造力才行。有时候你也意识不到你的这个发现是颠覆性的。所以我对这个问题唯一的回答就是,跟着你的创造力走,并且时刻留心运气的来临。

  我听过很多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演讲,他们经常会说在实验室中可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有的时候他们就追随着这些意外事件,发现了之前意想不到的一些成果。

 

中国在科学领域的进步非常引人注目

 

2

菲利普·坎贝尔接受新华网思客专访 新华网 陈振 摄

  思客:中国现在有大量的科研人员,也有很高的发文需求,但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出现像《自然》一样的国际知名学术期刊。

  菲利普·坎贝尔:我觉得如果中国想要有这样一份期刊的话,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们。

  我现在能看到中国有这样的决心。我们跟中国也在紧密合作,帮助推出一些期刊;也经常会有中国的访客来我们的办公室;我也在中国发表如何出版高影响力期刊的演讲。

  我觉得如果你想成功的话,就必须要有国际化思维。比如当你建立一个国际期刊的编辑委员会的时候。以《自然》为例,我们有来自中国,也有来自美国和西班牙等国的员工,这种国际化思维非常重要。

 

  思客: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您如何看待这些年中国科学进步发展的一些成就?

  菲利普·坎贝尔:我觉得中国的进步是十分惊人的,这是中国过去几十年对科学和技术持续投入的结果。比如在过去十年,《自然》杂志上所发表的来自中国研究人员的论文数量及其重要性都有大幅提升。所以我觉得中国在科学,尤其在自然科学的各个领域都做出了许多重要的研究,中国的进步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思客:《自然》杂志和中国未来会有哪些合作?

  菲利普·坎贝尔:我们和中国已经合作推出了很多期刊,这方面会继续推进。我们在北京和上海都有办公室,我们也会去外出访问、跟科研界交流,也请他们来我们这里参观访问。

  我们会举办一些圆桌讨论,以了解中国科研界有什么样的需求,我们又该如何满足这些需求;中国有什么样的目标,我们如何与中国合作实现这些目标。同时,我们一直保持很高的标准,这样我们就能够共同成长。

  我对未来前景看好,我们和中国合作的进程不会放缓。

2019-03-2989-12018-03-0541

1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菲利普·坎贝尔

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总编辑、前《自然》杂志主编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前《自然》杂志主编:科学家应跟着创造力走,并时刻关注运气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4611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