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商业模式在中美市场遇到的不同困境

发表于  10/10 06:30   约9分钟

  9月,在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上,有一家叫做 Bodega 的创业公司被千夫所指。这是一家开发自动售货柜的创业公司,他们的产品主打“无人经营”的互联网互动式的商业模式,将为消费者提供便捷高效的消费体验。

  Bodega的产品是一种置于室内的自动售货柜,宽约5英尺(约1.5米),高约2英尺(0.6米)。柜子里面的商品一般是不容易腐坏的食物和日常用品,它们将会被投放在公寓、住宅社区、健身房等生活区域。消费者利用相应的手机APP,即可解锁存货柜。货柜内的摄像头会自动识别并登记消费者选购的物品,自动从你的信用卡上划走相应金额。整个购买过程不需要任何人力。

  创始人相信,经过后台对购买数据的运算,可以最大程度地为消费者“度身定制”商品。也就是说,通过分析自动售货柜的销售情况,来精细地规划不同建筑内的货物配置。比如住在同一座公寓的人们可能会因为在同一个区域工作或生活有一些相似的购买习惯,或者健身房的售货柜中功能饮料和蛋白质品会吸引健身爱好者的目光。

  但这种自动售货柜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美国传统的街角杂货店的生意。最讽刺的是, “Bodega”这个词语,原本代指的就是移民在社区街角开的小杂货店。打着“杂货店”的旗号抢杂货店的生意,难免被人嘲讽不厚道。创始人之一的 Paul McDonald 回应说,自己公司并不是针对传统的杂货店,只是想探索新的商业可能。

  经过了一年的经营,尽管 Bodega 已经拿到了 Facebook、Twitter、Dropbox、Google 等公司高管的天使投资,但市场是否接受这种以科技为主导的 “无人”模式,还需要现实的检验。无论是在中国还是美国,创业者们纷纷尝试着在零售业中用机器来替代人力。这种“无人”商业模式的形成不仅有赖于移动支付、大数据分析、人工智能等科技的发展,更深层的含义是,人们都在探索,如何能以新的商业模式创造新的商业机遇?可是,如 Bodega 这样的创业项目,真的能创造更多价值吗?毕竟,在美国和中国的不同市场,对 “无人”模式的质疑已经凸显。

美国:“无人”不能替代的群体记忆和移民文化

  之所以 Bodega 公司的名字被许多人诟病,正是由于街角杂货店一直很受美国人喜爱。在社区中,街角杂货店通常营业到很晚,周围的居民可以方便地买到所需的日常用品。这种小店大多是一个家庭独立经营的小本买卖,甚至在家族中代代相传,所以也被称作夫妻小店(mom and pop shop)。有些杂货店从六七十年代经营至今,已经成为当地居民群体记忆的一部分了。

  最先报道 Bodega 公司的 Fast Company 曾写道:“如果公寓里有了 Bodega 公司的自动售货柜,居民便不用(麻烦地)跑到附近的杂货店买东西了。”这一言论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有网友在 Twitter 上发文说:“ Bodega 公司的失误在于,他们并没有想到,我们很多人都和附近开杂货店的邻居关系很好。我们喜欢这种小商店。”

  而 Bodega 自动售货柜把“购买”这一行为变成了人与机器间的互动。你面前只有一台冷冰冰的柜子,通过手机应用程序发送信号,开柜门,选购。没有人能和你聊两句天气,没有人夸奖你新买的领带,也没有人会问:“昨晚的球赛你看了吗?”

  街角杂货店在美国是移民文化的代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波多黎各和多米尼加的移民初到美国,由于职业选择受限,他们便开起了小杂货店,有的卖书,有的卖日用品,还有一些是餐馆、咖啡馆等等。在日常接触中,周围的居民和杂货店老板建立起了友好的关系。住在三楼的上班族每天傍晚都会来买牛奶,如果某一天他忘记带零钱,老板就会和他说,明天来的时候一起付吧。

  许多纽约人都把小杂货店( Bodega )当做是城市中的公共机构,就像图书馆、地下铁一样不可或缺。今年二月,美国总统特朗普一上台,便宣布了移民禁令,布鲁克林的1000多家也门裔杂货店随即停业以示抗议。这次大规模停业无疑是移民及少数族裔人群在为自己发声,毕竟在纽约的经济和社会结构中,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小店的确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如果 Bodega 公司的自动售货柜对标的是街角杂货店,那么也不难理解有些质疑声批评 Bodega 公司的所做所为:“不过是把卖给上层社会白种人的商品重新打包了一遍,放在这些自动售货柜里罢了。”

涛咖啡 (1)

阿里巴巴旗下的无人超市 “淘咖啡”淘宝会员店亮相杭州。

中国:技术革新也是对人的更大挑战

  美国并不是最先实验 “无人”商业模式的市场。近年来在中国一线、新一线城市也兴起了一波 “无人超市”、 “无人商店”的热潮。

  2015年6月6日,中国第一批无人超市在北京和杭州两地“试”营业。但这只是一次短短24小时的信用试验——杭州的一家华润万家 Vango 便利店和北京的一家全时便利店在这天“切换”成了无人模式。顾客购物之后自主结账,无人监控,支付全凭自觉。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主导了这次活动,主要目的是考察消费者的信用度,以便在未来推出无人收银、无人超市模式。

  今年6月,宾果盒子在上海投入使用。这家经营着24小时营业的无人便利店的公司在一个月后宣布完成超过1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随后,阿里巴巴旗下的无人超市 “淘咖啡”淘宝会员店也在“淘宝购物节”期间亮相杭州。与两年前的社会实验型活动不同,这次的无人商店是阿里巴巴 “新零售”战略的一步棋。自从马云在2016年的 “云栖大会”上提出这一概念之后,“线上线下融合”、“体验式购物”等概念就成为了零售业的风向标。但“无人”商业模式已经引发了争议。

  宾果盒子号称“连续运营超过180天后,总共完成5万次的交易,但是零偷盗、无损坏”。这是因为“把盒子部署在封闭管理的小区,或者高端的商务园区里,就已经把最大的风险过滤掉”。通常人们认为,生活在高档小区、商业区内的人们不会有偷、盗的行为。加之实名技术、实时监控、全智能商品识别等技术的辅助,也可以有效预防此类事件发生。

  实际上,商家现在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最大限度的规避风险,但这并不能说明消费者信用危机已经解除。一旦宾果盒子推广开来,商家还能只满足于设立在高档小区里吗?直面这一问题是迟早的,只不过暂时是躲得过去的。

  就像知乎里的一则笑话说到,“超市里没有售货员收银员等员工了,那应该叫无员工超市啊,怎么能叫无人超市呢”。没有员工会降低超市的经营成本,但没有员工又会减少许多工作岗位,这对于中国来说是好事情吗?目前来看,无人超市、无人商店的商品价格并没有由于减少的人工成本而降价。反而,处于起步阶段的这些创新项目,都因为前期实验性的成本、技术不够纯熟等原因价格更高。

  而现阶段,说“技术取代人”这样的话仍然是危言耸听。有的人担心,技术的发展会替代低技巧型的职业。从长远角度考虑,的确有这样的可能性。但目前,尽管中国人口红利正在减弱,人力成本尤其是劳动力成本,仍然达不到西方发达国家的高价格。除此之外,这些无人超市在短时间内真正做到 “无人”几乎不可能。有消费者在“淘咖啡”便遇到过机器对商品识别错误、操作不顺畅购买失败等情况。虽然收银员、售货员的岗位被机器取代,但免不了需要一些现场运营的人员,帮助消费者使用收银设备,解决可能出现的技术问题等等。

  消费者对生活中应用新兴技术的兴趣浓厚。所以,现在的创业项目一沾上“场景体验式”、“线上线下”,就准能吸引来一大批金主。涌入风口的投资,跟风创业的人们,到底是万人空巷还是趋之若鹜,至今我们不得而知。尤其是作为互联网科技与零售业的结合,“无人”模式已经成为“卢德分子”(用于描述工业化、自动化、数字化或一切新科技的反对者)的眼中钉。以硅谷为代表的技术先驱者们总想着发动大型技术革新,进而能榨取更多商业价值,但从根本上来讲,这种新的融资方式只是换汤不换药,因为它并没有创造新的商业价值,仅仅是对现有的资源、产业洗牌重组。

  或许20年、30年后,中国人口老龄化加剧,中国在国际市场中的地位由制造大国转变为消费大国,人工智能、面部识别、大数据、移动支付等技术的发展会推动消费者习惯的升级。到那时,“无人”模式是会独当一面,还是会被其他新模式取代呢?(作者:王可依 编辑:黄晔璇)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转载

2017-09-2270

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597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思客

新华网传播思想力的高端智库平台 /  25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马云无人超市来了,将颠覆我们的未来生活

有一点我们毋庸置疑,那就是马云确实给大家带来了便利。

稍后阅读 时长:4分钟

思客

“无人”商业模式在中美市场遇到的不同困境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无人”商业模式在中美市场遇到的不同困境

几十年后,当中国由制造大国变为消费大国,“无人”模式是会独当一面,还是会被其他新模式取代呢?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522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