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贺铨:互联网经济跟实体经济并不对立

发表于  07/12 13:57   约8分钟

  2017中国互联网大会于近日开幕,本届大会以“广连接、新活力、融实业”为主题,而如何让互联网和实体经济相融合这一话题,又一次出现在舆论场中。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也在互联网大会上针对这一问题发表了观点。他指出百度、阿里、腾讯、华为等企业都试图在传统产业改造上发挥力量,但有时会出现有劲使不上的情况,对此,他给出了五点改革建议。

邬贺铨:互联网在实体经济里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可以有作用的,关键是怎么把它用好。

邬贺铨:互联网在实体经济里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可以有作用的,关键是怎么把它用好。

 

互联网可作用于实体经济的每一个环节

 

  互联网本身的开放性、包容性、创新性、渗透性、全球性等特点使其成为公共创新平台。实际上互联网本身会有产业,但是我更看重互联网作为一种通用工具的作用。消费应用领域,开始时企业进入的门槛比较低,所以互联网首先会在消费领域广泛应用,但是肯定会进入到实体产业里,所以说传统产业的互联网渗透肯定会发生。

  产业一般有很多环节,比如市场营销环节,互联网的技术可以渗入。大众汽车委托中国联通,从用户通信数据里分析一下什么年龄段、什么收入层次的人喜欢买什么样的车型、喜欢什么品牌、对车的内装修有什么要求?一般市场调研不见得能做到,但中国联通有这些用户数据,虽然不能把原始数据拿出来,但通过分析,可以给大众汽车提供了一个咨询报告。

  在产品设计上,互联网也可以助力产品设计。比如浙江大学和杭州汽轮机厂合作,先在网上做,再仿真,这样可以加快设计过程。据丰田菲亚特、尼桑这些国际汽车品牌估计,网上设计和仿真大概能加快产品开发速度的30%-50%。大多数中小企业是没有设计力量的,重庆有一个猪八戒网,架构了一个500万的中小企业和设计者之间联系的平台,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有设计师响应企业的设计需求。这实际上把设计资源进行了跨地域地分配。

  在生产制造过程,互联网也可以发挥作用。如印地毯,比较厚,印出来地毯的花纹容易变形,通过传感器和后台软件分析自动校正这个花纹,再往上印,这样印出来的产品质量就很好。

  常州有一个手机壳加工厂,别看手机壳很简单、很光滑,刀具做不了几十个手机壳就会磨损,不换的话质量就得不到保证,如果提前换,刀具利用率就低。通过实时传感器大数据分析,可以很好把握刀具什么时候坏,这大大节省了成本。

  在运维管理方面也需要信息化的应用。三一重工出厂了很多施工机械,施工机械究竟每天开工怎么样,决定明年市场好坏。如果卖出去给用户用的施工机械今年开工不足,明年想再卖可能性就少了。而信息技术一方面可以检测开工量、判断市场,另一方面可以及时地发现是不是有机械要提前维修,避免客户的损失。所以互联网在运维上也有很好的用处。

  在生产组织上,青岛红领通过大数据积累了很多西服样式库,用户可以在里面选择修改设计、选择面料;企业收到你的订单后,自动排版、剪裁、个性化生产。虽然个性化组织生产成本比批量化要高10%,但是这样一件西服卖出来价格可以比一般贵一倍。过去需要按用户规定量出尺寸,现在手机正面、侧面拍一下,再把身高标上去,合身的衣服就出来了。

  物流管理上,一个贵阳的企业,把几百万货车司机和50万货车车主在平台上关联起来。过去货物从贵阳运到北京,来时有货,回程是空车。现在通过智能配货,一年能给司机节省500亿的燃油费用。

  再过几个月就是“双11”了,阿里能不能在双11之后马上将商品送到用户手里,也要依靠互联网。我曾经跟马云谈过,他说双11之前很多人会在网上把想要购置的商品放到购物车里,分析放到购物车里的商品是什么,知道你可能要买什么,就把货预先配到你附近,最后剩下的物流就很短了,就能保证物流速度比较快。

  产能配置上,现在都说产能过剩,阿里搞了淘工厂,把很多服装生产企业和服装设计师结合起来。有很多服装设计师有创意,但本身没有生产能力,很多服装厂有生产能力,但是没有订单。淘工厂把它们配起来,让资源得到很好地应用。

  售后服务上,沈阳机床厂的I5智能机床,现在不卖,谁需要试用,可以把这个机床拿去,按使用小时收费,把客户的初始投资成本省了,完全以服务支撑。

  互联网在实体经济里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可以有作用的,关键是怎么把它用好。

 

需要五个方面的改进

 

  我去企业做一些调研,发现信息领域比较热,百度、阿里、腾讯、华为等都希望在传统产业改造上发挥力量,但是好像有劲使不上。而传统产业中,一些有实力、有技术力量、有资金的企业,自己也做了一些信息化改造的探索,但大多数的中小企业还在观望,因为数字化转型不是简单有钱就能买来的,关键是没有通用的软件和设备能用到所有行业中,信息技术需要改造。基本上同一个行业,德国汽车产业跟中国汽车产业经营组织方式也不完全一样,所以购买的技术也要改造。而我们很多企业虽然在传统行业中是领头羊,但是在信息技术方面是有差距的,本身的力量不足以支撑它自己把买来的技术消化掉。

  对此,我有五方面改进建议:

  第一,人才。我们需要两栖人才,既懂新的技术,又懂传统产业。国外怎么样?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是想去买一些技术来,自己转型。波音公司在设计生产飞机用了8000多种软件,市场上只买了1000种,7000种是自己开发的。通用电气公司是生产发动机的,可是做软件信息服务的收入远远超过卖发动机,人家是大企业转型,转型完了,具有两方面的人才可以做推动“两化”(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而中国在这方面现在是有缺陷的。

  第二,技术服务。我们不但缺技术,但更重要的是缺少一种第三方的服务,帮助企业改进技术。我认为,未来的产业,生产型服务业可能比本身生产产品来得更重要、影响更大,这方面我们与国际相比也有差距。

  第三,安全。我们现在整个企业不连网还好,一连网,如果信息安全没跟上,最后带来的危害就更大。而这方面不能仅靠企业本身,还得有国家强有力的安全支撑。

  第四,改革。凡是转型都会产生新业态,如果我们用老规矩去管,肯定是要把它扼杀掉的。一些新的业态用老的规矩去管,可能是有问题的。我们要推动企业转型,首先政府要转型,有没有政府创新,是我们“两化”融合的关键。

  第五,法律。如果没有相应法律保障,很难推动“两化”融合。这里有很多新的法律法规问题,包括数字交易诚信环境如何建立等,否则数字化以后,整个过程很多时候是智能化的,诚信保障很重要。

  我有一个例子,一个波士顿咨询公司评价我们数字互联网的贡献,认为2016年在G20国家里,中国互联网贡献率为6.9%,仅次于英国和韩国,排在美国5.4%之前;麦肯锡评价2013年中国互联网对经济的贡献率4.4%,美国是4.3%。他们都是从支出的角度来看在互联网方面投了多少钱,但埃森哲的评价是从人力资本出发的,评价美国的贡献率是30%多,经合组织成员国是20%多,中国只有10%左右。在这个软环境上,我们差距不少,这值得我们反思。

1465269760.6357

3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8048 次阅读    3 次回应

专家

邬贺铨

中国工程院院士 /  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互联网

站在前沿,领略前沿,驾驭前沿。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新经济是虚实结合,并非你死我活

从美国新经济概念来看,人为的把经济分为实体和虚拟并不妥当,而这一认知的错误,将本已经融为一体的新经济,给不合理的割裂成了两部分。

稍后阅读 时长:7分钟
毛大庆:未来这五大领域将会发生趋势性变革

未来社会,当然不只有物理世界,而是一个复杂的多系统融合的体系,包括政治系统、经济系统、文化系统等。

稍后阅读 时长:7分钟

思客

邬贺铨:互联网经济跟实体经济并不对立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邬贺铨:互联网经济跟实体经济并不对立

百度、阿里、腾讯、华为等都希望在传统产业改造上发挥力量,但是好像有劲使不上。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099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