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的几点思考

发表于  02/12 15:30   约9分钟

  中国经济的迅速发展以及中国金融的日益国际化,使得人民币国际化发展已是大势所趋,人民币已从本币成为“亚洲币”,下一步将成为真正的国际货币。以美元三权为主要表现的美元霸权,给美国带来了诸多的经济利益,但同时也给其他国家的经济造成各种负面影响。人民币国际化未来的发展路径,如何避免重蹈覆辙,不再走美元的老路?如何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指引下,变革全球治理体系、构建全球公平正义新秩序,设计出人民币国际化新路径?

QQ截图20190212140314

 

世界货币的发展历程

 

  几百年来,世界货币风云变迁。16世纪至17世纪间,西班牙成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日不落帝国”,西班牙比索流通到世界各地。17世纪到20世纪,荷兰通过西印度公司和东印度公司开启海外殖民,荷兰盾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19世纪中叶,英镑随着英国“世界工厂”地位的确立成为了国际主导货币,20世纪初,英国“世界工厂”地位的衰落也使以英镑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严重动摇,世界经济秩序陷入长期的动荡和混乱。20世纪中期,随着美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经济霸主,“布雷顿森林体系”得以建立。当时,70%的世界黄金储备在美国,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到20世纪70年代,欧洲复兴、日本崛起,美国的经济地位受到冲击,美国深陷越战泥潭,财政赤字巨大、国际收支恶化、通货膨胀加剧等因素动摇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国与以沙特为首的欧佩克成员达成协议,使用美元进行石油贸易结算,石油美元的地位巩固后,美国斩断了与黄金的挂钩,完成了从“黄金美元”到“石油美元”的华丽转身。“布雷顿森林体系”虽然崩溃,美元仍扮演着世界货币的角色。

 

在美元霸权下成长起来的人民币

 

  一直以来,美国利用美元霸权,不断谋取自身利益。美国单边发起贸易摩擦,叠加美联储加息,全球贸易、货币市场承压,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体系正面临着诸多挑战,各国摆脱美元霸权束缚的呼声愈加强烈。随着中国的和平崛起,人民币完成了从本币到亚洲币的蜕变,正迈向世界货币的舞台,人民币被各国寄予破解全球金融困境的厚望。

  (一)美元三权带来的风险

  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它自然地被赋予了三种与其承担的义务不对等的权利。第一是美元的对价权,中国通过输出商品和劳务获得美元,是以消耗资源和廉价劳动力为代价的,且是以低廉的价格出售,而美国向我国输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商品和劳务时,不用过多消耗他们的资源,同时又价值链短、附加值高,并能获取高额利润。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所获取的美元对价是折价的,这是美元的折价风险。第二是美元的储备权,目前中国获得的美元,大部分以电子的账面形式储备在美国美元结算中心纽约的若干家国际银行中。这其中蕴含的风险是,如果电子系统崩溃,如911恐怖事件发生时,美元储备权有可能不能及时恢复,导致美元储备的损失;还有黑客侵害银行网络系统带来的损失等。同时在战争等特殊时期,如二战时期、朝鲜战争时期和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国都冻结了敌国的美元资产,所以电子形式的美元储备还有被冻结的风险。第三是美元债券实现权,理论上,美元储备应当可以用于购买任何实物资产。但是现实中,美国政府出于政治、军事目的对高科技产品、能源,以及先进武器等重要物资的出口施加限制,使得中国美元债权的实现权受到削弱,从而使美元的债权有难以完全实现的风险。

  (二)人民币:本币——亚洲币——世界币

  1948年12月1日第一套人民币发行,逐步替代各解放区的地区货币,在全国范围内流通,人民币成为本币。

  亚洲以及“一带一路”沿线65 个国家,人口占世界的63%,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快、国际贸易规模最大的地区,但结算和投资的国际货币依赖美元,发生在美国的金融危机很容易传递到亚洲地区,诱发亚洲金融风暴,亚洲对使用本地货币支付和投资有着内在需求;亚洲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作为新兴经济体,基础设施等长期限头寸需求旺盛,而国际资本流入具有短期性,因此对本地的国际货币需求强烈,这为人民币在亚洲地区率先实现区域化提供了有利契机。中国作为亚洲地区第一大贸易体,与亚洲地区国家建立了广泛的贸易伙伴关系,而中国在这一地区的贸易又常年处于逆差状况。因此,人民币在亚洲具有很强的国际需求,人民币首先在亚洲快速区域化,这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区域路线特征,这一时期的人民币可以称为“亚洲币”。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纳入SDR货币篮子,成为国际储备货币一员;2018年3月,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期货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挂牌交易,并迅速跻身世界大型石油交易所之列,与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和伦敦洲际交易所(分别交易美国西得克萨斯中间基原油(WTI)和欧洲布伦特原油期货)比肩。人民币石油期货的上线,对于未来打破“石油美元”意义重大,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正在加速进行。

 

人民币三权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自提出以后,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等全球合作理念与实践而不断丰富,逐渐为国际社会所认同,成为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国际新秩序的共同价值规范。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为全球生态和谐、国际和平事业、变革全球治理体系、构建全球公平正义的新秩序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中,应将人民币的权利与义务相对等,促进建立起一个更为公平正义的国际货币体系。为此,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路径应当做到:

  (一)全世界对价权

  人民币要提供真实的价值,在资源、劳动力、技术和资本等之间找到普遍接受的均衡点。在国际分工中,不应过分夸大知识产权的作用,过分贬低资源、劳动力的价值,要有公平合理的价格。美国纽约和芝加哥交易所控制了上千种大宗商品的交易价格,中国在购买这些商品的过程中被有意地抬高价格,美国同时用知识产权、商标品牌等打压中国制造业的生产价值。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将逐步获得资源要素市场的定价权,中国在上海挂牌的石油期货,形成了原油与人民币挂钩,人民币与黄金挂钩的定价体系,就是这一过程中迈出的第一步。

  (二)人民币储备权

  国外获得的人民币,将以电子的账面形式,储备在中国人民币结算中心北京、上海的若干家国际银行中,所有人民币资产应避免自然灾害、黑客攻击、恐怖主义等事件带来的人民币储备损失,应用量子通信加密技术,提升人民币储备的安全性。在与其他国家产生利益冲突时,不能像美元霸权一样,用人民币储备作为惩罚其他国家的武器,任由自己获利,损害他国利益。应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指引,建立公平、公正的国际货币体系。

  (三)保障人民币债权实现权

  国外的人民币储备主要用于购买中国国债、机构债、公司债、股票等权益资产,为了确保这种资产公平合理,我们要慎用量化宽松,通过放水冲淡货币价值来减缓债务,应为其他国家提供稳定、保值的货币。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中国综合国力日益强盛,经济体量越来越庞大,贸易在经济发展中所占的比重也会逐渐上升,中国越强大就要越开放,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全面开放。慎用国家安全的理由来片面保护自己国家的利益,应保证人民币的债权实现权。适时、分步骤逐步开放人民币资本项下可自由兑换,同时保障人民币币值稳定,坚持独立自主的货币政策。

  在现有国际货币体系下,去美元化成为许多国家的共同呼声。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增强,国际影响力不断扩大,中国的负责任大国形象被认可,人民币逐渐被世界接受。在人民币国际化推进中,我们应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合理内核,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引领世界走向合作共赢的发展道路。(景乃权  陈健  陈德宇/文,作者景乃权系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陈健系浙江大学中国西部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陈德宇系浙江大学金融系研究生)

2018-12-2224

2018-11-2896

1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景乃权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  1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智库

发现思想力,成就影响力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人民币国际化的几点思考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人民币国际化的几点思考

人民币国际化未来的发展路径,如何避免重蹈覆辙,不再走美元的老路?如何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指引下,变革全球治理体系、构建全球公平正义新秩序,设计出人民币国际化新路径?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4231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