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硅谷,“泡沫”是一种常态

发表于  11/14 06:30   约9分钟

  11月13日,虎嗅网发布《硅谷泡沫是一个伪命题吗?》一文,指出如今人工智能在硅谷成为热潮,使得许多公司换了个“.AI”后缀就开始以人工智能之名吸引投资,但一些有名的“独角兽”跌下神坛,也引人深思“硅谷是否正在酝酿另一个‘互联网泡沫’?”文章援引硅谷著名华人投资人张璐的观点,提出形形色色的“微泡沫”组成了硅谷,这些“微泡沫”是催化剂,让硅谷中的企业能够加速破旧立新,其中一些泡沫的破裂,恰恰是硅谷正在健康运行的证据。

科技、生活、经济已经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科技、生活、经济已经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今天的硅谷,和上个世纪末有不少相似的地方。

  那时候流行“.com”,互联网概念一上身,公司从融资到上市都顺利无比。仅在1999年,美国上市公司就多达几百多家,其中很多都在一年内估值翻番。

  如今流行的则是“.ai”。人工智能成为热潮之后,许多公司摇身一变,换了个后缀就开始以人工智能之名吸引投资。

  和二十年前一样,住在硅谷也正在变成一件越来越奢侈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这几年,美国这些“独角兽”们,表现令人揪心:曾经的硅谷神话、女版乔布斯伊丽莎白·赫尔姆斯跌下神坛,她创立的血检公司Theranos几乎成了一个笑话;Zenefits丑闻频出,大幅裁员,深陷泥潭;Magic Leap融资进行到了D轮,连一个产品都还没生产出来。

  今年十月,《纽约时报》撰文指出,不少“独角兽”通过与投资人签署的协议里插入一项规定,获取虚高的估值,即投资人给出较高估值,假如公司在上市时没有达到规定的市值,则公司会给投资人补偿股权以抹平差距。而这些虚高的估值带来的差价,最终都将由股民以及公司里其他拿到股权的员工来承担。

  二十年前,无数“.com”公司披着互联网的外衣上市,又因为没有健康的商业模式而一路亏损,引起了美国股市乃至经济的重大震荡,美联储连续降息20余次后,美国经济才有了复苏迹象。

  而近年硅谷的种种迹象同样令人警惕,从2015年开始,媒体、投资人与科技从业者都在思考:这些到底是硅谷在快速发展中出现的局部问题,还是正在酝酿中的另一个“互联网泡沫”?

 

不可同日而语的疯狂

 

  对于在硅谷度过了大部分工作生涯的退休工程师Lance Amundsen来说,这个答案是否定的。

  他并非忘记了历史,上个世纪末,他在IBM担任项目主管,目睹了硅谷的疯狂,“Siebel Systems出了一个声明,让员工别把豪车停在公司的停车场里”。他也经历了股市崩盘,操盘手好友绝望地挥着手中的股票凭证,问他“这玩意儿除了当墙纸还有什么用?”

  但在他看来,现在的硅谷和那时候有非常明显的差别。“那时候的钱像是免费的,但现在不是。”

  虽然“独角兽”们吸引的资金看起来不少,然而与整体市场的体量对比来说,它们并不显眼,数量也并不够多。

  而像Theranos、Zenefits这些真正陨落的“独角兽”们,“不管是体量、数量还是影响力,(和当年)都不是一个数量级的。”Eric Benhamou在硅谷从事了二十余年企业级风险投资,是Benhamou Global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在他看来,现在这些“独角兽”们虽然暂时还没有盈利,有些甚至在过程中倒闭了,但整体技术实力及商业模式,也比当年泡沫里的公司要强上不少。

  除此之外,这十几年来上市的条件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在第一次互联网泡沫中,创业者只需要几个专利就能申请公司,不需要达到太高的营收目标就可以上市。名噪一时的Pets.com,上市前一个财年的收入仅有60万美金,而IPO则给他们带来了超过8000万美金的资本。

  沉痛的教训后,资本市场更加冷静了。“现在的公司想要上市,营收至少需要达到1亿美金,年增长率17%,而且大多都得是盈利的公司。”硅谷早期基金Spider Capital的创始人Michael Nerril这样说道。

  而在硅谷著名华人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人张璐看来,这些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独角兽”们并没有上市这件事情本身,几乎就意味着硅谷不会再次经历泡沫破裂。

  “当年的泡沫破裂,是因为没有营收支撑的大量科技公司上市。现在硅谷在很冷静地看待这些‘独角兽’的价值,不会让它们到公共市场上去影响整个金融市场。同时真正上市的科技公司,比如Facebook、Apple,市盈率都是非常健康的。”张璐说道。

  市盈率即每股市价除以每股盈利,代表着一个企业股价与盈利能力之间的关系。一般来说市盈率越低,公司越值得投资。如今这些高科技企业巨头,市盈率基本都在20以下。

 

科技已经不可能是一个泡沫了

 

  资本更加冷静是一方面,科技的急速发展,也让“科技泡沫”这个词本身值得商榷。

  回望1999年,互联网还处于初期阶段,“.com公司”们提出的愿景,大多只存在在想象里——虽然WebVan大手笔的投资线下仓库,希望铺设生鲜递送网络,Pet.com在1999年就花了百万美元级别的资金来进行市场营销,可那时的计算能力以及市场的需求,根本无法支撑“网络颠覆一切”的愿景。

  然而在接近二十年后的今天,“在线”本身,已经带来了一个庞大的市场。

  电商行业在不断蚕食传统零售业,而众多完全构建在云端的商业模式也被证明可行。

  除此之外,计算机的运算和存储能力大增,宽带普及率不断提高,移动互联网进一步发展……这一切都在提醒我们,科技、生活、经济已经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如今,全球的创新企业里,几乎所有企业都会有科技的成分。做一个生鲜递送的创业公司,也需要算法来支持最优秀的递送路径;想要变革客服行业,也得引入AI的成分才有竞争力。

  “一切产业都在数字化……这是在过去几年里我们最看好的趋势,未来也是一样。”Benhamou Global Ventures的创始合伙人Eric这样认为。他的投资逻辑也是基于此,基本都围绕着云服务、网络安全和工业级物联网。

  不难想到,计算机早已不仅仅是一个细分领域,而正通过众多触角推动着各个产业的升级与变革。

  这也意味着,科技本身已经很难作为一个巨大泡沫而在未来迎来破灭了。

 

“泡沫”是硅谷常态

 

  但这不意味着任何形式的“泡沫”都不存在。

  以共享经济为例,“市面上能够共享的剩余空间、剩余车辆等等都是有限的,所以共享经济本身一定是一个有限的市场。”硅谷著名华人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人张璐这样说道。

  当玩家超过市场容量的时候,泡沫随之而生。在Uber崛起后,不乏模仿者,然而在美国,最终能生存下来的却只有Lyft一家。

  共享经济的其他行业也有不少玩家,最终都消失在了泡沫里。比如共享洗衣服务提供商Prim、Wahio等等,低利润率、高基础设施要求让它们的商业模式难以维系,分别于2014年和2016年宣布关闭。

  再比如如今的AI。

  张璐则表示,AI这项技术本身的一些特点,让“泡沫”更加明显。“大众越不懂的技术,越容易讲概念,因为大家也不能分辨是不是可以实现。尤其是针对消费者的一些应用,会有一些试图影响大众情绪的内容。”

  比如以“人工智能是不是要代替人类会计师了?”为噱头的众多金融AI产品,实际上能够做到的事情还非常有限。

  在她看来,AI技术最早和最好的应用方向仍是在企业级,比如医疗和工业,“已经有很明显的痛点及可观的收入”。

  AI、共享经济、前段时间的生鲜递送……这些形形色色的“微泡沫”组成了硅谷,但它们散去之后,剩下的往往是真正坚实的企业,而它们会驱动这个创新腹地不断前进。“泡沫一定不好吗?其实硅谷就是一个泡沫经济,泡沫也会永远存在。”张璐感慨道,“泡沫有它的作用——每当新兴产业出现,创业者必定要从既得利益者手里分走一些资源,泡沫在这个时候就可以作为助推力,推动新兴产业的发展。”这样一个催化剂出现后,能够加速破旧立新。而只要资本市场保持冷静,泡沫就会快速消退。

  在张璐看来,近年来的大量公司在后续融资中估值下降和公司的卖出价格低于估值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这不是硅谷正在酝酿一个危险泡沫的证明,而恰恰是硅谷正在健康运行的证据。(作者:丁诗贝)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转载

2017-09-2270

4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695 次阅读    2 次回应

专家

Thinker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24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在硅谷,“泡沫”是一种常态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在硅谷,“泡沫”是一种常态

其实硅谷就是一个泡沫经济,泡沫也会永远存在。这样一个催化剂出现后,能够加速破旧立新。而只要资本市场保持冷静,泡沫就会快速消退。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660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