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将释放中长期红利

发表于  07/20 11:00   约7分钟

 

  “高楼晓见一花开,便觉春光四面来。”2005年至今,中美经济对话机制不断升级,经历了从无到有、由低至高的跨越式发展。但是,一系列基础性、长期性的重点问题久拖不决,制约了中美经济合作的进一步拓展与深化。直面这一挑战,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顺应历史任务的演进,强化了对话机制的精准性和务实性,通过着力于贸易再平衡、中美BIT协议、高新技术合作等要点,有望逐步形成全局性的机制突破,进一步释放中美经济的内生吸引力。有鉴于此,我们认为,虽然短期内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仍将产生负面冲击,但是中美经济合作的中长期前景稳健可期,值得市场保持谨慎乐观。

2222

7月18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中国企业家出席中美企业家峰会的记者见面会。新华社发(沈霆摄)

 

直面挑战,对话机制因时而变

 

  自2005年中美战略对话“破冰”以来,两国经济对话机制不断升级,蕴含清晰的发展脉络和持久的创新基因。随着历史任务进一步演进,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的举办正当其时,有望以主动变革适应中美经济的互利需求,以机制创新激活经贸合作的增长潜力。

 

图片1

2005年至今中美经济对话机制因时而变

  第一,传统框架渐显局限。2005年,中美战略对话“破冰”,首次建立两国高层对话机制。2006年,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机制形成。2009至2016年,八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相继展开,不仅将对话级别从部长级升级为副国级,更实现了合作领域的全面扩张。但是,一些基础性、长期性的制度问题始终未能得到根本解决。例如,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进展缓慢,美国对华民用高新技术出口管制并无实质性放松。这桎梏了经贸合作的发展格局,限制贸易逆差的改善空间。

  第二,历史任务再度演进。直面传统框架的局限,中美经济对话机制的历史任务发生重大变革,从两个层面提出了“全面性”的新要求。其一,从“粗放发展”到“精耕细作”。立足现有存量基础,全面补足合作短板,在细分领域中挖掘经济合作机遇,在贸易结构优化中开拓增量空间,推动中美经贸合作和新型大国关系的纵深发展。其二,从“趋易避难”到“攻坚克难”。灵活利用我国日益强盛的经济金融实力,抓住中美共同利益,解决一系列久拖不决、基础性的重点难点,加强重点突破以盘活全局,消除制度桎梏以开拓格局。

  第三,机制设计适时革新。应对全面性的新要求,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应运而生,通过两方面的机制升级,为中美经贸合作注入了新活力。第一,方向精准化。本次会议议题并未贪多求全,而是精准定位于中美经贸合作的重点难点,紧密围绕贸易逆差改善、中美BIT协议、高新技术合作等核心问题进行商议,集中力量争取全局性突破。第二,方式务实化。从初具成效的“百日计划”出发,拓展至新的“一年期展望”,推进步伐稳健有序,合作路径清晰有据,具备更强的可操作性。以中国市场深化开放和两国贸易再平衡,换取消除民用高新技术转让和对美投资的政策限制,尊重并协调了两国现实利益,以互利共赢引导合作深化,增强了对话愿景的可实现性。

 

释放活力,深化合作大势所趋

 

  得益于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机制的重大升级,两国经济的内生吸引力将得到进一步释放,进而成为经济合作前景的决定性力量。长期来看,中美经济互补性日益增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稳步趋近,中美经济合作的加速发展将成为大势所趋。短期来看,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叠加特朗普新政的不确定性,可能产生一系列负向冲击,需要充分重视和妥善应对。

  首先,长期合作动力稳步增强。从两国经济现实需求看,中美经济互补性正在增强而非减弱。虽然随着全球价值链的再平衡,中国从低位向高位迁移,不可避免地与美国产生一定摩擦。但是,在这一变革中,中国海外投资匹配美国增加就业的愿景,中国消费崛起匹配美国缩减贸易逆差的需求,中国产业升级匹配美国高新技术的优势,从而为中美经济创造了新的合作纽带。据商务部统计,在中美战略对话“破冰”十年之际,2015年中国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对美直接投资流量升至80.29亿美元,雇佣美国当地员工逾8万人,同时美国也成为中资企业海外并购的第一大目的地。其中,制造业和科研技术服务业的投资占比分别为49.9%和15.3%,位列第一、第三,准确契合了美国重振制造业和中国产业升级的利益诉求。从全球经济当前局势看,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正在趋近而非背离。当前,中美已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引擎和稳定器,携手提供全球经济治理的公共品。随着全球经济复苏疲弱、地缘冲突加剧,中美经济合作的迫切性和合理性持续增强。中美经济不仅彼此间存在“大而不能倒”的关系,两者的政策协同和合作更直接影响全球经济的长周期复苏。

  其次,短期负向冲击不可轻视。一方面,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势头不减。研究表明,当发达国家经济增速相对走弱时,美国国内更易于就针对新兴市场的贸易保护形成共识。另一方面,特朗普新政的不确定性增强。随着医改、税改和基建政策的接连受阻,特朗普的政治博弈能力大幅下降,“泄密门”事件也造成了总统信任危机。这或将加剧美国政治对立和民粹兴起,短期缓滞中美对话成果的推进和落实。

 

继往开来,合作前景顺势可期

 

  基于以上分析,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顺应了历史任务的演进,实现了对传统框架的重大升级,有望开启两国经济合作加速深化的新局面。有鉴于此,我们认为,未来中美经济合作将呈现三个重要特征。第一,对话成果转向质量优先。不同于传统框架,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将偏重于机制建设和难点突破。对话成果数量少而份量重,成效缓而影响久。相较于对当前市场情绪的提振,本次对话的中长期红利更值得关注。第二,短期风险亟待积极管理。突破重点难点的艰巨性,大国利益博弈的复杂性,叠加诸多短期挑战,可能造成部分领域合作的阶段性放缓。需要两国对外加强政策协调,对内积极预期引导。第三,长期合作前景稳健可期。即便出现短期波动,但是中美经济互补性不会减弱,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依然可信。在新机制的激活下,中美经济的内生吸引力将摆脱制度束缚,有力推动两国中长期合作的稳步发展,也将持续巩固全球经济的长周期复苏基础。因此,我们维持此前的判断不变,建议投资者对中美关系保持谨慎乐观。(编辑:熊丽君)

立场

欢迎关注思客微博,随时查看我们的最新消息。

pc文章底部

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标签:
1578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程实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研究部主管 /  7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增长点

高祖贵

发表于  国际 2015/01/11 18:07

思客

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将释放中长期红利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将释放中长期红利

虽然短期内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仍将产生负面冲击,但是中美经济合作的中长期前景稳健可期,值得市场保持谨慎乐观。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1521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