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泉灵:时代扔掉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思客

张泉灵:时代扔掉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

发表于  02/03 06:30   约12分钟

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越转越快,快到你要不然就躲在一个没有轮子的世界里面,要不然挡着他的路了,你得断臂求生,再不然就跳上去,看看它滚向何方。

2018 CES:参展人员体验未来高科技。图/东方IC

2018 CES:参展人员体验未来高科技。图/东方IC

  我这两天在朋友圈里看到一篇文章,作者讲了一个案例,他说:“他爷爷有一年给他打电话,特别着急,说你们俩夫妻别在北京混了,赶紧回哈尔滨吧,这儿有好事情,这儿的环卫局在招环卫工人,不是临时的,是正式的,而且给上保险,2000多元/月,可好了。”

  如果你不是当地人,可能理解不了“体制内、有保障”这六个字的“魔性”,也就更理解不了作者爷爷为什么会如此看中一份2000元/月的工作了。

  但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后来哈尔滨招环卫工这个岗位时,报了几千人,其中200多人有完整本科学历,甚至还有硕士毕业生。我不知道这些硕士在走进大学校园时,甚至在完成他们硕士论文时,他们有没有想过自己将来竟然会去做一个环卫工。

当然,在中国,我们还是比较强调“人人平等”,强调职业无高低贵贱之分,但实际上,不同的职业对社会的贡献还是不一样的。那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大学生甚至硕士生去选择走环卫工这样一条路呢?

  借着这个案例,我想表达的是,我们这一代人活得特别不容易,因为这个时代的变化太快了,但我们内心的价值观有可能停留在上一个时代,甚至在上上一个时代。

  这个故事里的爷爷,我相信他的价值观其实还在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早期,他相信一个不变的体制、一个不变的单位,一个体制内可以每个月给你固定工资的人生状态是最有安全感的,他完全不知道在外面世界里发生了多大的变化。

 

面对焦虑,我们该怎么办?

 

  面对变化的焦虑感,其实在两年前也发生在我的身上,很多媒体会问,你当着央视的主持人,为什么要去改变身份,做另外一个职业,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通常开玩笑说,我在央视面临这样一个状态,就是一开始的时候会有人说:泉灵姐,我特别喜欢你。后来有人说:泉灵姐,我妈特别喜欢你。再有人说:泉灵姐,我奶奶特别喜欢你。我特别担心很快就没有人喜欢我了,我就离开了。

  这是一个玩笑,但真实地反映了我内心的焦虑,这个焦虑是其实我的外部环境已然在发生巨大的变化。我极其担心的是一个做传播的人,最后在自说自话、自怨自艾、自恋自哀,我们不知道真正想说服的人在哪里,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变化。

  除了这种焦虑,对我而言,更大的恐惧来自于你明明知道世界在变,变得如此之快,变得如此无孔不入,进入你的方方面面,但是其实你并不知道它是怎么变的。

  我儿子最喜欢去自然博物馆,每次到了那儿,我也跟着会看到寒武纪的生命大爆发段落。有的时候,看着那个图版时,我就会想,最早一批大陆崛起,然后从海底开始把自己的鳍变成四肢走上大陆的动物,他们有安全感吗?

  历史的演变经历了从大陆崛起,到陆生动物,再到哺乳类动物,最后到人类,但毫无疑问,第一批走上大陆的动物,一定死亡率特别高,他们痛苦,不如在海洋里得心应手。

  我要不要做这样的人?大趋势没问题,但是我们的生命如此有限,我们是否要冒这样一个险?这是我两年前面对的一个问题。但是我实在太好奇了,所以即便痛苦,即便要离开自己的舒适区,即便会造成更大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我仍然决定迈出这一步。

  这一步在外界说起来,是华丽转身,但坦白讲,一点都不华丽,这个过程可痛苦了。但人生毕竟有限,如果我能在一辈子,尝试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面对着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且相比于现在的世界,另一个世界又代表着未来的趋势,我愿意冒这个险,我的好奇心驱使我做了这个决定。

  跟大家分享几个我自己体验到的,可能在原来环境里很难去理解的,到底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着什么样的变化:

 

卖到1500元的厨房案板

 

  我的一个朋友,文怡,早期在各种电视台上做各种教人做菜的节目,后来在网络上她变成了意见领袖、网红,干的也是教大家怎么做菜,但有很多粉丝。

  有一天她突然想能不能教大家做菜以外,把在厨房里用的工具、锅、案板各种好的东西跟粉丝分享?

  那么一个个体,搭乘上互联网时,能量能有多大呢?有一天她决定要卖一个产品:三块案板,就是厨房里做中餐用的剁的、切的,生熟分开的三块案板。

  在我们这一代人(70后)当中,三块案板应该多少钱?我们心目当中几十块钱一块,贵一点也就一百多块钱,但她这三块案板最后卖了1500元。

  当时我这样一个对价格不敏感的人,第一反应都是凭什么、为什么这么贵?她很快说服了我,她说服我的理由能够抵达你内心的焦虑,是最能够让你掏兜的。

  她说:你们家的案板常年在提供霉菌,因为中国人习惯用木头当案板,那个东西又浸水,总是不干,总有一些水和汁渗透到木头纤维底下,案板上一块一块发黑,都是霉菌。

  粗浅的医学知识告诉我们,霉菌是致癌的重要物质,这个案板把这么厚的木头压缩到这么薄,表面致密,不会有任何的霉菌,没有任何涂层。我立刻被说服了。虽然1500元买三块案板远远超过我认为的价格,但是在我的生活里是有需求的。

  这就是互联网特别神奇的地方:它能迅速放大单个人的力量,只要你吸引了足够多的注意力,让别人足够相信你。

 

“江小白”的突围

 

  这个时代,我们的不安全感,不仅仅是别人家的传奇,更重要的是在原来你非常熟悉的领域里,你认为自己就是专家,但实际上怎样呢?未必。 

  比如,中国今天竞争非常激烈的行业——白酒。大家都觉得白酒是年份酒好,越传统越好,前头还有神一样的茅台,即便有互联网电商的新形式,大家也都在摇头,认为没有新兴白酒品牌的活路。

  你们记得最后一个全国性白酒品牌是什么?天之蓝、梦之蓝,因为它搭上了电视最后的辉煌时代。电视是最后的大众媒体,今天的互联网即便有9亿日活、10亿日活,也是一个分众媒体,因为我们每个人看得互联网是不一样的,但通过电视的力量推出最后一个全国性白酒品牌,这个品牌是天之蓝、梦之蓝。

  在此之后似乎看不到这样一个快消品品牌能够迅速崛起,成为全国性品牌,特别是在白酒行业里。但是,特别有意思的是,最近三年伴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诞生了一个新的品牌——江小白,针对的是年轻人。

  这个品牌有几大特点:

第一,它销售白酒的理念与传统行业不同。很多传统行业的人会认为我是卖白酒的,着什么急?酒要醇的好。20岁你不喝白酒,等着你到40岁还是会变成我的用户。

第二,它更了解90后相比70后消费心态上的变化。想象一下70后怎么喝酒的?一般攒十来个人,说几个人喝白酒,怎么也得凑够五个人或者至少四个人,才愿意开一瓶白酒,这是70后的社交特点。

  90后有一个特别大的社交属性,他们在社交环境里,我不愿意迁就你,也不需要你迁就我。这就意味着白酒的包装要小瓶化,变成二两、半斤的,我一个人可以作主的,年轻人更容易购买它。

  以前也有小瓶,二锅头就有小瓶,但是90后除了更个性化之外,酷是他人生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字,他消费的时候不仅仅是消费白酒,消费的是一种生命状态,就是酷不酷。你觉得他拿一个小二放在旁边会很酷吗?不酷。所以不仅这个东西要小、一个人能喝,还要喝着不差、喝着酷,而江小白很酷。

  江小白包装上有一句话,是所有喝江小白的人所提供的,这些话怎么来的?当你进入社交媒体,用江小白的订阅号或小程序,可以在“我要说”写下你喝酒时想说的话,如果你脑子里突然空白,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它给你提供各种语言的模板,可以在上面改,还可以上传自己的照片,每过一段时间,江小白就会选择合适的印在他们的酒瓶上。

  今天的主流媒体是谁?是朋友圈啊,因为你们的时间都在那里面。所以,对于江小白来说,一个喝白酒的人不仅是一个消费者,同时是一个免费的传播节点;不仅是一个传播节点,还是一个内容提供者;不仅是一个内容提供者,还是整个品牌的参与者。

  也就是说,即便在最传统的行业里面,当你发现你的品牌传播渠道已经从一个电视台的大众媒体变成以个人为节点的社交媒体时,所有的产品设计、所有的传播渠道、所有的思路都是发生变化的,即便在白酒这样一个传统行业里,都会有新的公司的崛起。

 

周黑鸭和德州扒鸡的区别

 

  周黑鸭在香港上市时,一年销售额接近30个亿,利润7个亿。而德州扒鸡是三百年的国家级名品,大概今年可以卖到5个亿。

  德州扒鸡目前有1500家门店,周黑鸭和它差不太多,都是卖禽类,他们一个非常传统,一个是新崛起的企业,之间有什么不一样?

  德州扒鸡的历史是跟着中国的交通线演进的,德州扒鸡的大盛时期发生过两个阶段,第一是随着大运河走向了全国,第二是随着铁路走向了全国。以交通线为主要思路的德州扒鸡,直到今天主要的门店还是跟着高速线开的。

  交通线发展到今天,消费者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当年从山东德州坐着大运河的船到北京,需要好几天,坐着火车进来也得一天,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们至少在路上要吃两顿以上的饭。吃一顿饭,带点就凑合了,零食就能替代,吃两顿以上饭时,怎么也得在路上补充点。这就是德州扒鸡的兴旺史。

  但今天,德州到北京太快了,别说吃饭了,一包瓜子都没嗑完就到了。这时候你需要一只整鸡吗?你愿意在火车上打开一只整鸡?德州扒鸡就是这样被干掉的,是因为你的外部环境变了,口味没有变,消费者对口味的喜好也没有变,但是消费场景变掉了。

  今天的周黑鸭是什么概念?是一个肉食类的、新鲜的休闲食品。看起来是一样的,一只鸡、一只鸭,但一个还是沿着交通线布局,一个是以零食的方式走进你家门口、办公楼下面的便利店,有着天壤之别。

  这是最容易解释即便在最传统的领域里,这个世界因为互联网,因为大的外部环境的改变,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如果你不去理解这种改变,对不起,你可能就会沦落为上一个时代的人。这个时代扔掉你的时候,都不会跟你说一声再见。

 

要相信新东西的颠覆力量

 

  最近,所有人都特别焦虑,尽管互联网已经是一个如此快速发展的时代里,会逼着你内心超级的焦虑。但是,对待这样的焦虑,我认为媒体要有独立思考和怀疑的能力。原来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No,我不这么看”“Yes,but……”,但我今天往往会回答“Yes,and……”,存在即合理,出现必有原因。

  这就是我这两年心态的变化,所有新东西出来可能都是草莽一片,所有新东西出来都破烂不堪,但是只要相信它在底层有颠覆的力量,请你先以开放的心态来接受它。

  这个时代里,我们为什么没有安全感?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历史的车轮滚滚而来,越转越快,快到你要不然就躲在一个没有轮子的世界里面,要不然挡着他的路了,你得断臂求生,再不然就跳上去,看看它滚向何方。”(演讲者:张泉灵,原央视主持人、著名互联网投资人)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2017-10-2110

2017-09-2270

16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8307 次阅读    1 次回应

专家

思·锐享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50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张泉灵:时代扔掉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张泉灵:时代扔掉你的时候,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跟你说

即便痛苦,即便要离开自己的舒适区,即便会造成更大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我仍然决定迈出这一步。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935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