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韩三国养老模式,哪款更适合你?

发表于  01/18 06:30   约12分钟

  我在中国基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行业已经工作了十年,曾多次前往世界各地学习当地的养老服务模式。2016年8月,我参加了韩国访问交流学习活动,参观了韩国的养老机构。在去韩国前不久,我也参加了中日社区养老交流项目。通过这些考察,我试图从中日韩三国对比的角度去思考老龄化问题和对策。

 

老龄化——中日韩社会共同的挑战

 

  中日韩三国面临着共同的老龄化挑战。 截止到2015年底,中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 22亿人,占总人口比重达到16.1%。在三国之中,中国是老龄人数最多的国家;日本则是老龄比例最高的国家。2015年,日本的老龄化比例达到33%,而韩国将会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比例发展最快的国家。

  从下图中可以看出,尽管韩国目前还不在世界老龄化比例的前十位,但到了2050年,韩国将成为世界上老龄化比例第二高的国家。

2015年全球10个年龄结构“最老”的国家与中国比较(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

2015年全球10个年龄结构“最老”的国家与中国比较(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

2050年全球10个年龄结构“最老”的国家与中国比较(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

2050年全球10个年龄结构“最老”的国家与中国比较(60岁及以上人口比例)

  受传统孝道的影响,韩国国民普遍不希望父母在养老机构养老终生。为了促进居家养老模式发展,韩国政府早在1992年就通过了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诸如对赡养老人五年以上的三代同居家庭,减少其财产所得税;赡养65岁以上老年人的纳税者,可以减少其个人所得税等。

  从2000年开始,韩国逐步设立日间护理中心、短期护理中心和家庭护理人员派遣中心等机构,提供各种服务以满足居家养老需求。2008年7月,韩国《老年长期护理保险法》的正式实施,标志着韩国养老模式完成了从家庭养老向社会养老的转变。

  韩国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采用长期护理保险与国民医疗保险捆绑的方式运行。按照法律规定,韩国国民强制参保长期护理保险,但是未满65岁的国民只有患老年疾病时才能享受护理服务。根据《长期护理保险法》的规定,其资金主要来源于保险金、国家和自治体以及自付部分,比例分别为60%、20%和20%。

 

韩国:综合性福利养老院

 

  在韩国,我们拜访了首尔江北老人综合福祉中心。江北老人综合福祉中心成立于2013年5月,是由江北区政府委托衣恋福利财团运营,法人是衣恋福利财团(注:衣恋Eland集团主要生产服装,在中国也有销售)。该中心所在的建筑由衣恋集团出资4.3亿韩元建造。成立以后,衣恋集团每年还出资两亿,补贴福利中心的运营,这笔费用占衣恋集团收益的10%。

  福利中心的养老院(全托入住)目前为100位老人提供服务,根据老人的身体状况分级照料,其中一等级(即身体最不好的)有4位,二等级29位,三等级51位,其他(即基本健康)的有16位。从性别比例看,女性占多数,有77位。地区分布上,69位老人来自中心所在的江北区。就年龄来说,66%的老人都是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

  养老院的费用中,介护保险会负担其中的80%(注:介护保险就是长期护理保险。“介护”一词来自日本语,是指以照顾日常生活起居为基础、为独立生活有困难者提供帮助),本人只需要付20%。根据等级不同,老人每月需要付的费用在56-61万韩元不等(折合人民币3300-3700元。韩国人均工资在300万韩元左右,相当于人民币18000元)。

  福利中心还有日间护理中心,服务34位老人。这些老人大部分住在周围三公里内,由中心每天派专车接送。他们的费用也由介护保险承担85%,老人自己负担的费用在18-22万韩元之间(折合人民币1000-1300元)。

  福利中心建筑包括地上四层和地下一层。地下一楼是食堂、厨房、洗衣房,一楼是日间护理中心,二楼有理疗室、健身房。另有生活馆、特殊治疗室、治愈园分布在3-5楼。

  这个中心由于是政府设立、衣恋集团资助,收费较低,而且最重要的是愿意服务失智老人,因此很多老人排队进入。目前有150人正在排队等待,平均每个人等两年才能进入福利中心,等待的时候会先去私人养老院。

  老人进入中心的资质由保险公司的一个专门负责长期医疗保险的部门进行评估,65岁以上老人都可以享受。但由于韩国长期医疗保险的规定是从2008年才开始,因此现在服务的很多老人并没有购买保险。

  除了像江北老人综合福祉中心这样的比较全面的养老机构,我们在韩国还感受到了基层对老人的照顾。

  参观北村韩屋社区时,我们偶然看到一个名叫钟路区嘉会洞家庭服务中心的社区服务中心,服务嘉会洞(“洞”相当于中国城市的街道)220户居民,共计45000人。整个钟路区还有19个这样的中心,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公务员编制,很像国内的基层街道办事处。

  家庭服务中心除了为辖区内的居民提供身份证明、房产证明、过户盖章等行政服务,最重要的是为辖区内贫困的老人、儿童、残障人士等群体提供公共服务,包括提供金钱、住宿、医疗、环境(避暑)、电费资助等帮助。

  夏天天气炎热,家庭服务中心会为老人开辟纳凉空调房,或者在户外指定地点搭帐篷。同时对社区50多位老人进行定期走访和高温提醒。当时,正好赶上了韩国最热的时期,我的手机先后两次收到了高温预警的短信。聊天中工作人员也多次提到,高温情况下进行对老人的关注与支持,防止意外的发生。

  尽管韩国政府和基层社区都在努力推进老年人保障和养老服务的发展,但不少韩国老人的生活仍然存在困难。聊天中我们了解到,韩国很多老人由于年轻时没有上社会保险,年龄大后很难拿到退休金,所以还需要继续工作,以维持老年生活。

  后来,我们参观一家垃圾分类回收厂时,注意到分拣流水线上的工作人员年龄都较大。工厂负责人告诉我们,运营最大的困难是招不到员工,由于工作条件不好,年轻人大多不愿意到回收厂工作。目前员工以60岁左右为主,工作中偶尔也会发生玻璃扎手等危险情况。

  此外,在一个老旧社区参观的时候,正好碰上一位老奶奶不舒服,摔倒在家门口。当时路上没有行人,我们扶起老人,从门口看到老人屋里非常狭小拥挤,估计是位独居老人。但她为何独居?日常生活有没有人照料?由于现场没有韩语翻译,我们无法和老人交流,只好离开。这也让我们意识到,独居老人的问题值得深思。

 

日本:社区的力量,小而美

 

  日本养老服务机构的类型和支持的种类非常多,包括居家看护、日托、失智老人护理、老年公寓等等。由于介护保险的推行,这几年日本居家护理和日托发展非常快,而且日本对小规模多功能养老设施的支持力度也很大。下图是2014年日本养老服务机构的类型和数量。

2014年日本养老服务机构的类型和数量

2014年日本养老服务机构的类型和数量

  在这么多的养老服务机构当中,我最关注的是日本的小规模多功能养老设施,因为我们多年的探索结果和这类机构最像,它直面社区最困难的人群、最刚性的需求,试图从社区层面解决问题。我在日本之行中,遇到两家非常值得学习的机构。

  “含羞草之家”是一家小规模多功能养老机构,这家机构的发起人是一名护士,在过去的10年中,她在不辞去工作的前提下接受了介护保险的支持,在自己家里送走了妈妈和姨妈。之后把自己的房子捐出来,改建成一个小规模的多功能养老机构。这里可以为25名注册会员提供服务,其中包括为15名老人提供日托服务,为5名老人提供全托服务。社区老人可以选择在家接受服务、日托或者全托服务。

   “风之丘”也是一家小规模的多功能看护设施机构,它的成立也很有意思。它源于社区老人们希望继续和信赖的人在住惯的社区生活,但又担心自己的日常生活没有合适的人照顾。有的老人把自己的房子捐出来,作为社区养老机构。川崎能子就是率先捐出房子的老人之一。后来,同在这个社区长大的川上女士在此基础上创办了“风之丘”。

  “风之丘”为社区老人提供日托、全托和居家服务。成立“风之丘”前,她们先成立了NGO组织“一期一会”,把社区居民连接起来,开始了互助服务,后来在组织内成立了“风之丘”,启动了养老机构的全托服务和居家服务,再后来又在“风之丘”里成立了爱甲原日托机构。这样服务越来越完善,从居民互助到居家服务、全托服务再到全托入住服务。这个社区的人组织起来,自己解决社区的问题,同时也不断向专业服务发展。

  这些组织的管理者大部分是该社区的居民。参观时,川上女士常常为我们介绍在发起和运作风之丘的过程中,提供了重要支持的老人们。这些都让我切实感受到,这是社区居民自己管理、自己运作、自己支持的组织。

 

中国:探索中的社区居家养老

 

  中国当前也在大力推动社区居家养老。我2000年投身公益,2006年创办民间公益机构。经过多年的探索,我们摸索出了一套社区为老服务的模式,包括为社区老人提供日间照料、上门服务、贫困老人手工援助、社区老人互助平台等多种方式。其中最有特色的,莫过于与上文日本“含羞草之家”和“风之丘”理念相似的小规模多功能社区养老服务中心。

  另外,我们还动员社区老年志愿者参与到养老服务当中,运用“以老助老”的方式服务社区的高龄空巢老人,搭建社区支持网络。未来,我们还希望能建立中国小规模多功能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的中国范本,在北京复制15家乐龄社区综合养老服务中心,并开始在其他省市进行推广。

 

共同守护我们的老年

 

  除了上面提到的具体养老机构,在严峻的老龄化形势面前,中日韩三国都纷纷投入资源,从政策和制度层面推动养老服务的发展。在养老政策支持上,日本还是走在最前面的。自上世纪60年代起日本就开始推行全民医保,2000年开始,日本全面启动介护保险制度,作为强制性社会保险的一部分。这一制度对失能老人进行7级评估,保险会为老人支付将近90%的护理计划费用。不过,随着日本后高龄化时代的到来,日本正在对失能老人进行更严格的评估,从而减少国家部分护理保险的支出。

  韩国从2000年开始,逐步设立日间护理中心、短期护理中心和家庭护理人员派遣中心等机构,提供各种服务以满足居家养老需求。韩国的介护保险制度则从2008年开始,以《老年长期护理保险法》的正式实施为标志,完成了养老模式从家庭养老向社会养老的转变。介护保险制度对老人进行5级评估,同时也在强化政府对特困老人的支持力度。

  而中国正在全面推进基本的养老保险,很多地方也开始了介护保险的试点。同时政府在推进养老事业发展的过程中,也从之前推进床位数量的指标向社区居家服务的转变,开始强调社区居家的专业社会力量推进。

  从目前日韩的经验和我个人的探索实践来看,社区化、居家化、专业化、推动老年群体健康活跃化,或许才是老龄化问题真正的解决之道。(作者:王艳蕊,北京乐龄老年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创办人;来源:澎湃新闻)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2017-08-3122

2017-09-2270

2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465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思·锐享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52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中日韩三国养老模式,哪款更适合你?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中日韩三国养老模式,哪款更适合你?

从目前日韩的经验和我个人的探索实践来看,社区化、居家化、专业化、推动老年群体健康活跃化,或许才是老龄化问题真正的解决之道。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887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