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8年经济工作中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发表于  2017/12/21 06:30   约7分钟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要提高发展质量。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要提高发展质量。

  近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京召开,会议将明确2018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向和相应政策措施。

  回顾过去的一年里,国际政治经济形势复杂多变,险象环生,政治风险和金融风险集聚。自从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一年以来,美国先是宣布退出TPP、巴黎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后又采取了大幅减税、美元加息等措施,增加了国际环境的不稳定性和不确定性。

  国内方面,去产能取得一定成效,劣质钢铁,煤炭等落后产能基本被淘汰,行业集中度提高,相关企业利润率上升;污染治理力度加大,产业升级换代提速;加大加快扶贫力度,居民幸福感提升;房地产价格维持稳定,挤泡沫的力度逐步加强,租售同权“登场”。

 

防范系统性风险是主要任务

 

  展望2018中国经济发展,在淡化GDP增速目标的同时,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在不断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础上,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仍然是明年经济工作中的主要任务之一。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首先要降低宏观经济杠杆。所谓宏观杠杆率,从国家层面可以用M2与GDP之比衡量;从地方政府层面来看,可以用地方债务存量与地方财政收入之比衡量;从企业层面来看,可以用企业的负债率衡量。为进一步推动去杠杆,中央银行既需要控制M2的增长速度,同时面临的最大困境在于欧美发达国家已经进入新一轮的加息通道,欧洲经济复苏加快和美国的进一步财政刺激都给中国的货币政策带来了新的挑战。去杠杆会使人民币升值趋势加强,根据目前欧美的财政困境,增加财政支出是可以预见未来的唯一出路,而加息只是虚晃一枪。

  一旦欧美掉过头来继续量化宽松,人民币就陷入两难的境地:一方面如果人民币升值,既不利于中国的出口贸易,对外汇储备的债权也会造成巨大损失。另一方面,如果中国央行用M2货币投放量对冲欧美发达国家的热钱,又会使大量“人民币”热钱涌入房地产后带来资产价格泡沫,给金融稳定带来隐患。所以中国央行要根据当下事态灵活应变,运用有管理浮动汇率制度的两个工具——汇率调整和资本项下自由流动开放幅度,应对明年可能的突变形势。同时,充分利用金融稳定委员会新的机制把握经济金融风险制高点,善于利用传统和非传统的货币组合工具来控制风险。商业银行要切实降低坏账率,压缩影子银行的规模,摒弃以往过度扩大负债,做大规模的旧模式,主动提高负债质量。对于地方政府债务的快速上涨,中央也需要给出相应的措施,规范地方政府债务发行,调节税收结构,缓解地方政府债务危机。

  企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虽然取得初步成果,但有些地方政府为稳定当地经济,仍然会对一些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采取保护态度,因此要坚持“去产能”和降低企业负债率同步进行,更重要的是要引导企业进行理性投资、合理负债。对于高科技行业特别是国家战略扶持的相关产业,如芯片和新能源等行业可以增加直接融资比例。随着当前中国资本市场的日趋成熟,多层次的融资平台也将有利于降低宏观经济杠杆。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需要建立住房的长效机制。从历史角度来看,房地产曾在各个国家不同发展阶段均做过支柱产业,中国也不例外。在中国改革开放和城镇化进程中,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房地产成为了中国的支柱产业之一,为中国企业转型赢得时间。但过高的房价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巨大风险。若想长期化解房地产市场泡沫,要弄清房价上涨的原因,采取严厉的措施挤而不破。挤压房地产泡沫关键在于要建立房地产市场的长效机制利用各种措施抑制过度炒房,利用租售同权改变居民购房过度依赖的现状。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需要防止金融“脱实向虚”,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从美国近30年的历史来看,美国的产业政策出现了较大失误。二战以后的不久美国就走上了资本输出的道路,将大量的低端制造业转移到落后的发展中国家,而将科技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的高端产业留在国内,导致了美国国内缺乏实体经济。但由于其劳动力并未同步转移到上述产业,导致失业率的上升,从而影响社会稳定。前车之鉴后事之师抑制金融“脱实向虚”,需要监管发力。首先加强对金融创新的监管,如ICO和影子银行,防止“以钱炒钱”,防止资金多层嵌套、空转和期限错配而导致金融风险堆积和企业的财务成本上升。另外,中央银行需要用结构性的货币政策引导资金流入小微企业,尤其是加快普惠金融的发展,鼓励产业基金的设立,积极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最后,加快票据市场建设,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基础性制度,加快修复和净化资本市场生态,注重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强化和完善退市制度,进一步疏通和规范各类资金进入资本市场的渠道,不断提升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的融资能力,推动经济结构加快转型升级。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要提高发展质量。未来,中国将从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产业过渡到技术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并且要占领全产业链,包括商标、设计、生产、加工、销售和市场份额,中国企业不能仅仅沉醉于低端制造,要贯通全产业链发展。从与欧美发达国家博弈的角度来看,中国加快从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向智能化发展,这比新兴科技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产业向海外扩张的难度要低,而新兴科技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产业要想进入发达国家的市场可能会遭遇残酷的围追堵截。因此,传统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企业要巩固在原发达国家的市场份额,新兴科技密集型企业要更加注重开拓国内市场。

 

要靠稳中求进的改革和发展解决问题

 

  所有的这些问题都要靠稳中求进的改革和发展来解决,要紧紧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牛鼻子,进行“加减乘除”并举。“加”是指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用自动化、智能化提升传统产业,用“互联网+”推动新兴产业信息化和商业模式创新;“减”是指减轻实体经济企业负担,落实企业税收优惠政策,降低企业税费成本;“乘”是指释放企业科技创新驱动的乘数效应,聚集一批高科技创新企业,突破一批关键技术,揽聚一批创新人才,以科技创新为突破口,引领中国企业更上一层楼;“除”是指清除过剩产能和房地产库存,完善效益低下企业退出机制。

  从国际局势来看,明年国际政治、经济不确定性将继续加大。现在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国际经济交往中要争取更多的话语权和规则制定权。唯有如此,才能将风险牢牢地把握在自己手中。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转载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017-09-2270

6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8508 次阅读    4 次回应

专家

景乃权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  1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程实:2018年,环保“严监管”将成新常态

程实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 2017/11/30 06:30 发表于  智库

严监管”不仅有利于生态文明,更在三个层面牵动改革全局,促进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稍后阅读 时长:10分钟
董希淼:2018年或是智能金融的开启元年

董希淼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兰州大学兼职教授,近著《有趣的金融》 2017/11/27 06:30 发表于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或许2018年将是我国智能金融的元年,那些在人工智能领域布局较早、具有核心能力的互联网企业和金融机构,将可能成为这一轮竞争的赢家。

稍后阅读 时长:6分钟

思客

在2018年经济工作中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在2018年经济工作中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仍然是明年经济工作中的主要任务之一。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810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