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托儿所时代,往事能否重来?

发表于  08/15 18:00   约10分钟

 

 

思客问答banner_副本

 

文 | 周佳苗 

 

        0-3岁幼儿托育真的来了!

  继今年5月,针对0-3岁幼儿托育问题出台“1+2”文件后,上海先在5个试点区,新设11家合法登记备案的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机构

  经过三个月时间试点,上海各区于近日开始全面受理相关托育机构的申办。

 

 

公众号“上海教育”发布的相关新闻截图

公众号“上海教育”发布的相关新闻截图

 

  自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很多家庭在生与不生的选择上还有一些顾虑,其中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托育难。

  幼儿照料何以成为“痛点”中的“痛点”?上世纪遍地开花的单位托儿所,老办法能否解决新问题?在强化幼儿照料政策支持方面,我国目前存在哪些短板,又有哪些他山之石可以借鉴?

 

幼儿照料何以成为“痛点”中的“痛点”?

幼儿照料何以成为“痛点”中的“痛点”?

 

十问十答-问

幼儿照料何以成为“痛点”中的“痛点”?

 

  人民日报曾发表评论文章称:“很多年轻人不敢生孩子,是因为生不起,需要投入的精力和成本有点超过年轻人所能承受的范围,主要集中在教育、医疗等方面。”

  的确,生二孩对于现在的人来说,不是简单地“添一双筷子”的事儿,而是一件需要深思熟虑的事。

 

网传生二胎成本

网传生二胎成本

 

  上海市总工会和上海市社科院联合课题组的抽样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上海市大多数家庭在家庭育儿方面存在切实困难。

 

“因大部分职工居住地与单位的距离较远,上下班用时较长,看护孩子的时间受限,但又不方便带孩子到单位。”

 

“无论是第一个还是第二个孩子,主要照顾者是老人(占比70%),其次是职工本人或配偶(占比22%);保姆和其他人占比很小,保姆费用比较贵,一般家庭难以承受。”

 

“约75%的职工希望孩子入托,其中绝大部分职工希望在居住地附近就有合适的托儿所。

 

  与众多年轻父母的期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0-3岁幼儿托育市场现状“十分骨感”。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赵耀辉指出:“现在3岁以上的幼儿园相对来说比较多,但是3岁以下的托儿所极度缺乏”。

  目前社会性的托育机构以早教中心为主,主要针对2岁及2岁以上的幼儿儿童,无法覆盖0-3岁全部群体。

  早教中心软硬件条件较好,但收费较高,也面临着资质、师资、场地和保险等多种问题。

  因此,赵耀辉认为,“要让人们有意愿生育二孩,痛点中最重要的还是幼儿的照料方面,如果有很好的幼儿照料,女性的生育顾虑就会小很多。

 

十问十答-问

单位办托儿所,老办法能否解决新问题?

 

  面对日益凸显的3岁以下幼儿托育难题,许多人开始怀念起上世纪遍地开花的单位办托儿所。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托儿所曾是每个企事业单位的标配。80后、90后这一代人,许多人都有过上托儿所的经历。

  然而,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看上去很美”的单位办托儿所,似乎很难解决新问题。

 

上世纪80年代末某纺织厂托儿所资料图

上世纪80年代末某纺织厂托儿所资料图

 

  首先,公众对托育教育的期待值已经今非昔比。

  思客君身边的80后妈妈就表示:“育儿要讲科学,某些单位在办托儿所方面有些许经验,可那毕竟是几十年前的老黄历。”

  “当年很多单位办托儿所,都是由退休或上了年纪的职工或职工家属看护。老师少孩子多,有时难免有疏漏。”

  而上海市总工会和上海市社科院联合课题组的抽样问卷调查结果,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公众的高期待:

 

对于企事业单位自办托儿所,有70.2%的受访者希望确保安全性和教育质量;

 

“60.9%的受访者建议这类托儿所可作为员工福利,不以营利为目的;

 

“49.1%的受访者建议国家制定具体标准。

 

  其次,对于单位办托儿所,许多企事业单位的意愿也并不强烈。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缺乏场地”。

  例如,上海市《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对“场地标准”一项,做出了细致的规定:

 

上海市《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相关规定

上海市《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相关规定

 

  如果按照上述标准,地处市中心地段的单位想要自办托儿所,场地问题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此外,“责任和风险太大”,“资金缺乏”也是让企事业单位望而却步的重要原因。

  而少数已经开办托儿所的单位也存在实际困难。因难以符合政府规定的幼儿园标准,例如面积偏小、没有独立食堂、不符合消防要求等等。这些单位自办幼儿园常常处于“无证经营”的尴尬境地,不能宣传、不能扩容、更不能走向市场。

  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学前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杨志彬表示:“上述情况决定了这类托儿所可能只是 ‘部分人的福利’,这本身就有失公平,但是要求它们对外开放招生,又不现实。”

上海市《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中的规定

上海市《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中的规定

  上述情况很可能造成这样一种局面:那些规模大,经营效益好的大型企业,或许有条件考虑开办托儿所,为职工福利增添一枚“重量级”砝码。但对于那些人员流动频繁的中小企业而言,职工可能就只能“望托儿所兴叹”了。

  第三,单位办托儿所也存在专业人才短缺的问题。

  在杨志彬看来,“企业办园可能难以招聘到优秀教师,因为企业很难拿出比民办园待遇更好的条件来吸引教师,更何况也无法保证这些教师享有‘公办待遇’”。

 

上海市《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相关规定

上海市《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相关规定

  因此,许多企业委托赋闲在家的职工家属提供托幼服务,在看护服务上缺乏专业标准。

 

十问十答-问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3岁以下幼儿托育难的问题并非我国独有,许多国家也曾遭遇同样的难题。

  根据国家卫计委科研所申小菊、中国人口与发展中心茅倬彦的研究成果,目前世界上对于3岁以下幼儿的照料,主要存在两种理念:

 

3岁以下幼儿托育难的问题并非我国独有,许多国家也曾遭遇同样的难题

3岁以下幼儿托育难的问题并非我国独有,许多国家也曾遭遇同样的难题

 

  第一,认为家庭照料功能的弱化是必然趋势,应该由政府主导提供普遍化的公共托育机构,对家庭照料进行替代。

  北欧国家是这种观点的典型代表:北欧国家女性就业率高,两性工资差异较小,政府提供普遍的质优价廉甚至是免费的幼儿托育机构服务,支持女性就业,实现双薪家庭“去家庭化”的照料模式。2015年丹麦0-2岁幼儿的入托率高达65.2%。

  第二,以德国、比利时为代表的国家,则强调家庭(母亲)对3岁以下幼儿的重要意义。

  政府提供较长时间的带薪产假、亲职假、提供较为丰厚的税收减免或现金形式的照料津贴,借此鼓励母亲留在家中照料孩子。

  在政府的多重监管下,许多国家的托育市场还发展出多种照料模式满足不同家庭的需要。

  例如,日本有“临时托儿所”,家庭主妇出门购物或是有紧急状况,可以把孩子送来寄托几个小时;考虑到夜间工作女性的儿童照料需求,日本还有10% 的照料机构提供夜间儿童照料服务。

  美国幼儿托管中心则根据孩子年龄分为婴儿看护中心、幼儿看护中心、学步儿看护中心以及轻度生病儿看护中心。

  然而无论哪种照料方式,上述国家都无一例外地强调政府对于幼儿托育的主导,将儿童照料纳入国家发展计划。

  一些国家也允许将幼儿托管服务外包给资质合格的私立机构,但始终强调国家对私立机构的监管:不符合资质审核的私立机构不能领取政府公共津贴;私立机构的收费水平也需限制在一定水平内,以此减轻家庭的照料负担。

 

十问十答-更懂一点

更懂一点1

 

更懂一点2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018-03-158

 

 

1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6558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思客问答

用好奇心探索世界 /  8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曾经的托儿所时代,往事能否重来?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曾经的托儿所时代,往事能否重来?

“要让人们有意愿生育二孩,‘痛点’中最重要的还是幼儿的照料方面,如果有很好的幼儿照料,女性的生育顾虑就会小很多。”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3639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