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尚希:只有把握好风险转化的临界点,监管才有针对性

发表于  09/14 06:30   约7分钟

刘尚希

图为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峰会上作主旨演讲。查伟诚 摄

 

  如今,金融科技的发展对金融行业的安全监管、风险管控、创新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认为,经济金融化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但是,经济金融化不能过度,一旦过度就会产生反转。

  在9月13日新华网主办的第二届长三角金融科技高层对话暨新华网思客陆家嘴峰会上,刘尚希提出,宏观风险与微观风险之间不是泾渭分明的关系,而是转化的关系。只有把握好风险转化的临界点,监管才有针对性。

 

如何理解经济的金融化?

 

  一般来说,经济金融化可以从一些指标去分析。比如金融资产占GDP比重越高,经济金融化的程度就越高。从微观来看,企业资产当中的金融资产,即金融投资的占比越高,也意味着其金融化程度在不断上升。另一方面,从企业利润来源也可以判断其金融化程度。当企业的利润与主营业务偏离越来越远,而企业利润更多来自于投资,并且其投资主要来自对金融资产的投资,而不是来自于其主营业务的时候,也可以看出企业的经济金融化程度在上升。

  其实,经济金融化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我们国家进行的工业化、市场化和城镇化,都是在推动经济的金融化发展。但是,经济金融化不能过度,一旦过度就会产生反转如何理解反转?用传统概念来描述,就是“相生相克”。正常的金融化,实体经济和金融是相伴生的,是一种良性循环。而过度的金融化,金融会反噬实体经济,这就不是相生而是相克了。金融一旦和实体经济相克,就会出现我们当前存在的情况——脱实向虚,金融越来越脱离实体经济形成体外循环。钱生钱的游戏会越玩越大,这就会导致泡沫的出现,内生出各种风险。

  因此,经济金融不能过度一旦过度,就会导致经济与金融从相生转向相克的状态,从而导致整个经济的风险上升,甚至引发社会风险。现在我们说失衡是实体经济内部的失衡,实体经济和金融的失衡,实体经济和房地产的失衡。这三大失衡不断加剧,整个社会公共风险水平就会不断上升,当整体风险水平的上升再转化到微观就体现为企业成本上升、家庭生活成本上升,还有活动成本的上升。

  上半年,我们做了一个关于成本的大型调研。通过调研发现,其实成本都是风险转化的结果。当公共风险水平不断上升的时候,企业的成本就会不断上升,这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只有以降低整个公共风险为着眼点才可以真正实现降成本,从微观视角是很难降成本的。

图为第二届长三角金融科技高层对话暨新华网思客陆家嘴峰会现场。新华网 罗沛鹏 摄

图为第二届长三角金融科技高层对话暨新华网思客陆家嘴峰会现场。新华网 罗沛鹏 摄

 

谁是经济过度金融化的幕后推手?

 

  那么,又是什么在推动经济金融化呢?其实也是风险。这要结合我们社会大背景来分析。社会学家说,人类社会发展已经进入到了一个风险社会。如今,全球经济呈现不确定性,各国经济发展也处于不确定性状态。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微观主体从企业到家庭,再到投资者、经营者,面对风险的一个本能反应就是要规避风险。

  如何规避风险呢?这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问题,资产也好、财富也好,都要规避风险。这就内生出一种动力,对风险管理的需求会越来越高,企业和家庭希望社会有一个机构来承担风险管理的责任。在这种需求的推动下,银行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就自然承担了这个任务,现在我们的金融机构从过去储蓄和贷款之间的信息中介转变为风险管理者。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从微观环境来说,就是为其客户管理风险如何管理风险?金融机构通过提供各种各样的金融资产、金融工具去管理风险。通过让客户来买相应的金融产品、金融资产,就可以规避金融风险。客户的财富就不会缩水,资产可以升值。这样的金融创新在风险推动下就可以快速发展。正是有了这种风险管理的需求,再加上互联网和数字金融的助力,我们的金融创新才表现出一种惊人的爆发力。金融的快速发展,使整个经济快速金融化,因此,经济快速金融化也是风险推动的结果。

郭建伟水印-15

刘尚希:又是什么在推动经济金融化呢?其实也是风险。

什么是风险监管的关键所在?

 

  要遏制这种经济金融化过度,还是要回到风险这个命题上来。在不确定性增大的环境下,风险管理难度越来越大。要让实体资产不贬值,应该怎么办?就要置换成金融资产。所以就解释了为什么企业资产负债表当中金融资产的比例在上升,为什么企业利润来源中来自于金融投资的比重在上升。

  需要分清楚的是,市场领域的风险宏观风险、微观风险、公共风险都是不一样的。金融机构既是风险管理者,其自身也是投资者。它替别人分担风险、管理风险,但是它绝对不会像公共主体一样,替你去“兜底”,实际上金融机构也在转移风险,有的时候它也会为其自身利益考虑而制造风险。

  这样一来就需要监管。站在客户的角度来看,金融机构是一个风险管理者,而这个风险管理者本身又需要公共部门对其进行监管。因此,需要金融监管机构对金融活动、金融产品和金融创新来进行风险监管。

  过去我们认为从微观角度就可以管住风险,后来发现从微观角度管不住,所以从微观审慎变成宏观审慎。但是宏观审慎如何监管风险,世界一直都在探索过程当中,没有哪一个国家在这方面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宏观审慎管的是什么?应该是公共风险。因此,对金融风险的认识上,要把微观风险、市场领域风险与变异而来的公共风险、宏观风险与私人风险和微观风险区分开。如果混为一谈,要么会导致监管过度,要么就会导致监管真空。其实风险的区分不是泾渭分明的关系,要从转化角度来看,因为公共风险是从私人风险转化未来的。只有把握好风险转化的临界点,我们的监管才有针对性,才有效率,才可以真正把风险管住,真正做到防控风险。(编辑:王乙雯)

点击下方图片,进入陆家嘴思客会精彩专题↓↓↓

长图链接_副本

陆家嘴峰会相关稿件:

黄益平:为什么中国互联网金融能走在世界最前列

朱云来:新常态下的金融创新与风险防控

蔡鄂生:防控金融科技风险 要从细节入手

贾康:金融科技的归宿是服务实体经济升级

金融大咖谈“防风险”,怎样才能避免“羊群效应”?

圆桌对话|脱实向虚?金融如何服务实体经济

版权

2017-07-135

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7920 次阅读    1 次回应

专家

刘尚希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 /  7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财经

更加轻松、好看、有用、时尚的财经资讯及全球金融市场行情。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黄益平:为什么中国互联网金融能走在世界最前列

互联网金融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现在加强监管,把它纳入监管框架当中是有必要的,这意味着互联网金融可能会进入整顿、调整甚至是相对缓慢的发展时期。

稍后阅读 时长:11分钟

思客

刘尚希:只有把握好风险转化的临界点,监管才有针对性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刘尚希:只有把握好风险转化的临界点,监管才有针对性

经济金融化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工业化、市场化和城镇化都是在推动经济的金融化发展。但是,经济金融化不能过度,一旦过度就会产生反转。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421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