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送水工眼中的创业公司关门“倒计时”-思客

一个送水工眼中的创业公司关门“倒计时”

发表于  01/28 06:30   约8分钟

在复杂的商业社会,你想创业,不懂经济、不懂商业、不懂人情世故、不懂法律,你只有勇气、只有梦想、只有天真,那么也就只有一场空。 图片来源:电影《中国合伙人》

创业就像操作一架满是故障的飞机,一边勉强飞行一边不停地修理。 图片来源:电影《中国合伙人》

  夏日的午后,我前往一家小型的广告公司,进行一次之前约好的采访。

  采访的对象是林总——我一个不算太熟的朋友,通过某微信听课群认识又聊过几次那种,他和两个大学校友去年开了一个新媒体广告公司,一度经营得算是有声有色。

  不过这次采访的初衷倒不是请他来分享成功经验。相反,是因为他的公司快不行了,他知道我是个写手,就说想和我聊聊,把一些无奈的、经历的事情,写下来给那些年轻的创业者们看看。

  林总留给我的地址是一个写字楼的商务空间,蜂窝式的楼层内聚集着十来家创业公司。寻着地址找过去却没能见到我的采访对象:公司的玻璃大门紧锁,从外面能看出里面一片狼藉,地面洒落着网线插头和文件。我站在门口拨着林总的号码,预想今天的采访大概是做不成了。

  “这家公司倒了,昨天就关门了。”侧头看去,说话的是站在我身后的一个送水工人,手上推着载满矿泉水桶的推车,我无意中挡住了他的行进路线。

  略微点头谢谢他的提醒,我让开走廊。电话通了,林总的声音透着疲惫,但仍很客气地解释道:“今天有点急事,实在抱歉。”我礼貌地没有多问,只是让他多保重,并说了些有机会再约之类的客套话。

  挂断电话,我透着玻璃窗拍了几张不太有几率还能用上的照片,转身下楼。电梯门快关上的时候却看到刚才的送水工正推车往这边走来。电梯里没有别人,我也就不介意地按住按钮等他上来。

  电梯缓缓地从17楼下降,寂静中只有风扇发出的嗡嗡声。我通过门板的反光门打量旁边唯一的同乘者,30来岁,精瘦的小身材,黝黑的脖子和手臂,身上印着广告的POLO衫散发着汗液的味道。

  也许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他转头笑笑,牙齿很白。看看才降到一半的指示灯,我随意找个话头打破尴尬:“刚才你说,那个公司是昨天突然关门的?”

  “可不是,早晨还有员工来上班呢,下午就收拾东西提前锁门了。”送水小哥用略带点口音的普通话回答。想想又说道:“其实也不算突然,挺早有征兆了。”

  “叮”,电梯到达了大厅,我有点诧异他的最后一句,不过还是让开路,由他推着小车先走出去,没再继续追问。

  午后的太阳在肆意泼洒着层层的热浪,我在门口的便利店买了瓶水走到树荫下。一转头,却又看到了不远处坐在三轮电动车上玩手机的送水小哥。

  想到刚才的事,我好奇心发作,走过去笑着问:“刚才电梯里,你说早看出那家公司要倒?”

  他抬头见是我,仍是露齿的笑笑:“我们干这行的,每天上去一两趟,哪家公司快不行了,是能看出来的。”

  我听了更感兴趣,追问:“你是说你们……送水的,能看出哪家公司……快不行了?”

  “那一层12家公司,有5家是我们给送水的。哪家状态好,挣钱;哪个不行了,快要关门,能看得出来的。”或许是听出我语气中的怀疑,小哥的脸有点红,一口气说。

  “你去那家刚开始时就三四个人,是……一年半前吧,只租了几个工位,在大厅办公。后来应该是挣着钱了,才租了一个单独办公室。复式的,楼上楼下两个饮水机,就是订的我们家的水。”

  “订你们家水就算挣着钱了?你家水贵?”我笑着问他。

  “不是那个意思,”他撇撇嘴:“一般刚成立的小公司都是买水票,喏。”他从兜里拿出几张卡片冲我晃晃,“50 桶就送台饮水机。”

  “他们家是自己买的饮水机,挺高级那种,两台!水也订的最贵的,五十八一桶的XX矿泉。连电脑椅都是自己买的,都没用租工位给配的。”

  我倒是听出一点意思来,小公司创业常会这样,尤其是起家初期局面不错的时候,租繁华地段的办公室,进口的办公家具,有点终于走在人生梦想的路上,不论花多少以后都能挣回来的错觉。

  “那时候新人进来得也快,两个月楼上楼下就坐满了,三十多人,每天放三桶水不够喝的。其实,他们公司当时应该做得挺不错。”小哥继续道。

  “那是,有钱才能扩大招人,人多了企业自然发展也快。”印象里林总的公司创业初期的确拿到了几个大案子,为了能完成也融了一笔钱进来扩大团队,算是快速打开了局面。

  “我不是那么算的。”没想到小哥对我的附和不太认同,“人多不一定效率高,怎么说呢,嗯,你知道人一天喝多少水不?”

  “大概2升?”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但这个常识我有。

  “如果包含各种汤粥、水果,2.5升。一桶水18升, 8个小时大概能满足15个人的需求,但是如果人兴奋或者紧张、有压力的时候,一天的饮水量会增加一半以上。他们公司30多人,一天三桶水,证明所有人都在忙、在加班,我才说他们业务应该不错。”

  还能这样分析?!要不怎么说行行有学问呢。这番推论先不说是否严密,但的确透着种有趣的智慧。让我联想起古罗马用干燥的面饼给犯人吃来测谎的传说。

  小哥看我惊诧着重新打量他的眼神,微微有些得意,继续讲述。

  “没过多久,他们就周六也加班办公了。这大厦周末没空调的,夏天40多度,一天得送4、5桶水上去。但我发现……”说道这里他压低声音,不慌不忙的地继续道:“这平时每天需要送的水倒少了!——员工谁给你天天这么拼啊。”

  为了完成前期订单,快速地盲目扩员略过了企业文化的建设,没有统一的价值观,缺少团队的自驱动力。只凭借薪金的激励来促使员工延长工作时间,肯定无法持久。企业开始出问题了。

  “您这说的还真有点儿意思,后来呢?”我追问。

  “后来就开始慢慢有人离职了呗。有那么段时间,大概是半年前吧,经常能看到有桌子空出来,过两天又坐上新人。然后桌子又很快空出来,人走的比招的还快。”

  为了快速招聘,只能降低用人标准,企业陷入中低层员工素质越来越差的恶性循环。“聘什么样的人决定小公司的成败,开得什么样的人决定大公司的成就”,我脑中默默浮现这句管理名言。

  “两月前,他们把订的水换成28元一桶的XX山泉了,水票也开始10张10张的买,后来干脆让员工自己去楼层水房接水了,我就知道这个企业快不行啦。”小哥的声音有点飘渺地讲述着。

  “嗯,他们那时候资金链应该是出问题了,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倒了。”

  “既然已经能预见结果,早点关掉还能剩下点东西,按你们的话说,这叫降低沉没成本,对吧?”他做着总结发言:“去年年初,17层有15家公司,你知道现在还剩几家吗?3家。剩下的9家都是今年新开的,创业公司哪是那么好干的。”

  我认同地点点头,据统计初创企业的死亡率超过80%,能成功的不超过千分之二。大部分准备创业的人只盯着少数的成功案例,口中念着如今创业的门槛低了,但其实低的只是进入的门槛,成功的门槛比以前只能是更高了。

  看我站起身来准备走,小哥忙拦住,“朋友,相见一场也是缘分,能帮我个忙吗?我和朋友做了个送水的平台,扫二维码就能下 APP,到时候你家或单位需要送水在线上下单就能送货上门,价格比线下的便宜……”

  硅谷创业之父 Paul Graham 曾在《How Not To Die》里这样形容:一般说来,创业公司死亡,要么没钱了,要么就是关键创始人逃跑,而通常这两者是同时发生的。

  有人这样形容创业:就像操作一架满是故障的飞机,一边勉强飞行一边不停地修理。有时高一点,有时低一点,但每一秒我都没有真正地放松下来,都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秒。

  祝愿所有行走在创业路上的朋友,都能坚持理想并获得属于自己的回报。(作者:袁野;来源:冯仑风马牛)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转载

2017-09-2270

4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6163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思·睿言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11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杂谈

思客们的思想火花在这里碰撞、交汇成一场盛宴。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一个送水工眼中的创业公司关门“倒计时”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一个送水工眼中的创业公司关门“倒计时”

有人这样形容创业:就像与操作的一架满是故障的飞机,一边勉强飞行一边不停地修理。有时高一点,有时低一点,但每一秒我都没有真正的放松下来,都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秒。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913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