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推动产业政策回归的背后

发表于  04/15 06:30   约6分钟

  “产业政策”问题,过去一直是中欧双方讨论的热点内容。最近,欧洲方面尤其是欧洲经济“领头羊”——德国对这一问题的态度正发生变化。

 

在新的形势下,德国作为一个成功的工业经济体,必须积极参与这一变化过程的塑造,而不是沦落成被动的旁观者。(图片来源:东方IC)

在新的形势下,德国作为一个成功的工业经济体,必须积极参与这一变化过程的塑造,而不是沦落成被动的旁观者。(图片来源:东方IC)

 

一场大讨论

 

  对于视“社会市场经济”为圭臬的德国人而言,“产业政策”及“规划”这样的概念在他们的脑海里自始就具有负面含义,因为它意味着国家对市场的干预,因为在他们眼里,“规划”就等同于原民主德国的计划经济,就意味着低效和一潭死水。

  时过境迁,德国人对“规划”和“产业政策”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2016年11月,时任德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与能源部长的加布里尔在香港参加德国经济界亚太委员会年会时曾表示:中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面向未来制定长远规划并有效执行的国家。

  从今天来看,这一来自前社民党主席的观念,已经跨越了政党的藩篱,成为了德国政界的共识。因为,有着基民盟背景的现任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在2019年2月以其操刀的“2030国家产业战略”(讨论稿)为基础,正式启动了德国及欧洲的产业政策大讨论。

  阿尔特迈尔的“2030国家产业战略”根植于社会市场经济之父艾哈德“为全民创造康裕生活”的理念,他们将这一理念视为国家责任及一国政府合法化的表现。完成这一目标的手段就是创造和保持工业岗位。

  阿尔特迈尔认为,在全球化进程中,随着世界经济力量对比发生的变化、世界市场的急剧变革、颠覆性技术的大量涌现、创新的日益加速及国家干预的增强,世界经济格局正经历着重新洗牌。在新的形势下,德国作为一个成功的工业经济体,必须积极参与这一变化过程的塑造,而不是沦落成被动的旁观者。

  德国的经济模式主要依托产业,产业竞争优势的丢失意味着德国国力的衰退。以家电、通信及计算机技术、碳纤维材料的生产为例,阿尔特迈尔认为,曾经在这几个领域领先的德国现在已经失去了领先地位,而一旦失去便无望夺回优势。此外,在平台经济、人工智能、自动驾驶及数字化领域,德国方面也认为他们现在已经与世界领先水平存在差距,所以德国当前最迫切的是需要保持自身的“工业及技术主权”,要保有和捍卫自己完整的产业价值链,要继续大力支持中小企业,促成更多隐形冠军的产生。

  笔者认为,阿尔特迈尔制定这一战略的目的,就是要在所有重要工业领域保持德国与欧洲的经济、技术能力、竞争力及领先地位,为此德国意欲大力发展产业,并把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从现在的23%提高到25%。

 

三个新动向

 

  分析这份“2030国家产业战略”和德国方面的相关阐述,有几个新动向值得关注。

  首先,德国方面首次将产业问题提高到了“工业和技术主权”的高度。为使这一主权不受到外界侵蚀,阿尔特迈尔在2018年发出动议,修订了“德国对外经济法”,将国外企业并购德国企业的政府审查触发门槛进一步降低,从过去参股25%需要审查,改为参股10%就必须启动审查。而且,还建议设立国家基金,当位于关键产业中的德国企业资不抵债时,由国家先行收购,重整后再私有化,目的是不使相关技术落入外国企业手中。

  其次,在关键技术领域,由国家出面,促成相关产业的落地。阿尔特迈尔以上世纪60年代原德国巴伐利亚州州长施特劳斯倡导建立欧洲的航空工业、进而促成空客及相关配套产业的产生为例指出,今天的德国有必要由国家出面主导电动车电池组在本土的生产。

  第三,面对全球化的市场,应由国家扶持龙头企业参与竞争。以西门子轨道系统集团申请与法国阿尔斯通公司合并一事为例,德国方面认为,未来的参考市场不是国内或区域内市场,而应是订单规模为几十亿至上百亿欧元的全球市场。没有规模就无法参与这样体量的市场竞标,就无法与如中国中车这样的对手竞争,其结果就是只能做分包业务,沦落为总包企业的加工厂,进而将这样的大市场拱手让给中国、美国。为此,德国方面已经开始呼吁欧盟修改竞争法,以便于德国或欧洲龙头企业的产生和争取全球市场的大额订单。

  此外,德国方面还建议,有些创新对保持和赢得德国产业竞争力有重要影响,应对这些创新进行有时限的补贴,打击倾销及市场垄断地位,建立公平竞争环境。

 

一条发展主线

 

  事实上,德国的相关建议已经在德国及欧洲掀起一场严肃的产业政策大讨论,并提出在国内讨论的基础上将“2030国家产业战略”上升为“欧洲产业战略”,在欧盟理事会框架内设立“工业部长理事会”,协调欧洲的产业政策。

  如果德国真的确立这一产业战略,甚至对欧盟也产生了影响,我们必须注意其可能带来的两个方面影响。一是德国及欧洲的有识之士终于意识到,自身在全球竞争加剧、技术包括颠覆性技术突飞猛进的情况下,不可吃传统产业技术领先的老本的现实;二是整个战略的着力除了着眼于如何促进创新力、竞争力内生,还关注如何通过国家干预,防范外在竞争。(来源:环球时报;作者:王建斌,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负责人)

2018-12-2224

2019-02-2250

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思·悦读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38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德国推动产业政策回归的背后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德国推动产业政策回归的背后

德国当前最迫切的是需要保持自身的“工业及技术主权”。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4427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