拱振喜:纵观叙利亚危机 中东政治格局如何演变?

发表于  2017/12/25 06:30   约12分钟

  纵观叙利亚危机6年多来的演变,由乱而治是一个大趋势。自俄罗斯2015年9月出兵叙利亚以来,叙利亚局势朝着有利于叙政权的方向发展。

  2017年,叙利亚建立四个冲突降级区,实现了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的停火,叙利亚政府军和民兵收复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控制的所有地区,中东政治格局因此发生重要变化,有关各方博弈的重心将从叙利亚战场转向政治和谈。美国更迭叙利亚政权的战略遭到失败,俄罗斯提出的打败极端组织和巩固巴沙尔政权的战略基本上取得了成功,俄罗斯将继续主导叙利亚危机的解决进程,叙利亚将逐步进入战后安排和重建阶段。

纵观叙利亚危机6年多来的演变,由乱而治是一个大趋势。

纵观叙利亚危机6年多来的演变,由乱而治是一个大趋势。

 

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重心从战场较量转向实质性和谈

 

  经过6年多的战争,叙利亚战场态势趋于稳定,解决叙利亚问题的重心将从战场上的军事较量转向实质性和谈。有关各方将主要精力转向政治和外交活动。

  2017年11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在越南岘港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简短交谈,就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达成协议。同年11月20日,普京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讨论了举行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的举办原则后,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会谈,达成解决叙利亚问题的路线图包括:在索契召开包括叙利亚各派参加的全国对话大会;在叙利亚重建框架内采取步骤;通过透明、廉洁的选举由叙利亚人决定叙利亚的未来;完全停止冲突;实现冲突降级区的稳定。

  盘踞在叙利亚的“伊斯兰国”已被打败。不过,美国主导的国际反恐联盟表示,目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仍有大约3000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残余,他们中的大部分已转入地下,伺机发动恐怖袭击。

  控制伊德利卜省的极端组织“征服阵线”与土耳其就建立冲突降级区和停火达成协议。但是,该组织及其附属组织未来能否缴械投降还有待观察。

  叙利亚国土面积为18.5万平方公里。目前,政府军控制大约11.5万平方公里,库尔德武装控制大约4万平方公里,反对派武装控制的大约3万平方公里的地区已建立4个冲突降级区。俄罗斯主张叙利亚库尔德人在其居住地区实施自治,未来叙库尔德人在其居住区实施自治的可能性较大。

  美国等西方国家和沙特等国调整对叙利亚问题的立场,政治解决叙危机的国际和地区条件趋向成熟,但叙利亚问题牵涉各方利益,在一些问题上仍有分歧。

  叙利亚反对派高级谈判委员会总协调员希贾卜等10名持强硬立场的反对派人士辞职后,叙各反对派组成一个统一的代表团参加了2017年11月28日在日内瓦举行的八轮和谈,这轮和谈未取得任何成果,双方争论的焦点仍然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未来政治地位问题。

  推动叙利亚政治进程并非易事,这需要包括叙利亚政府在内的各派别作出妥协和让步。对于叙利亚反对派来说,由于战场上的失利,选择不多了。如果日内瓦和谈长期不能取得实质性进展,有可能把难以达成协议的议题转交将在俄罗斯索契召开的叙利亚全国对话大会决定。未来叙利亚和谈将主要讨论宪法草案和举行选举以及军队和安全机构的改革和反对派武装放下武器或者编入政府军等问题。

 

打败“伊斯兰国”,中东政治格局发生变化

 

  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2017年10月收复了“伊斯兰国”所谓的首都拉卡市,叙利亚政府军于同年12月7日解放了“伊斯兰国”控制的所有剩余地区。这意味着在叙利亚境内打击“伊斯兰国”的大规模军事行动基本结束,中东政治格局因此发生重要变化,美国在地缘政治方面遭受重要损失。新的中东政治格局将对该地区的各种力量产生重要影响。

  处于中东地区核心地带的叙利亚于2011年3月爆发危机。相关各方表现出泾渭分明的两个联盟:一是俄罗斯、伊朗、叙利亚政府、伊拉克和黎巴嫩真主党的联盟;二是美国、沙特、卡塔尔、土耳其等国以及叙利亚反对派的联盟。

  俄罗斯帮助叙政府军打败了极端组织和温和反对派武装,从而使俄罗斯重返中东成为可能,其大中东战略将逐步显现。俄罗斯最近与阿塞拜疆和伊朗签署了陆路连接三国的“南北”运输走廊协议,使俄罗斯能够从陆路抵达叙利亚。这在地理上首次将莫斯科、德黑兰、巴格达、大马士革和贝鲁特连接起来。

  土耳其加强了对土叙边界的控制,并在建立叙利亚西北部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土耳其曾是美国领导的联盟反对叙利亚政权的先锋,而今,似乎已成为俄罗斯领导的联盟没有公开宣布的成员。

  伊朗帮助叙利亚打败“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政府军收复靠近伊拉克边界的阿布卡马勒市以后,实际上打通了德黑兰、巴格达、大马士革和贝鲁特的通道,为建立什叶派新月地带创造了条件。

  在伊拉克,“伊斯兰国”2014年6月宣布建立“哈里发国”后,伊朗革命卫队帮助伊拉克组建什叶派民兵组织“人民动员组织”,目前拥有12万人。这支部队在打击伊叙两国境内的“伊斯兰国”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沙特试图通过外交努力促使什叶派主导的伊拉克政府与伊朗拉开距离是非常困难的。

  在黎巴嫩,2016年12月组成黎巴嫩政府。尽管逊尼派穆斯林哈里里担任总理,但是基督教马龙派的总统奥恩是叙利亚和真主党的盟友。亲伊朗的什叶派民兵真主党不仅进入叙利亚参战,而且与黎政府军一起将黎境内的“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清除,并成功阻止了叙利亚战火向黎巴嫩蔓延。因此,真主党的势力在黎巴嫩不断扩大,并主导黎巴嫩政府。

  在卡塔尔,沙特等国今年6月与卡塔尔断交,指责卡塔尔干涉别国内政和支持恐怖组织,从而导致海湾合作委员会进一步分裂。这一冒进的行动使沙特对卡塔尔的外交面临进退失据的困境。而伊朗则在经济方面支持卡塔尔克服沙特等国对其实施封锁所面临的困难。

  从目前总的情况看,俄罗斯领导的联盟得到加强,而美国领导的联盟逐步削弱,不能排除土耳其、卡塔尔和黎巴嫩进一步向俄罗斯领导的联盟靠拢甚至在较长的时期内加入该联盟的可能性。这意味着维护中东地区稳定的力量在加强,破坏中东地区稳定的力量在削弱,有利于未来在中东地区减少冲突。

 

美俄对叙利亚的战略战术比较

 

  美国更迭叙利亚政权的战略基本上遭到了失败,不得不转向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俄罗斯提出打败极端组织和巩固巴沙尔政权的战略基本上取得了成功,俄方将继续主导叙利亚危机的解决进程。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叙利亚危机爆发初期着力推动叙利亚政权的更迭战略,美国的中东盟友逊尼派主导的沙特、卡塔尔等海湾国家的一些组织和个人向叙反对派武装提供大量资金,土耳其开放边界向叙利亚反对派输送外国战斗人员和武器,从而导致叙全面战争爆发。与此同时,美欧对叙利亚实施包括金融和石油领域在内的全面制裁,还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下台。

  以“伊斯兰国”2014年6月宣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成立“哈里发国”为标志,中东地区的逊尼派极端势力达到前所未有的猖獗,美国不得不把打击“伊斯兰国”置于优先地位,并采取措施阻止海湾国家一些组织和个人向叙利亚境内的极端组织提供资金。

  奥巴马既想打击“伊斯兰国”,避免极端组织夺取叙利亚政权,又策划由叙利亚温和反对派取代巴沙尔政权,但训练温和反对派武装的计划失败,还拒绝大规模地面部队军事介入叙危机,对叙政策陷入两难。不过,美国后来加大对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的支持力度,并将其作为美国领导的打击“伊斯兰国”国际联盟的地面部队。

  什叶派大国伊朗组织“伊朗革命卫队”、黎巴嫩真主党以及伊拉克、阿富汗等国的什叶派民兵入叙参战,支持叙利亚政府军,并在伊拉克组建什叶派民兵组织“人民动员组织”。然而,面对10多万逊尼派反对派武装的猖狂进攻,拥有30万人的叙利亚政府军顽强抵抗,损失近半,什叶派分支阿拉维派主导的叙利亚政权曾一度濒临垮台。

  俄叙2015年8月26日在大马士革签署了《俄叙间关于在叙利亚境内部署俄罗斯飞行大队的协议》。俄总统普京随后下令俄空军进入叙利亚,于同年9月30日展开空袭,沉重打击了叙境内的极端组织和温和反对派武装,巩固了巴沙尔政权,扩大了叙政府军控制区的战略纵深,从而守住俄罗斯在中东地区的最后一块阵地,改变了叙利亚博弈格局,俄罗斯、伊朗和叙利亚政府从此变被动为主动。美国推翻巴沙尔政权战略失败的迹象显现。

  普京对解决叙利亚危机的策略是“以战求和”,坚持保留国家机构和过渡阶段结束前巴沙尔不能下台,他的未来命运由叙利亚人民决定。叙政府军在战场上每取得一个阶段性胜利,普京便促美与俄联手共同推动召开叙利亚问题国际会议,重启和谈和实施停火,其战略意图是,逐步促使国际社会就解决叙利亚危机达成共识,把美国等西方国家及其中东盟友和叙反对派关在国际会议文件和安理会决议的笼子里。

  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在2016年1月和4月的日内瓦和谈中仍然坚持巴沙尔必须下台,导致谈判陷入僵局。这表明,日内瓦和谈平台在当时的情况下很难达成协议。

  普京利用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分歧,将土耳其争取过来之后,开辟了叙利亚和谈新平台——阿斯塔纳和谈。俄罗斯提出在叙利亚建立4个冲突降级区的计划,并与土耳其和伊朗在2017年5月4日举行的第四轮阿斯塔纳和谈期间签署了执行该计划的备忘录。

  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后开始向叙利亚增派地面部队,向“叙利亚民主军”提供重型武器,支持其收复“伊斯兰国”所谓首都拉卡,以加强美国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并将叙反对派武装从叙南部地区向东部地区调动,试图控制叙东部地区,以便增加与俄罗斯划分叙利亚势力范围的筹码。

  叙利亚政府军及民兵2017年5月23日展开代号为“伟大黎明”的大规模军事行动,于同年11月19日收复了“伊斯兰国”在叙利亚控制的最后一个重要据点阿布卡迈勒市,从而挫败了美军阻止打通伊朗经伊拉克到叙利亚和黎巴嫩的供给线,进而控制叙东部地区的企图。

  普京在德国汉堡与特朗普2017年7月7日举行首次会晤,促成叙利亚西南部地区停火协议。这是特朗普上台之后,美俄两国在叙利亚问题上第一次展开实质性合作。在俄罗斯的推动下,叙利亚在2017年7月至10月逐步建立了西南部、大马士革东古塔、霍姆斯北部和伊德利卜冲突降级区,实现了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的停火。

  普京2015年确定了解决叙利亚危机的路线图:近期全面压制“伊斯兰国”和“征服阵线”等极端组织和温和反对派武装的攻势,协助叙政府军夺取具有战略意义的大中城市;中期迫使不属于极端组织的叙反对派武装停火,并与叙政府和谈,以达成协议,重建国家政治架构;远期是促使叙境内各派别的枪口一致针对极端组织。尽管叙利亚问题错综复杂,但叙利亚危机的解决进程迄今基本上按照普京制定的路线图逐步实施。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独家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53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9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拱振喜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 /  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拱振喜:纵观叙利亚危机 中东政治格局如何演变?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拱振喜:纵观叙利亚危机 中东政治格局如何演变?

纵观叙利亚危机6年多来的演变,由乱而治是一个大趋势。自俄罗斯2015年9月出兵叙利亚以来,叙利亚局势朝着有利于叙政权的方向发展。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819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