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租房到居住稳定,“安居”离我们还有多远?

发表于  08/30 06:30   约7分钟

22

“住得好”不单单是房子质量,更是与房子相关的福利制度有关。

  从初中开始,笔者感觉老家人一直在修房子。大概到大学毕业的时候,回老家突然发现,从记事起印象中就存在的那一批老房子,差不多都被钢筋水泥的新房子代替了。从父亲的描述中也可以得知,上个年代的房子也大多建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中后期,那时候人口矛盾凸显出来,父亲那一辈开始步入婚姻,住房日趋紧张,窝在一起的局面已经很难存在下去,很多水田被盖成了泥砖房,这样的房子差不多存在了二十年左右,然后陆陆续续在10年内被钢筋水泥的砖瓦房所代替,其实这差不多就是农村住房升级改善的一个周期。在这个建房周期内,第一代农民工步入城市也将近20年,积累了一定的财富,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部分成果,足以有能力在农村改善居住条件,但终究还是有部分家庭赶不上这个建房周期。

  为了改革开放的成果惠及全民,实现全面小康,帮助部分贫困农户改善居住条件成为当下各级政府扶贫工作的重要内容。“精准扶贫”的提出,“易地搬迁”的实行,就是要补齐农村居住条件的短板,让贫困户也能“安居”,这对于改善农村生活和改善农村生态环境都有积极意义,而更大的意义还在于政治方面。易地搬迁作为改善农村贫困户的一个重大举措,不光能提升农民的幸福感,也能够形成聚集效应,获得政府基础服务投资的规模效应。很明显把单个的贫困户聚集起来,统一建设高标准的生活设施,统一提供水、清洁能源的供给等,使村民的生活能基本实现市民化和实现质的提升。

  搬迁之前,部分贫困地区多是泥砖房、旱厕,家用能源多为柴火、秸秆,不仅存在安全隐患,还带来了环境问题。从“旱厕改造”到彻底搬迁,农民的居住环境有了明显改善,修建垃圾池、分类管理垃圾,青山绿水进一步提升了居住质量。这其实也得益于这几年的城乡交流,环保的理念也在向农村延伸,从住得下到住得好,农民也在打理着居住环境,也在追求装修的环保材料,对“绿色健康”的追求不再仅仅体现在吃上,也体现在“住”上。笔者在走访中也发现,在一些易地扶贫安置点内,房子都是按照小区建设的,有基本的健身设施、小花园、水电气等,垃圾也是集中处理。在和一些老农民的交谈中,他们认为,相比于以前,居住环境的彻底改善已经实现了“安居”,下一步要是能解决“乐业”问题,进一步增加农民福利,“安居乐业”就真正地实现了。

  农村有农村的短板,城市也有城市的难处,相比于农村,城市的居住面积要小很多。如果说农村“住得好”,目前最主要是包括重新建房在内的改善居住条件和环境,那么城市的“住得好”,笔者认为则侧重在住房福利的升级。“住得好”不单单是房子质量,更与房子相关的福利制度有关。

  最近广东的房产新闻很引关注。从“租售同权”到探索共有产权住房制度,广东在探索把住房福利制度进一步向普通群体敞开,通过“共有产权”相对减轻个人负担,让更多的人买得起房,通过“租售同权”,鼓励将库存商品房转化成租赁房源,刺激租赁市场。多年来的户籍制度,与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社保等基本公共服务都绑在一起,广东推进取消户口性质划分,为进一步落户城镇提供了便利。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以来,政策效应逐渐凸显,未来的住房空间需求有可能进一步加剧。特别是对于人均居住面积相对较少的城市来说,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家庭结构的变化,以及作为计划生育影响的一代,负担的老人较多,养老的压力也相对较大,住房可能进一步成为刚需,在买房困难的现实下,租房可能是较好的选择。

  当然对于有产权而对住房又不再有刚需的群体来说,特别是随着经济财富的日益富足,中高产阶层的崛起,他们对于住房的需求更多的是改善性需求,更加注重生活品质。笔者的几位朋友,在买房时更加看重的也是房屋的配套设施、学位、医疗资源、小区公共设施等等,笔者认为,对于改善需求的群体来说,小区的环境、配套设施、物业管理服务等都是首先要留意的,这部分群体已经超越了“住得下”的阶段,在追求“住得更好”。笔者现在居住的广州番禺,有个大楼盘的小区虽然房子已售空,但入住率一直不高,笔者发现该楼盘周围缺少必要的生活设施,包括商店、餐饮、运动场所等等都还没有跟进,甚至连家政服务也没有,而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笔者认为,家庭生活的服务有可能进一步向社会化迈进,这就需要更高标准的服务配套措施。

  回到那部分对住房有刚需的群体来说,除了二孩政策影响的家庭外,刚毕业的大学生进城,对于未来住房也是刚需。虽然中国社科院社会蓝皮书调查显示,有超过55%的90后毕业生选择“如果要背上沉重的房贷,我宁愿不买房”,但现实的情况是房子依旧是安全感所在。“安居乐业”得“居有其所”,在广州,笔者见多了年轻人搬房子的现象,当然他们中有部分人是为了追求更加合适的性价比,有一些是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追求更舒适的生活品质,租也要租得好一点。从寄居到居住到稳定的生活状态,绑在房子里的附加福利向更多的人敞开,向更多的“有居所”的人提供更加牢固、更加完善、更加安全的福利保障,给予刚性需求群体心理上的安全感,这有助于实现“安居”。

  不同于之前的限制需求的房地产政策,当前一些城市的住房保障制度的探索其实是在转变需求和供给方式,供需的错配其实加剧了住房的紧张,刺激了房价。而未来的城市住房,对于福利的追求会进一步加强。这样的福利供给应该足以消除刚需群体心理上的不安全感,租赁市场才有可能被进一步激活,租购同权对于租赁方权利的保护应该行形成固定的制度。在契约精神还不完全发达的今天,要保障租房的容储环境,需要政府对于租赁市场适当的干预,以确保租赁关系的稳定性,同时也要进一步提升租赁市场的盈利空间,那样才可能会有更多的商业住房转化成租赁房源。在“共享”理念日益步入普通人生活的今天,要发挥好“共享”价值,共有产权房就值得进一步推广!

  如果租住幸福,谁愿意背着那么大的房贷压力生活。只要有同质的福利,租房也是一种安居!这或许也是未来城市“安居”的一种主要形式!

欢迎关注思客微信(sikexh),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版权

2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570 次阅读    2 次回应

专家

李育蒙

媒体从业者 /  2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从租房到居住稳定,“安居”离我们还有多远?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从租房到居住稳定,“安居”离我们还有多远?

如果租住幸福,谁愿意背着那么大的房贷压力生活。只要有同质的福利,租房也是一种安居!这也或许是未来城市“安居”的一种主要形式!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337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