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客问答|粤港澳大湾区如何引领创新发展之路?

发表于  11/07 13:59   约9分钟

思客问答banner84

  2018年10月23日,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这是粤港澳大湾区整体规划取得的阶段性、世界级的基建成果。粤港澳大湾区的范围包括广东省的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9市和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是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

  如何理解城市群在引领创新方面发挥的作用?粤港澳大湾区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又在哪里?思客独家专访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首席专家陈广汉,讲解城市群发展之道。

编辑|白帆

陈广汉接受思客独家专访。新华网 陈振 摄

陈广汉接受思客独家专访。新华网 陈振 摄

 

城市群聚集创新要素

 

  思客您是研究粤港澳大湾区的专家,如何理解城市群引领创新发展方面发挥的作用?

  陈广汉:改革开放40年,我们逐步形成了很多有代表性的城市群,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沿海三大城市群,包括珠三角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群和京津冀城市群。城市群能够聚集高端创新要素,比如创新人才;它有很好的基础设施;有高等院校、研究机构支撑;此外,在信息交流方面更方便,与国际连接比较容易。这些因素决定了创新的核心在城市群地区。

  从中国城市群发展道路来看,实际上它们各具特色。以粤港澳大湾区为例,这里面有历史的沿革,广州就是通商口岸,包括上丝绸之路和最早的航运,广州是重要一站;还有时代机遇,革开放以来深圳珠海成为经济特区,凭借和港澳的区位优势,吸引港澳的资金发展制造业,实现经济的高速增长,让珠三角成为世界重要制造业基地。

  在这个过程当中,香港、澳门和珠三角地区实现了很好的优势互补,形成了“前店后厂”模式。香港和澳门提供服务业,从国际市场拿到订单和资金;工厂放置在珠三角,早期主要在深圳、东莞周边地区进行生产加工。这个模式非常有效,它加速了产业分工:一方面推动香港和澳门的经济转型,从以工业为主转向提供现代服务业。另一方面,珠三角特别是广东,实现了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实际上,“前店后厂”模式带动珠三角经济发展,也带动国家的工业化和城市化

  经过这样的发展,本世纪初,特别是2003、2004年,珠三角开始出现“民工荒”,劳动力成本上升,民工出现短缺。那个时候提出经济转型,要靠创新驱动经济发展。起初政府和学术界在呼喊,企业压力还没有这么大。但随着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不断上升,对环境保护的要求不断增加,企业意识到必须要转型,所以最近几年,珠三角开始出现智能生产和高端产业转移。

  当前,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目标之一是打造国际科技创新中心,这非常符合我们的实际,也是粤港澳大湾区下一步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

 

根据比较优势实现区域分工

 

  思客粤港澳过去形成的“前店后厂”模式,会不会在当下和未来发生转变?

  陈广汉:是的。这个经营模式主要建立在早期香港、澳门与珠三角的资源禀赋和比较优势基础上,那个时候,中国内地有廉价劳动力、土地;香港、澳门有市场营销能力、资金管理能力,这样就形成了垂直的产业分工。还有一点,中国的开放是从局部走向全部开放,有两个含义:一个是某些地区开放,比如先开放沿海城市;还有一个是行业开放,比如先开放部分制造业。

  这种模式随着内地市场不断开放发生了变化。当前中国实行全方位的对外开放,国外产品都能进来,我们的市场开放,制造业和服务业都开放,所以“前店后厂”模式会发生变化。

  但我认为,“前店后厂”反映的思想和理念还是有效的。“前店后厂”模式的核心理念是:根据动态的比较优势实现区域分工,尊重市场化的原则,和国际开放性接轨。在打造粤港澳大湾区现代国际科技中心时,仍然可以用这个核心观念,我们还是要发挥我们的比较优势,不搞零和游戏,要整合、协同,在协同过程中开放。我认为这是珠三角的天然优势和看家本事。

陈广汉:“前店后厂”反映的思想、理念还是有效的。新华网 陈振 摄

陈广汉:“前店后厂”反映的思想和理念还是有效的。新华网 陈振 摄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有独特制度优势

 

  思客:粤港澳大湾区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在哪里?

  陈广汉:我觉得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制度因素,我们实行“一国两制”政策,香港和澳门都是单独的关税区。这个特点既不同于国内其他经济区的区域合作,也和国外的经济区都不一样,因为我们是在一个国家内,但又是两种制度安排。它既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需要面对的挑战。

  为什么是优势?因为“一国两制”保持了香港和澳门的自由港地位,保证了与国际接轨的营商环境。这样一个与国际接轨高度开放的经济体,包括资本要素在内都是自由流动的,对于我们的发展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一制度,香港、澳门就失去特色了。我们现在要进一步开放,要在海南建设高标准、高质量自贸区和中国特色自贸港,但实际上,香港就是当前最好的、最成功的自贸区,和国际完全接轨。所以,我们要充分利用香港、澳门带动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

  同时我们看到面临着的挑战。我们有时候会感觉:为什么去香港比去国内其他城市的流程更复杂?当前人员、资本、要素的流动都没有那么方便,这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

  未来粤港澳大湾区的整合,就是要进行体制机制创新,实现整个区域内各种要素的自由流动。当然,完全的自由流动在这个区域内是实行不了的,我们还要保持“一国两制”,发挥制度的优势。我们要研究怎样在坚持“一国两制”的前提下,降低区域要素流动的成本,这叫“发挥一国之长,善用两制之力”。如果把这个文章做好,这个地区未来的发展就可以和其他的经济体不一样。如果从创新驱动来讲,最重要的是创新要素、创新资源自由流动。

  我最近看到一个消息,康奈尔大学组织发布2018全球创新指数,中国现在排在第17名,首次跻身全球创新指数20强。这里面提出一个概念,以前我们只讲产业集群,现在提出科技集群。在全球“最佳科技集群”排名中,日本的东京-横滨地区与中国的深圳-香港地区分列前两位。这个排名里有两个指标,一个是国际专利的申请,一个是科学出版物的数量。为排名贡献主要力量的是香港的大学和深圳的高科技企业,可以看到这种组合,未来我们应该保持并充分发挥这种优势。

 

未来每一个地区都会形成引领发展的城市群

 

  思客:我们面临的另一个情况是不同地区经济发展不均衡有一些区域很有活力,能够吸引大量的人才过来;但还有一些地区人才等要素的吸引力比较欠缺,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陈广汉:前面我们提到了中国三大沿海城市群。其实就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城市里面,表现抢眼的也就是在核心地带,比如深圳、广州、珠海、中山、还有周边的东莞这些地区,其他城市人均GDP也只达到了全国的平均水平。

  经过最近十多年发展,我也看到迹象,中西部地区出现了一些很有活力的城市群,这是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希望所在。我们应该集中精力发展几个好的城市群,比如长沙、郑州、西安都是有实力的地方,有人才,有研究机构,并且有很好的文化底蕴,如果多培养几个这样的支点,就可以翘动整个中国经济板块。中西部地区,那么大的国土面积,那么多的人口,大家辛辛苦苦干,要多总结发展经验。当中西部的城市群发展起来了,中国经济从大的区域来讲,才会更加平衡。

  在这方面,国家可以进行一些财政上的支持,给这些城市更为宽松的政策。中国城市群发展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全国一盘棋,沿海城市群可以带动中部城市发展,建立一些合作关系,在中央统一领导下,推动区域平衡发展。

  未来,按照目前国家规划,每一个地区都会形成城市群,由几个核心城市带动,和其他区域形成无缝对接的发展。地区之间、城乡之间的差别会逐步消失,就像很多发达国家一样,看不出城市和农村明显的边界。教育资源、公共资源能够比较均匀地分布,每一个地区的老百姓,都可以享受到国家发展的成果。这也是我对中国未来城市发展的一个愿景。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018-04-2635-1

2018-03-0541

1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2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陈广汉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改革

当下,改革已成中国各界共识。改革为年满65岁的中国注入动力的同时,将为世界带来什么,我们都在期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思客问答|粤港澳大湾区如何引领创新发展之路?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思客问答|粤港澳大湾区如何引领创新发展之路?

未来粤港澳大湾区的整合,就是要进行体制机制创新,实现整个区域内各种要素的自由流动。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3908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