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乡村振兴新动能的关键是形成“六大合力”

发表于  04/27 06:30   约9分钟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着力培育新动能,激发新活力,实现农业农村发展的第三次动能转换。培育新动能的关键就是形成“合”力,把各种现代元素注入农村、注入农业,推动农业农村的历史性变革。具体而言,有六大合力:即三“物”组合、三“产”融合、四“生”契合、城乡统合、要素集合、功能整合。“六合”能量将产生像物理学上“核聚变”一样的巨大威力。

在成都崇州市白头镇五星村,几名摄影爱好者在油菜花田边拍摄。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资料图)

在成都崇州市白头镇五星村,几名摄影爱好者在油菜花田边拍摄。新华社记者江宏景摄(资料图)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已经历了两次动能转换,眼下正在酝酿的是第三次,每次都可以用一个字概括。第一次动能转换的核心是“分”,改革开放之初,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行,使经营主体从生产队一下子分解承包农户,家庭能量得以充分释放,极大发展了生产力;第二次动能转换的核心是“流”,农村各种生产要素大流动,使城乡经济一片繁荣,尤其是农村劳动力的大流动,使乡村的“形”“神”皆变;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第三次动能转换,这次动能转换的核心是“合”,就是使各种要素、各方力量集合发力。借用物理学术语,三次动能转换带来的是三大物理变化,第一次“分”带来的是“裂变”,第二次“流”带来的是“流变”,第三次“合”带来的是“聚变”。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中国农民的伟大创造,550万个生产队分化为2.3亿个农户经营主体,亿万农民从“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体制中解放出来,他们用双手创造财富,既解决了困扰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温饱问题,又极大地推进了农业农村的发展。农民有了余钱之后,开始走入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又推动了乡镇企业的发展,乡镇企业一度经济规模占据国民经济的半壁江山。而农村改革的经验,又启迪了城市国有企业的改革,高层的大智慧者从中发现了市场的威力,从而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主体地位并付诸实践。这一由一个“分”字引发的裂变效应,其实践价值和理论创造改变了中国,解决了温饱,繁荣了城乡,跳出了计划经济的陷阱。

       如果说,“分”是在农村内部,第二次动能转换中的“流”,则是各种生产要素的放活,尤其是把农民从土地、从乡村中解放出来。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能够逆势一路上扬,农民工居功至伟。资源要素大流动使城乡在“流”中化“蛹”为“蝶”,在时空隧道中涅槃。用农民的话说:生活看住、生态看树、发展看路。30多年来中国农村减贫人口占全球总数的四分之三,为世界称道。乡村中小洋楼比肩而立,生态绿化美化大有起色,更有500万农民工“城归”回乡创业。这一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发生巨大变化的现象恰如物理学上的“流变”现象。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着力培育新动能,激发新活力,实现农业农村发展的第三次动能转换。培育新动能的关键就是形成“合”力,把各种现代元素注入农村、注入农业,推动农业农村的历史性变革。具体而言,有六大合力:即三“物”组合、三“产”融合、四“生”契合、城乡统合、要素集合、功能整合。“六合”能量将产生像物理学上“核聚变”一样的巨大威力。

       所谓三“物”,即植物、动物、微生物,植物是生产者,动物是消费者,微生物是分解还原者。只有微生物的介入,农业才能克服石油农业的弊端,构建起有机生态循环系统。所谓三“物”组合,就是要把三者有机统一起来,重点在于重视微生物的作用。以往我们过于强调植物和动物产品,也即农作物和畜牧业产品的生产,而忽视微生物的生产,导致农业的生态循环系统被打破。一亩优质的耕地,应有16万条蚯蚓、300公斤细菌真菌和5%-12%的有机质含量,三个指标都是微生物的作用。微生物的开发有广阔的空间,目前已形成了六大领域,即微生物肥料、微生物饲料、微生物能源燃料、微生物食品、微生物药品、微生物清洁剂,每一领域都有着巨大的开发前景。

       所谓三“产”融合,即农村中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的融合发展。三产融合发展,不是我们今天才发明的,我们传统农业追求的“男耕女织”模式就是按三产融合发展的思路设计的。耕与织多余的产品拿出去卖就形成了第三产业。以往我们都割裂来看三者的关系,其实,三者是互相促进、有机融合的。比如说,蓬勃兴起的乡村旅游,就是第三产业。它反弹琵琶,用三产带动二产引领一产。美国夏威夷州30%的农产品都是通过乡村旅游的方式销售出去的,既解决了销路的问题,价格又不错。三产融合发展的关键是种、养、加、销、游五环联动,这五大环节是骨干、是主体,其他都是在这条产业链上派生出来的。只有做好五环联动的文章,三产融合才能打造成产业的命运共同体。

       所谓四“生”契合,即生产、生活、生态、生意四者要契合。农业生产不能不顾生态,不能再严重污染土地河流;农民生活不能不顾生产,一些地方搞农民洗脚上田,建高楼,使得农民远离农田,这也不科学;农民生活也不能不顾生态,落后的、粗放型的生活方式要抛弃。生产、生活、生态的契合,如果没有与发达的现代化市场连接,便只是徒有躯壳,农产品只有建立线上线下的互动机制,才能卖个好价钱,因此,“三生”之外还应加上“生意”。在农产品“量”的问题已基本解决,“质”成了问题的大背景下,农业的发展方向必须重新思考,即由生产型向生活型转轨升级,围绕健康中国做文章,围绕有利于提高人的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长寿水平做文章,让农业成为“农业增收、农民增富、农村增绿、人民增寿”的四增产业。只有四生契合、互相依存、互为因果,才有高品质的生活、高效益的生产、高文明的生态。

       所谓城乡统合,重点在于城乡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的均等化。各种优质资源都集中在城市,农民难以享受。必须改变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这两“公”只姓城不姓乡的局面,下大功夫,在推进城乡统筹发展、同步发展、一体化发展的基础上,全面贯彻落实十九大提出的“优先发展农业农村”的新战略。

       所谓要素集合,即把现代元素集束向农村投放,包括现代理念、现代技术、现代管理、现代金融、现代设施、现代人才等。我国农业现代化腿短,短就短在缺乏现代化元素的注入,如果像工业、像城市那样集中投放现代元素,农业农村农民的现代化指日可待。但我们至今城乡二元制度根深蒂固,虽有松动,障碍依然重重。农业的现代化需要“三体共化”,即作为本体的农业、作为主体的农民和作为载体的农村必须同时现代化。只想让农业现代化,只在农业上下功夫投入现代元素,而主体农民和载体农村落后就产生不了现代效益。更何况,新一届党中央提出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民族复兴首先是人的复兴,中国农村不复兴,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就难以成真。

       所谓功能整合,即要把现代农业的六大功能整合起来。一是食物保障功能,农产品安全问题不断引发社会恐慌,今天的食品安全问题比任何时候都受到社会广泛而深刻的关注,农产品供给正由吃得饱向吃得好吃出营养吃出健康的4.0版过渡。二是原料供给功能,许多工业原料都来自农业,例如玉米是制造乙醇的原料,但是目前我国玉米产量过剩,大豆产能却不足,这就需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调结构”。三是就业收入功能,农村有八九亿人口,除了外出打工的,其余都生活在农村,他们要在那里生存与发展,即使城市化率达到70%仍有5亿人生活在农村,这个数字比1949年的总人口还多,就是说我们干了七八十年,农民总数没减少还增多了。四是生态保育功能,工业社会的理念是人定胜天,是破坏生态,而农业文明的理念是保护自然。五是旅游休闲功能,乡村旅游已成为世界性潮流,成为一种大多数人追求的方式。六是文化传承功能,中华文明薪火相传,中华民族才得以始终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中华文明的源头在农村农业,载体也是农村农业。功能整合,就是在实践中不能单一考虑只发挥农业的某一项功能,要尽可能多地把六大功能都充分发挥出来,比如日本人把田里用彩色水稻种出图案供游人参观,比如正大集团把养鸡场建成旅游景点供游人参观等。只有整合功能,才能拉长产业链、拓展功能链、提升价值链。

       中国农业正处在逆水行舟、爬坡过坎的考验期。在社会分工越来越细的背景下,尤其是互联网的出现,每个人所从事的工作在总体价值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小。如果不与上下左右前后搞好协作,个体的工作将毫无价值。乡村振兴不只是乡村自己的事情,它需要全社会方方面面的合作。(编辑:李林)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2018-03-1582018-03-0541

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标签:
2033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刘奇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中国农经学会副会长 /  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改革

当下,改革已成中国各界共识。改革为年满65岁的中国注入动力的同时,将为世界带来什么,我们都在期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培育乡村振兴新动能的关键是形成“六大合力”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3180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