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哪里崇拜“脑子”,哪里就有创新

发表于  11/16 06:30   约8分钟

  日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就创新话题发表了演讲,他的演讲表现出一个用脚丈量大地的经济学家,对中国企业和经济创新问题的深刻思考。创新事关企业成败、事关中国经济的命运,我们的创新之路需要克服哪些障碍?最该走什么样的创新路线?在演讲中,周其仁对这些问题都给予了解答。

周其仁:创新不只是好玩的、酷的事情,它关乎生存。

周其仁:创新不只是好玩的、酷的事情,它关乎生存。

  以下为周其仁演讲内容:

 

今天有多辉煌,将来压力就有多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依靠成本优势,把产品往外卖,让外汇流入进来,再买德国、意大利的机器,之后再升级,派留学生学科学。

  我们富起来的最大原因是把穷人做的东西卖给富人。但这个事到了阶段性的调整期。在高速增长当中,我们不知不觉,但成本升得非常快。今天,中国的成本在全球已经不是最优的了。

  我去年到美国看了很多“锈带”,当年辉煌的美国制造业,今天变得不怎么起眼了。当年给美国第一艘航母提供甲板的公司,今天已经垮了。面对辉煌,企业如果没有动态能力,就会有麻烦。

  我们今天有多辉煌,将来压力就有多大。所以中国今天这盘棋,就看能不能突破这个发展阶段。我们出路在什么地方?唯一可做的,是用同样的成本,去生产不同的东西,这就是我所提倡的创新。这是中国经济走到今天不得不引起高度重视的一个核心问题。别以为这只是好玩的、酷的事情,它关乎生存。

  企业家是干嘛的?是实现创新的。没有创新,任何商业最后都会惨不忍睹,变成“锈带”。

 

为什么711做成了全球的好公司?

 

  有本书叫《被误读的创新》,核心观点是,不要把创新说成好像只是天才的事,普通人都可以创新。整个中国这么大,只有马云、马化腾有想法吗?不是的。可是事后论英雄,真正影响人类变化的就那么几个人。所以我们就要研究,创新在什么情况下会发生。

  创新经常是在日常生意中发生的,但很多人熟视无睹。你看一个零售店,为什么“你活了,他死了”?同样几十平方米的空间,你摆什么,决定你的生死存亡。货摆对了,你是在卖东西;货摆错了,就成仓库了。

  711怎么做成了全球的好公司?这种生意谁不会做?关键是它做到极致了。什么叫做到极致?就是解决了这些问题:同样这点空间,到底摆什么货,销售成绩能达到最优?每天这么多顾客,店铺要解决什么问题?经营的信息处理到什么量级、精准到什么程度了?这些问题的答案,最后是能改变世界的。

  京东为什么可以上午点单,下午就给你送来?因为它已经超出人力的可能性了。这背后是原创的技术,帮助企业把成本转移走,这就是创新。所以好多创新需要企业家们认真观察自己的生意。

 

哪里崇拜“脑子”,哪里就有创新

 

  创新靠什么?靠发现,靠观察,全是脑子在运算。所以哪里对人信任,对脑子信任,哪个地方就会成为发明的集中地。

  以色列国土面积不大,人口也不多,但却有大量的高科技公司,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数量仅次于美国、中国。

  以色列人只相信一件事——脑子,脑子里知道的东西,谁也抢不走,这是这个民族的厉害之处。

  再看美国,美国人的特点是什么呢?就是创新出的产品,普通人很快就能用上。硅谷真正厉害的是反叛精神。全世界都有防不正当竞争条款,跳槽要有限制,硅谷却鼓励互相挖角。

 

让汽车飞、让瞎子看见世界,这就是创新

 

  创新首先是个精神状态,不是死的知识。我们一定要把中国人、中国企业的创新潜力挖出来。比如让汽车飞,从停车场出来就飞上去,开到顶楼停下;又如,让盲人通过舌头和“电子冰棍”,把外部的图象技术输入脑子,然后在脑子里成像,让他看见世界。这些事在我们可能觉得很离谱,但敢想的人就能尝到离谱的甜头。

  我们的资源怎么就不会往这些领域配置呢?因为没有人敢想、敢试。中国经济现在已经不允许我们靠模仿、靠批量、靠成本这条线走了。

 

从吉列剃须刀和原子弹看创新路线

 

  有哪几条路线可以实现创新呢?我们从经验来看,有上行的和下行的路线。

  最熟悉的是上行路线,从产品里找痛点,然后进行技术改进。技术改不动了,去寻找基础科学当中的新原理。常规的科学研究、创新都是上行的。

  我举个非常有意思的例子。以前,欧洲剃须刀是折叠一体的,非常贵。美国的企业家把欧洲的奢侈品变成了大众用品。吉列先生把剃须刀一分为二,刀片是一次性的,成本就可以非常低,适应工薪阶层消费者的需求。他还设计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定价准则,这个定价准则叫吉列定价原则,将刀头、刀片分开定价,这就是很好的创新。

  还有一条路线是下行路线。先从原理出发,有科学研究,然后再开发技术,最后变成产品。原子弹厉害吧,哪来的?理论研究出来的。上世纪30年代,德国科学家率先研究原子里面的能量释放,叫原子能。能不能克服关键技术变成产品,需要试,但他们在二战中没有这个条件。后来日本偷袭珍珠港,罗斯福急了,拨大量资金进行“曼哈顿计划”,最后,美国的原子弹开发先于德国。

  我看了以色列、德国、美国的创新,还得看看中国的创新,于是就去了深圳,那里全是上行路线。最后终于找到几家是下行路线的,从原理出发做创新,壁垒是非常高,追随者望其项背。

  这两条路线都可以选,一个从产品往上打,一个从原理往下打。我们要总结自己的教训,把创新的路线琢磨透。

 

搞创新,你得破除这五大阻碍

 

  创新很重要,但是创新的障碍可不小。下面讲讲什么妨碍我们创新。

  第一,中国文化中从众的问题比较突出。我们多数地方不鼓励出头文化,虽然个人可以做到创新,但是真正激发创新要有非常深刻的人文主义背景。这对我们创新是个障碍,需要解决,但平衡点很难找。

  第二,穷是阻碍创新的很大问题。因为创新是没准的,“家无隔夜粮”是谈不上创新的。我们现在很多公司为什么不敢创新?利润太薄,而且这是一个正反馈。利润越薄,越不敢创新;越不敢创新,追兵越多,利润杀得越薄。所以你永远在红海里头挣扎。

  第三,中国的发展就是后发优势,我们的思维就是追赶思维。追赶当中完成创新,这是中国今天的成像。三大互联网公司,核心技术都是人家的。QQ第一个“Q”是哪来的?以色列的一个软件。但是我们做了引进性的创新,这是马化腾的贡献。这种改进性的创新我们一定还要下功夫,但是要走到前头去,还要把追赶意识淡化,要从源头想问题,独立回答商业和技术当中的难题。

  第四,不够自信。我们要开始解放人,最重要的是解放人的头脑。你只有相信,将来才敢闯,否则越来越保守。我们要比美国的企业家有更远大的使命,对未来乐观还是悲观是会影响创新的。

  第五,组织障碍。公司都高度组织化,这是发展的基础,同时也是障碍。所以,现在创新最优单位是“群”——意气相投的一群人。腾讯怎么搞研发的?马化腾搞赛马机制,一个任务同时十几个小组,你愿意上你就上,有点名堂,再拨更多资源,很多任务不是老板提的。

  “群”里三个东西很关键:一是氛围,这群人整天到底在干什么?每一天、每个礼拜要碰撞出点新东西。二是要有一定的密度,将质量比较高的元素凑到一起,高频互动。三是文化,对生产力解放不够,喜欢令行禁止,习惯了某些打法,时间长了,惰性就会变大。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转载

2017-09-2270

5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223 次阅读    2 次回应

专家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  6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周其仁:管制不改革,城市就没希望

人口高度密集的地方一定要有规矩,这个规矩一定要有严肃性,但是随着技术、生态、观念的变化,规矩要有自我再生的能力,再生能力离不开世界各方的参与。

稍后阅读 时长:7分钟
周其仁:积分落户未必能调控北京人口

周其仁认为,积分落户不失为一种过渡的方法,但它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口调控的问题。

稍后阅读 时长:5分钟

思客

周其仁:哪里崇拜“脑子”,哪里就有创新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周其仁:哪里崇拜“脑子”,哪里就有创新

创新首先是个精神状态,不是死的知识。我们一定要把中国人、中国企业的创新潜力挖出来。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672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