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能够提升美国“经济竞争力”吗?

发表于  12/06 06:30   约7分钟

税改

由于参众两院的版本并没有本质上的分歧,因此“减税法案”的实施应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美国当地时间12月2日凌晨,经过连续几天的辩论后,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最终以51票赞成、49票反对的微弱优势通过了大规模减税法案。11月份,众议院已经通过了另外一个版本的减税法案。按照美国立法流程,未来几周参众两院将就两个版本的减税法案进行协商,达成一致后再分别提交参众两院投票,两院均表决通过后才能提交总统签署成为法律。

  由于参众两院的版本并没有本质上的分歧,因此“减税法案”的实施应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特朗普政府组建伊始就力主的美国三十一年来最大规模减税计划,离落地只有一步之遥。参议院多数党领袖McConnell在投票结束后表示,这份减税法案为提升美国经济竞争力、阻止就业岗位流失海外和为中产阶级减负提供了机遇。只是,减税真的能够提升美国的“经济竞争力”吗?

  当我们提及“经济增长”或“经济发展”时,其准确指向应当是“收入增长”——它以人均收入增长(如人均GNI)作为衡量依据,是指一个国家能长期保持人均收入正的增长率。那么,所谓的“提升经济竞争力”,无非是指一个经济体意图获得高于其他经济体的人均收入增长率。如果减税能够提升“经济竞争力”,它隐含的重要前提是:不同经济体之间的国民收入增长是“零和博弈”。且不论这一前提是否成立,由于“零和博弈”是动态竞争,那么当一个经济体降低其税负,其他经济体为了维护自身利益必然会采取同样的行动以避免出现“损失”。如此,各个经济体的税负仍然会形成新的均衡,任何一个经济体都不可能通过减税获得“经济竞争力”的提升。既然新的“税负均衡”会很快形成,减税也就不能起到“阻止就业岗位流失海外”的作用。

  可能有人会以上世纪80年代里根政府的大规模减税时期美国的经济表现作为“减税促进经济增长”的证明,但是,那时正是以美联储为代表的中央银行们确立货币政策的时期,时任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在本世纪初被他的继任者格林斯潘称为“过去二十年里美国经济活力之父”,更有人称赞其“生来就是当美联储主席的”。另一方面,富裕国家往往都是高税负国家,北欧和西欧国家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更重要的是,上世纪80年代的经济繁荣是全球性的。因此,上世纪80年代里根减税与经济繁荣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

  如此,“为中产阶级减负”就成为减税法案唯一一个有可能实现的目标。由于“参议院版”法案拟将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了一倍,大多数人的收入当然会有所提高,尽管其提高幅度有限。不过,减税会带来另外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即政府财政收入的下降。税收是大多数国家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或唯一来源,美国也不例外。在企业所得税拟下调幅度如此之大的情况下,美国政府财政收入的下降在所难免。

  事实上,按照参众两院税收联合委员会此前的分析,即便考虑到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减税法案仍将导致美国未来十年增加财政赤字约1万亿美元。问题来了:如果无法起到“刺激经济增长的效果”,财政赤字又会增加多少呢?这一点是有前车之鉴的——2012年,美国联邦政府就又一次站在“财政悬崖”(Fiscal Cliff)边上,并在2013年11月份导致联邦政府“关门风波”的发生。

  所以,减税之后,政府公共产品的供应能否保持正常水平,确实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我们把公共产品的正常供给也视为人们收入的一部分,个人所得税税负的下降所带来的收入提升是否会因为公共产品供给量的下降而被抵消,实在值得我们认真思考。

  有一种观点认为,税负的下降会增加人们的投资行为,理由是赚钱变得更为容易。这种观点,完全是未经过大脑思考的结果。因为企业之间的竞争是典型的“囚徒困境”,税负的下调会导致各企业下调产品价格水平从而形成新的均衡,企业的盈利水平也就不会因为税负的下降而提高。何来促进投资行为之说?在那些竞争不充分的行业中,尽管企业无须将价格下调至“均衡水平”从而能够获得更高的利润,但这些行业内的企业多少带有一些垄断性质,其他企业很难进入,也就无所谓“促进投资”。所以民主党批评这份减税法案主要让美国大企业和富人受益,绝非仅仅出于政治目的。

  总体而言,减税法案如最终通过,将带来以下后果:

引发全球范围内的“减税战”

  欧元区的问题本就是货币政策失效引发财政政策失效,在此情形下欧盟成员国仍然竞相调低税率,英国一年前已经宣布2020年前要将企业所得税率降低到17%。这种做法会进一步加深财政政策的失效情形,比如英国财政大臣哈蒙德就警告英国存在“严重的预算赤字”。所以一年前特普朗政府抛出“减税政策”时立即引起欧洲的极度担忧。德、法政府当时迅速发表声明,宣称此举将对本国企业造成严重冲击,德、法无法接受美国如此大规模的减税。一些高税收高福利的北欧国家也担忧此举会令他们的企业丧失竞争力。我们可以预见的是,“减税战”的硝烟就要冉冉升起。最先跟进美国减税的国家更有可能是与美国接壤并同为北美自由贸易区成员的加拿大和墨西哥。

加剧财政政策的失效和贫富差距

  财政政策的失效和贫富差距本来就是一回事,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事实已经证明,通过货币层面“劫富济贫”才是国民收入增长的终极之道,财政政策也因此而诞生并不断完善和丰富。“特朗普版减税法案”关于遗产税等有利于“富人”的改革降低了“劫富”力度,当然也会削弱财政政策的有效性,贫富差距会进一步扩大。而当其他国家被迫跟进掀起“减税战”后,全球范围内都会面临财政政策失效和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这对目前全球脆弱的经济体系不啻是一波新的打击。

  因此,“特朗普版减税法案”弊大于利,它的推行给世界带来的很可能是一场灾难。但愿美国参众两院永远不要就此达成一致,让我们拭目以待。(作者:王军平,中国人民大学PPP研究中心研究员)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版权2

2017-09-2270

1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708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伍隅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17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改革

当下,改革已成中国各界共识。改革为年满65岁的中国注入动力的同时,将为世界带来什么,我们都在期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个税改革对工薪家庭意味着什么?

胡怡建 上海财经大学教授,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 2016/08/15 06:30 发表于  热点

无论是合理税收制度还是优化税制结构,最终目标还是要更好发挥个人所得税承担起公平收入分配功能。

稍后阅读 时长:7分钟
贾康:“税负只减不增”并不意味着全面减税

贾康 著名财经专家,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 2016/03/11 06:30 发表于  财经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的表述,该如何解读这一信号在社会上引起了不小的关注。

稍后阅读 时长:4分钟

思客

减税能够提升美国“经济竞争力”吗?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减税能够提升美国“经济竞争力”吗?

我们可以预见的是,“减税战”的硝烟就要冉冉升起。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756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