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志强:要鼓励“过家家”式创新创业

发表于  11/05 18:09   约9分钟

 

吴志强接受新华网思客专访。陈振 摄

吴志强接受新思客独家专访。新华网 陈振 摄

编辑 | 白帆

创新人才培养应该注重什么问题?高等教育如何为培养学生创新能力开一剂良方?城市在一轮轮“抢人大战”之后,怎样留住人才?2018浦江创新论坛举办期间,思客独家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解析创新人才培养之道。

 

要鼓励“过家家”式的创新创业实践

 

  思客:有一种评价大家听得很多,说中国的学生创新能力不足,我们总是在做模仿式的创新,很少去做颠覆式的创新。我们在培养创新型的人才中出现了哪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吴志强:我觉得首先要澄清一个误区,很多人认为中国的学生创新力不够,但其实进行批判的人就是创新不够的人。我在西方教了多年书,今天中国学生怎么能是昨天的学生呢?更不是前天的学生。批判中国今天的学生,说明他还是前天、大前天的学生,他不了解中国今天的学生。这是我特别要强调的,不要随便批判今天的中国学生没有创新力。

  第二,中国的学生不是没有创新想法,他们的想法很多,但操作能力相对薄弱。这一代孩子和20年前孩子的家庭条件不一样,他们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生活条件也和过去大不一样。这些孩子可能没有在家里操心过做早饭、午饭,照顾弟弟妹妹等。因此需要扶植、辅助这种操作能力,让学生多一点模拟,就像“过家家”一样,先玩起来。这是创新项目组的领导,这是项目组筹款的人,这是创新小组的市场运营和对外宣传,让他们先玩起来,在操作中体验,就会成长得很快。要鼓励创业、创新实践的“过家家”。

  第三,要让学生知道创新创业很不容易,不要让大家认为创新创业是一种时髦游戏,一窝蜂涌上去。客观的事实是,群体都在做的时候,只有少部分人是可以成功的。假如所有人都成功的话,那就是所有人都没有成功。只要成为其中一个就可以了,不一定非要当领头的。因此,要强调的是大型团队的创新,要发扬共同创业的精神。过去一个人卖卖茶叶蛋就算创业,现在要多专业协同,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世界顶级学院在创新培养方式上有共性

 

  思客:高等教育在培养学生创新能力方面,可以发挥什么作用?

  吴志强:我在2008年筹划新的学院的时候,请了世界上最顶级的创新设计学院的院长,聚了两天时间。世界顶级学院在创新上有些共性的方面,比如它的信息来源,它们有全世界最顶级的信息来源和最好的内容。所以我记得当时办学院得到的第一笔50万经费,我全部用来买世界上最好的学院设计方面的书,首先要让学生泡在世界上最顶级的信息范围里。

  第二,教学和师资活动和世界互动。我记得当时上海自行车厂捐来了一笔钱,我就找到世界设计学院联盟的主席,他刚刚退休,就被我聘过来。他是全世界290多个设计学院联盟的主席,他告诉我哪个学校、哪个教授好,我一下子全知道了。我还拿着企业捐的这笔钱,把世界上顶级的研究自行车的30个学生和教授,从丹麦请到同济大学来,和同济大学30个学生和教授,一起到上海自行车厂参加为期三周的创新营,做出25辆样车。我们将这些车带到哥本哈根世界环境大会上,展示了中国下一代年轻人创造的绿色生活的自行车。大家都说中国污染、排碳,但是中国下一代做了那么多的自行车模型,35个方案,做了25辆车,这不是很好吗?

  第三,教案、方案和世界互动。我在当学院院长的时候,我们定了很多和欧洲学校合作的双学位项目,学生互换,这样他在读完两年以后,可以拿到两个大学的学位。在这种环境下培养的学生,会减少对西方的盲目崇拜,也不会盲目看不起别人。他们学会了与人合作,也学会了和别人争论哪个方案最好。争论的能力有了,合作的能力也有了,大家联合创新,联合工作,该坚持原则的坚持原则,该批判的批判,该合作的合作,这样的学生培养出来,就是我们中国下一代的有创新能力的学生。假如你看到这样的学生,你会发现中国下一代是极具希望的。

吴志强:世界顶级学院在创新方面有共性的东西,比如它的信息来源。 新华网 陈振 摄

吴志强:世界顶级学院在创新方面有共性的东西,比如它的信息来源。 新华网 陈振 摄

 

一个地区的兴旺不是看修了多少路,是看留没留住人才

 

  思客:前段时间有个持续很热的现象,许多城市出台了优惠政策,想办法把创新人才吸引过来。但一个现实问题是:人来了,如何留住?在您看来,城市想把人留下来,需要发展哪些要素?

  吴志强:过去5年,每到一个地方,我就会听到当地官员讲,“我们今年又送到你们同济大学20位”,非常骄傲的语气。我常和他们说,“把自己孩子培养长大送走了就高兴了?就敲锣打鼓完成了?你跟我说有20个学生从同济大学毕业回来创业成功,那才是本事,这是决定城市发展命运的事情。”敲锣打鼓把孩子送走了,孩子再也不回来了,这有什么好骄傲的呢?

  虽然我是建筑学背景的教授,但我认为,一个地方的兴旺不是看它修多少路,造多少高楼,最重要的是看有没有人。可以看到世界上衰落的地区,都是因为人走了。人也不能都是老年人,要看有没有青年人,这是我讲的人才第一层次。第二层次,有了青年人,要看他们是否是具备知识文化的青年人,不能来的青年人都在做最低端的活儿。第三层次,在有知识文化的青年人里面,要看有多少青年人有想法有创意,不要说读了大学回来,大家都去当公务员。第四层次,看有多少青年人能够去创新创业。第五层次,在这些创业青年中,有多少能给其他人提供就业岗位。我把这叫做五层理论,决定了城市的兴旺和衰败。

  我们现在看到了地方政府对人才的重视,一、二、三、四、五层的青年人,各地都在抢。人才来了以后地方政府很高兴,但马上面临下一个问题,抢来之后如何把人留住呢?这就需要谈到一个核心的话题:怎么样让青年人成功?

  第一,降低创新创业的起步门槛。谁刚起步就高大上?就像谁一出生就穿一套漂亮衣服?大家都是呱呱落地,一丝不挂来到这个世界。因此,不能要求青年人创业刚起步,就具备大公司的样子。青年人创业很艰苦,没有什么资本,能够找到一点小钱,摆下两张桌子就很好了,可能连办公室也没有,就在茶馆里面开公司,这种模式现在比较时髦,在纽约就有“Hot Desk”(一种共享办公模式),大大降低创新创业的门槛。政府应该尽量为青年人创业降低门槛,帮助青年人快速注册公司;简化创业条件,比如办公室可以放在车间里面,三个人、五个人、十个人围绕一个想法就做起来了。

  第二,要帮助这些年轻人学习除了技术以外的经营管理方面的内容。到今天为止,大学教育都没有形成系统的企业管理投入产出的课程培训,学生学到的大多是专业知识。这样的培养更像是计划经济的培养方式,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到大企业、大事业机构里面去做一粒螺丝钉,要他们立刻转变成一台独立运行的机器,那怎么行?从这个角度看,大学教育需要改革,需要为少数的创新创业者提供他们所需要的知识、体验,给他们开一些特别的培训教育,地方政府也可以组织创新创业相关的培训课程。

  第三,要给青年人“所谓的不成功”一定的宽容度。这里我用“所谓的”不成功,因为无法轻易判断成功与否。谁生下来就跑得很快?谁没有摔过跤?摔过跤,后面才有可能跑成功。所以应该看重青年人所谓的失败经历,告诉他们输得起,这是在为以后的成功做铺垫,但是目前我们这种容忍失败的文化还没有培养起来。

  第四,应该赋予创业者更多的基因,创新创业的核心就是多基因组合。对各地的人才一视同仁,给所有人同样的创新优惠条件,让不同地方的人都过来。当不同的团队、文化、专业背景的人捏合在一起的时候,创新力也是最强的。所谓创新,就是不同基因组合成为新的事物。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018-06-0244

2

 

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吴志强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智库

发现思想力,成就影响力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志强:要鼓励“过家家”式创新创业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志强:要鼓励“过家家”式创新创业

一个地方的兴旺不是看它修多少路,造多少高楼,最重要的是看有没有人。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3897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