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耶路撒冷,特朗普为何突破“中东禁忌”?

发表于  12/07 11:10   约6分钟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在白宫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他已要求美国务院启动美国驻以色列使馆搬迁计划。 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2017年12月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6日在白宫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他已要求美国务院启动美国驻以色列使馆搬迁计划。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按照《纽约时报》的说法,如果特朗普这么干,是掀翻美国近70年中东政策的一大“禁忌”,巴以和平也更加遥遥无期。

  首先,耶路撒冷已是一笔理不清的乱账。

  作为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三教圣城,耶路撒冷的归属,不仅是巴以数十年恩怨的核心,甚至是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乃至基督教文明和阿拉伯矛盾冲突的一大焦点。

  1948年,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巴勒斯坦地区应分治成立犹太国和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国,耶路撒冷置于国际管辖,既不属于犹太国也不属于阿拉伯国家,但这一计划从未实现。

  以当时埃及和叙利亚为首的阿拉伯多国联军,在以色列建国第二天便越界发动挑起第一次中东战争,派兵进占耶路撒冷,但最终却被以色列军队“反杀”。以色列占领约旦河西岸本应划归巴勒斯坦约23.5%领土后,双方划定停战线“绿线”。此后近70年间,以色列和中东阿拉伯国家战火不断,阿拉伯国家全数战败,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约旦西岸基本处在以色列实际控制之下。

  1980年,以色列立法认定耶路撒冷是该国“永远的和不可分割的首都”,不过以色列也同意依据1949年停战绿线让巴勒斯坦暂时获得自治权。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也宣布耶路撒冷将是巴勒斯坦国的首都,具体要求以“绿线”为基础划定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国国界,成立巴勒斯坦国,东耶路撒冷应属巴勒斯坦国。

  但是,巴以冲突以战争肇事,期间历次矛盾激化又再以战争手段解决之,再加上域外大国的介入和干涉,可以说,除了“真理只在大炮射程之内”,双方共识寥寥无几,更不要说互信。而耶路撒冷的归属,实际上演变成“谁抢到算谁的,谁拳头硬算谁的”,在这个问题上讲理,已是一笔理不清的“乱账”。

  不过,通过军事占领取得领土已被当今国际社会认定为非法,而且无论如何选边站队都会得罪不少人,得不偿失,此前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还是认为耶路撒冷归属应由巴以双方谈判解决,各国驻以色列使馆多设在特拉维夫。

  这次特立独行的特朗普为何选边站队?

  按照美国媒体的说法,承认耶路撒冷首都后,美国使馆将迁往耶路撒冷。然而特朗普捅这个马蜂窝其实并不意外,其动机解释起来并不复杂,并透露出更加清晰的中东政策倾向。

  2016年的美国总统选举已经证明,在社会撕裂严重的美国社会,能赢下白宫的策略,不是弥合分歧、妥协,提出一个大多数人可以接受方案,而是巩固基本盘、争取最大多数,剩下的少数甚至可以被视为应该被打倒的“敌人”。

  根据美国媒体不断公布的民调,特朗普从上任伊始对他的反对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为了稳固执政基础,特朗普必须更加向基本盘靠拢,团结手段在外交上的表现便是更加支持以色列。

  另一方面,美国的中东战略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失误颇多,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打下来,虽然推翻了反美政权,但却没能复制二战后德日模式,有效重建秩序,在中东建成世俗、“民主”且亲美的伊拉克和阿富汗,反而打出来更多恐怖分子,虚耗美国国力。过去,美国亲自上阵,通过大规模军事介入,掌控中东政策不能再进行了。

  现阶段,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接近尾声,中东地缘政治格局处在深度调整中,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动作频频,美国必须采取行动予以反制。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再造一个以色列难度太大,让“原版”以色列冲锋陷阵更靠谱一些。

  以色列堪当美国在中东的马前卒。

  极端组织虽被剿灭,战火却不会就此平息。随着“伊斯兰国”的地盘被瓜分,伊拉克和叙利亚,尤其是叙利亚已成各方武装割据之势,各怀异志。重新陷入内战其实是大概率事件,这个时候,美国需要以色列做好军事斗争准备。

  同为什叶派兄弟政权,伊朗在叙利亚投入兵力数万,力保巴沙尔政权不倒,并试图重新掌控叙利亚。俄罗斯空军精锐尽出,首在保障俄在叙利益和中东地区存在。库尔德武装趁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做大却遭土耳其猛烈打压,其他亲美府武装现在还是一盘散沙。

  这种局面下,以色列是美国最理想的代理人。首先,以色列和美国关系特殊,超越一般盟国关系,双方拥有高度互信。再者,以色列强悍的实力毋庸置疑,纵横中东数十年、敌国林立,却未尝败绩。第三,叙利亚的地缘位置、巴以冲突以及以色列和伊斯兰国家间尖锐的矛盾,关乎以色列的生死存亡。

  在未来可能再次发生的军事冲突中甚至地区局部战乱中,美国需要以色列以各种方式顶上去,叙利亚不能落到伊朗手里,即便不能推翻巴沙尔政权,建立亲美、亲以政权,也要让叙利亚长期动荡、战乱,让俄罗斯、伊朗身陷其中,不能抽身。

  考虑到耶路撒冷的归属牵动各方敏感神经,特朗普为以色列站台,支持以对耶路撒冷的主张,一来更加巩固美以特殊的同盟关系,实现更紧密的利益捆绑,二来等于将以色列推到中东地区矛盾冲突更加前沿的位置。(来源:澎湃新闻)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版权2

2017-09-1374

1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429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储殷

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  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收复摩苏尔后,中东反恐之路要如何继续?

顾正龙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07/17 06:30 发表于  国际

这仅是一场激烈战斗的胜利,如何取得中东反恐战争的胜利仍是摆在国际社会面前的难题。

稍后阅读 时长:5分钟

思客

承认耶路撒冷,特朗普为何突破“中东禁忌”?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承认耶路撒冷,特朗普为何突破“中东禁忌”?

支持库尔德人独立,再造一个以色列难度太大,让“原版”以色列冲锋陷阵更靠谱一些。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763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