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毅:和机器人共舞,人类始终是领舞者

发表于  10/26 06:30   约7分钟

李德毅:工具从来都有两面性,对科学也好,对人工智能也好,要有敬畏之心。

李德毅:工具从来都有两面性,对科学也好,对人工智能也好,要有敬畏之心。

  很多人在问我人工智能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国务院要出台《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我个人认为这里有两个层面,第一是讲人工智能作为新引擎对自身产业的影响;第二是讲AI作为加速器对各行各业的影响。

  科学技术的发展史,就是人类认识世界、改造世界能力的拓展史,实际上是劳动工具的发展史。今天,智能作为社会时代的新阶段,智能时代已经从动力工具转向发展智力工具的时候了。数据、信息、知识、价值或智能变得如此重要,我们中国的人口红利在下降,但是智能红利来了,所以我们今天在一起筑梦人工智能。

  我想用两个典型的案例来介绍,它是如何解决人类现实生活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就是AlphaGo,当然,它不是一个围棋手,因为抓棋子的人在帮忙,我们暂时把它叫做围棋脑。AlphaGo升级的速度令人刮目相看,以李世石为例,他9岁学棋,16岁拿到职业三段,26岁拿到了职业九段,用了十几年。再看看柯洁,5岁学棋,18岁拿到三个冠军,用了十几年。而AlphaGo只用了不到两三年就达到了战胜人类冠军的佳绩。这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我们深思?那就是随着围棋空间的扩大,围棋脑和人类的围棋手谁会适应得更快。

  考古学家发现4000多年的围棋历史,从12×12的棋盘,扩展到今天19×19的棋盘。对于这样一个巨大空间来说,人们突然发现AlphaGo把我们打败了。

  更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如果我们把围棋规则改一改,把棋盘再扩大一点,用21×21棋盘。程序员们只要改变一下程序的参变量,不需要花太多的功夫,AlphaGo就可以用一个21×21的棋盘跟人类下棋。而对于一个人来说,人的大脑很难应对。

  最近一个重要的事情发生了,新一代的围棋AI AlphaGoZero又把AlphaGo打败了。AlphaGoZero的系统可以通过自我对弈进行学习,可以说是无师自通,所以大众一片惊讶。

  如果程序员把AlphaGo程序跟沃森程序同时寄生在一台机器上,让这台机器同时和围棋以及象棋的人类冠军竞争,它会战胜两个人类冠军。而我们如果要真正培养一个生物人既是围棋冠军,又是象棋冠军,何其难也?

  第二个典型案例是驾驶脑。我从事十多年的无人驾驶研究,对驾驶脑已经有深刻的认识。人类驾驶员经过菜鸟期和成熟期,最后成为一个老司机,大概需要开车3万公里。

  驾驶脑版本的升级速度一定会大于甚至远大于人类驾驶员驾驶技巧的进化速度;体现群体智能驾驶上的环境适应能力一定会大于甚至远大于单个驾驶员特定场景的驾驶能力。

  拿我现在做的无人车来说,它对北京的交通地理很熟悉,我们把它叫做驾驶员的“活地图”。但如果有一天我来到了合肥,只要把驾驶脑里的地图改成合肥,那么我就会很快熟悉整个合肥了。

  对一个社会人来说,要把合肥市的地图放在脑子里,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以围棋脑也好,驾驶脑也好,给我们的启发思考是非常重要的。我的结论是工具从来都有两面性,对科学也好,对人工智能也好,要有敬畏之心。我最近一直在想,驾驶脑跟围棋脑有什么不同,我想讲三点。

  第一,对等性,围棋脑的甲乙双方是非常平等的,无论是黑子还是白子都是一样的;

  第二,透明性,因为规则很清楚,很合理很透明;

  第三,胜负判定很简单,所以这是确定性的形式化优势。而对于驾驶脑来说,要求更多更难,它既不对等也不透明,更不确定,所以我个人认为,打造一个驾驶脑要比做一个围棋脑难得多。

  我被问的最多的问题是,有一天人工智能会不会把人类打败?这个问题让我想起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是对立面的关系,男人要打败女人吗?女人要打败男人吗?这基本上是一个伪命题。将来也是这样,一群人跟他们制造的机器人,跟另一群人和他们制造的机器人形成某种程度的对立,而不是把人和机器放在一起形成对立。

  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人类认知世界改造世界新的切入点,成为先进社会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有人曾说,人工智能强则国强。如果对脑科学的研究能够提高人的学习认知效率的话,将是人类的一大贡献。

  李彦宏有一个观点,他说中国的人工智能不领先,真的说不过去。但外国人就不一定这样看了,曾有位美国的教授提到,中国拥有全球1/6的人口,却没能够拥有全球1/6的智能资源。所以,我们要提升创新驱动发展源头的贡献力量,向人工智能找生产力。

  当前人工智能冲击最大的几个行业有哪些?我认为其中一个必然有制造业。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脊梁,汽车制造业又是制造业的脊梁。全世界有21亿辆车,如果每一辆车上都需要智能语音助手,就会有很大的市场规模。

  提到教育行业,到底是“机智过人”还是技不如人?死记硬背上,肯定是机器做得比人好。很多人仍然认为教育就是知识的累加,对老师而言教育是传授知识,对学生而言,教育是掌握知识。人脑中的存量知识固然有利于发展好奇心和想象力,但是也可能会制约好奇心和想象力的发展。在信息智能时代,我们要培养学生获取知识的能力、决策的能力和创新的能力。

  现在一年级已经开始加入通识教育了,那高考应该怎么变?我提出了一个假想供参考:人工智能可以引发高考革命的第一步,即通过网络考生对话,寻找自己感兴趣的高校和专业,提交个人的学习情况,提交的信息由机器人而不是人来处理。

  如果人工智能可以检测获取知识的能力、决策能力和创新能力,那么我认为它可以进一步扩充到各行各业,包括我们公务员的考试。翻转课堂,慕课、微课、个性化教学一定会有更多的教练机器人替代教师。所以年轻的教师们,你们也要有一定的危机意识,否则你的工作将被机器人替代。教育红利是中国人口红利中的最大红利,是中国2030年成为人工智能强国的基础所在,2030年离我们并不远了。

  机器人给人类带来的影响,将远远超过计算机和互联网在过去几十年间对世界造成的改变。机器是我们人类发明的,但最后机器可能比我们强大,它将来的智慧可能比我们单个人或者一群人更强大。而我们希望自己制造机器人,而不是让我们成为美国计算机最大的市场。2030年,按照国务院的发展规划,我们的人工智能是要领先世界的。届时我们人类非常会更加有尊严,更加优雅和智慧地生活,我们会迎来人与机器人共舞的新时代。伴随着优雅的舞曲,毋庸置疑,人类始终是领舞者。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转载

2017-09-2270

1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4332 次阅读    1 次回应

专家

李德毅

中国工程院院士 /  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刚刚,两场世界大会指出了人工智能发展方向

人工智能不会造成失业,而是赋能人类。但是,人类也要学会思考自己的优势,迎接与机器的比赛。

稍后阅读 时长:6分钟

思客

李德毅:和机器人共舞,人类始终是领舞者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李德毅:和机器人共舞,人类始终是领舞者

我被问的最多的问题是,有一天人工智能会不会把人类打败?这个问题让我想起这个世界上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是对立面的关系,男人要打败女人吗?女人要打败男人吗?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580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