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想成为未来的领导者,你需要做到这两点

发表于  01/02 06:30   约10分钟

陈春花:如果不能创造价值,教育就失去意义。

陈春花:如果不能创造价值,教育就失去意义。

  我自己从事商学教育多年,有两点对我的影响比较大:

  第一,我们到底培养什么样的人,这是我们在商学教育中不断要回答的一个问题。

  第二,经过商学教育或培训的人,他能不能真正把这个教育或培训的价值体现出来。

  为什么这两点对我影响最大?

  第一,我们始终都要明白:我们真正要培养的,或者说我们努力的目标,应该是在商学或者整个商业环境当中创造价值的人。如果不能创造价值,教育就失去意义。

  第二,通过商学教育,人的心性是否真的得到滋润或沉淀。教育要真正帮助人成长,而不仅仅是提供一个文凭。

  “时间轴正在缩短”,这是我最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我有一次跟很多90后在一起,他们竟然跟我抱怨说自己正在疯狂的老去,我无言以对,只能说自己在努力逆生长。90后的年轻人为什么会觉得疯狂老去,很重要的原因是知识和信息的淘汰速度非常快,大一学的知识到大二就有可能过时。我为什么敢讲逆生长,因为今天的学习在很大程度上与年龄无关,而是与时间轴有关,如果不能匹配这个时间轴,就没有办法真正跟上时代的步伐。

  这个时间轴的变化会让很多东西被重新定义,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也是最大的挑战。我们过去所所熟悉的领域,所拥有的知识、经验,今天都要换个角度去重新理解和学习。零售,我们今天称之为新零售。商学,我们今天也应该称之为新商学。

  当这些都被重新定义,对领导者的挑战恐怕更高。如果商学想培养真正的领导者,对很多东西的理解就要更新。

  为什么商学教育一定要对领导者给予这么高的关注,因为领导者本身有三个最重要的东西是别的角色不可替代的:

  一是对于组织的高效运行,这是由领导者决定的。管理的魅力就在于让每个人有价值,一个优秀的领导者能把组织中很多人的潜力无限释放。给你同样的人,同样的资源,懂管理的人就能带来完全不同的产出,这就是管理的魅力,也是组织中领导者的魅力。

  二是激励人心的角色和能力。领导者是要拥有一个很大的能力,给人以希望,给人以力量,这是最好能由领导者做到的事情。因此,老发火的领导在这个能力上一定有问题。

  三是面对不确定性的定力。

  商学院如果想培养领导者,最重要应该做什么?也就是说,对于领导者最重要的能力要求是什么?

  第一:领导者不仅能发展自己,而且要对发展他人有责任和担当。

  这是最重要的事。我得出这个结论源于我自己接近30年的研究。

  在研究中国领先企业的领导者时,我发现他们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一直关注于人的成长,能把企业带到持续领先位置的领导人,他们最大的特征其实是注重人的发展。今天你让我评价一个公司,他能不能有未来,方法很简单,就看他的领导愿不愿意培养人,一个愿意培养人的公司一定有未来。腾讯就很关注人,我以前特别喜欢他们的活水计划,让不同人在一个组织体系当中找到不同的发展机会。这是我认为第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很多人可能会问,领导能力是不是更多源于天赋,我不这样认为。根据我内心的认知,结合调研当中的发现,我觉得领导力本身是内在的。有一次开会,有人提问,哪一种人最有领导力,大家都没有回答,其实最有领导力的人是婴儿,他一句话不说,所有人围着他转。为什么很多人的天生领导力后来消退了?很大原因是随着成长隐退了起来,但并没有消失。我一直希望商学教育的核心是唤醒,而不是教育。你来商学院读书,我们最重要的不是教你,而是把你本来就有的东西唤醒。当你能自己找到问题的答案,商学教育就完成了,本质上这就是一个自我造就的过程。在这个自我造就的过程中,关键就是你愿不愿意真正去相信,相信内在的力量。

  西点军校曾经有一个案例,我感受很深。新生入学,在校园里只要遇到长者,就要毫不犹豫地放下手上所有东西,站直了向人家敬礼。有个新生遇到师兄,结果敬礼好几次,师兄就是不接受,要求他重新来。最后一瞬间,他说我自己告诉自己,这个敬礼一定会被接受,结果那一瞬间就真的就被对方接受。这个故事也说明,西点军校的领导力训练也非常强调要成为自己的领导者,先把自己的领导力唤醒。

  因此,商学教育最重要的不是我们教会大家如何做生产计划,做营销,而是你自己根据所学的知识,构想未来的整个商业环境和你自己的道路。从老师到同学,大家都要清楚,领导力就是一个自我塑造的过程,不是一个教与学的过程。

  商学教育或管理学教育之前曾有过一阵争论,有人追问管理学教授到底能贡献什么价值。管理学教授似乎教不了怎么赚钱,也给不了真正的商业解决方案,那你到底能贡献什么?好像一共写了22条,证明管理学教授没有用。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回应,提出商学教育要做的是四件事情,第一件事情,你来这里反思,不是回到这儿学习,让你抽离现实工作环境回到商学院反思。第二件事情就是你来交流,你跟你的同学交流,跟老师交流。第三件事情就是准备你的知识基础,用你的知识基础去解决未来的问题和面对不确定性,最后一个是训练你的整体思维方式,不是营销或者战略的思维方式,是一个整体运行的方式。这是你接受商学教育可以学的东西,本质上就是强调自我造就。

  第二,我们有没有可能面向未来

  商学教育在培养领导者时,面对未来是第二重要的事情,我们一定要有能力让大家面向未来。因为世界每天在变,越变越快,过往的经验或能力可能成为你未来竞争的陷阱。为什么?原因就是前面讲的,一切都在被重新定义。所以,我们不得不给领导者提出很重要的新要求,你能不能培养你和组织面向未来的能力。

  培养面向未来的能力时,真正要解决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比如在环境问题中,我们今天遇到的最大挑战是观念,旧的观念会被终结掉,我们发展模式一定要用全新的模式。历史的经验无法指导未来,代际之间没有办法真正和谐,因为价值观就已经不同。

  与环境问题一样,管理的边界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组织边界也真的不知道在哪里。有一次一个管理者问我,说有个年轻人来上班,竟然直接对主管说,你不要管我,你要管我就会找不到我。因为他上班才挣3000,他妈妈每月给1万。主管不信,结果这个年轻人真的就消失好几天。后来他就接受了我的建议,通过管理妈妈来管理员工,因此,组织的边界就不再限于原来的组织。

  类似的还有驱动力问题。传统的激励在今天有很多已经不成立。很多人今天工作不是为了谋生,而是为了兴趣,为了一种生活方式。包括我们管理的对象,除了人,是否未来还包括智能机器人。因此,管理的边界要变,我们的商学教育边界也要跟着变。

  商学院院长们都非常清楚,今天在线商学课程,比传统的商学课程的影响力更大。民营商学院的课程比正规商学院的影响更大,因为他们的学生有很多独角兽,而学员的成就往往代表商学教育的呈现。正规商学院的价值呈现就面临压力。

  我们的商学教育逻辑要跟着变,因为我们所熟悉的世界已经不存在了。这是我每一天必须要看书,每一天要跟年轻人交流的原因。当未来已来,我们的关键是找到与世界的关联,而不是与历史的关联。

  当柯达申请破产的时候,有本杂志刊登一句送别:在科技面前,时代会淘汰落伍者,没有人可以一直高高在上。这句话其实也真的适合我们商学教育者。没有人可以高高在上,时代一定会淘汰落伍者。

  如果不想被淘汰,甚至引领潮流,我们现在就只能不断努力寻找一件事情,那就是把知识变成智慧。今后,我们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不仅需要我们用知识武装自己,更要用智慧武装自己。怀特海有一本小小的册子叫《教育的目的》,这本书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从事教育开始就反复读这本书,其中关于思维训练的部分我最喜欢。他说,一个人如果智力想发展训练得很好,必须经过三个阶段,浪漫阶段、精确阶段和综合运用阶段。智慧就是知识的综合运用,商业的智慧就是能不能把商学的知识在真正的商业环境中综合运用。

  管理学大师德鲁克从1911年开始分析管理学教育的重要性,他认为各国GDP和财富的积累平均增长几十倍,主要就是因为管理革命。管理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贡献,这个贡献他分为三个阶段或者三个部分,即管理用于生产本身、生产工具本身,以及管理本身。

  借德鲁克的方法论和管理革命,我提出今天的最后一个观点,那就是在之前三个阶段,管理革命淘汰的都是工具、流程和方法,但进入到知识革命的今天,我称之为第四阶段,未来要淘汰的可能就是人,你的知识综合运用能力不够,或者说你的智慧不够,你就会被淘汰掉。

  最后再总结一下我今天的观点,商学教育就是要培养未来的领导者,未来的领导者最重要的就是两条,一是关注人的成长,二是面向未来。让我们每个人都关注知识,拥有智慧和面向不确定性的能力,一起赢得未来。(来源:北大国发院)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转载

2017-09-2270

4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162 次阅读    2 次回应

专家

陈春花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BiMBA商学院院长 /  50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陈春花:想成为未来的领导者,你需要做到这两点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陈春花:想成为未来的领导者,你需要做到这两点

今天的学习在很大程度上与年龄无关,而是与时间轴有关,如果不能匹配这个时间轴,就没有办法真正跟上时代的步伐。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838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