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占领地球,人类如何逃生?

发表于  07/10 20:34   约11分钟

  人类和AI将是一种怎样的关系?它最可怕的地方是什么?《未来简史》作者赫拉利认为AI可能加剧人类社会分化。

 

2

 

最可怕的是,AI可能加剧人类社会分化

 

  何润锋:赫拉利先生,六个星期前,阿尔法狗战胜了中国围棋第一人柯洁。您得知这一消息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您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赫拉利: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觉得这只是一个事实。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我们必须向前走。我们应该去想:好的,AI (人工智能)已经比我们聪明了,我们应该做什么?有了AI的帮助,我们希望创造出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何润锋:人人都在说AI。您觉得AI发展到相对成熟的阶段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人类和AI将是一种怎样的关系?

  赫拉利:这取决于我们。技术并非决定性因素。使用同一种技术,却能创造出完全不同的世界。对于AI来说也是一样。或许AI只能被很小的一部分人利用,又或许能够造福千千万万的人,这也许是当今世界的最大问题。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取决于我们人类自己。

  何润锋:如果AI技术发展成熟,您觉得它最可怕的地方是什么?

  赫拉利:最可怕的地方在于,AI可以控制人类,决定的发出者将从人类变成电脑。当你要做出人生中的重大决定时,你会更依赖AI为你做出决定。

  何润锋:您的意思是,即便全世界70亿人联合起来,都无法战胜AI吗?

  赫拉利:我认为人类并非在与AI作战。人类和AI的关系更像婚姻,但每对夫妻都会面临同样的问题:两人之间谁是更强大的一方?所以回到人类和AI,我认为人类会分为一小部分精英,和其他绝大多数普通人。危险在于,AI会让一小部分精英人群更强大,而同时绝大多数人就会失去一切能力。因此,问题并非在于AI会打败或主宰人类,而是一小部分人将主宰其他人。

 

4

 

AI来了,人类将普遍面临失业?

 

  何润锋:我们来谈一谈就业市场的问题。人类目前的职业中,最先被人工智能取代的会是什么?

  赫拉利:无论是体力工作还是脑力工作,只需要单调工作的职业,不需要创造性和灵活性的职业,都将被取代。因为这些职业的思维是AI最容易替代的。

  何润锋:我记得您说过,考古学被AI取代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为什么?定义一种职业是否会被取代有什么标准吗?

  赫拉利:如果你把考古学家和卡车司机做对比,那么就会发现考古学家要比卡车司机更需要创造力。但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如果要用AI取代考古学家,需要投入大量金钱。如果将一种职业自动化后能省下的金钱越多,那么这种职业被自动化的可能性就越大。

 

创造性弱的职业最可能被AI取代,调查记者不会失业

 

  何润锋:那么从1到10,下列工作被AI取代的可能性分别有多大?从1到10,10是绝对有可能,请依次评分。

  赫拉利:好的,我想说我不是预言家。我不能确定一定会发生什么,我只能给出一个估计的结果。

  何润锋:好的,我们只是估计,只是猜测。第一个:农民。

  赫拉利:很有可能。9或10。

  何润锋:建筑工人?

  赫拉利:取决于哪一类别。不过对大多数建筑工人来说,8或9。

  何润锋:医生?

  赫拉利:大多数医生也是8或9。

  何润锋:律师?

  赫拉利:对于需要创造力的律师,还是需要人类来做。对于医生来说也是一样的。如果你不舒服去找医生,想让医生对你的疾病做出诊断,这种医生会被取代,因为这样的工作很容易。但如果需要医生研究癌症,研发一种新药,那么这种工作非常需要创造力。而且我认为再过30或40年,这种医生还是需要人类来做。

  何润锋:那么记者呢?

  赫拉利:有的记者只是报道体育新闻,撰写非常简单的文章,报道一场足球比赛之类的事情。这种工作即使在今天,AI也开始在做了。而非常有创意的、非常复杂的调查研究性报道,需要进行采访,或者需要揭开一些掩盖的丑闻,这种工作还是需要人类来做。

 

AI无所不能,很多职业将会下岗

 

  何润锋:老师呢?

  赫拉利:大多数老师都会被人工智能取代。当然,顶尖的领域老师依然需要人类。

  何润锋:演员呢?

  赫拉利:我觉得演员很有可能被取代。

  何润锋:那时尚设计师呢?

  赫拉利:7或8。

  何润锋:好的,那么警察呢?

  赫拉利:8或9。

  何润锋:最后一个职业,士兵呢?

  赫拉利:我觉得大多数士兵是8或9。

 

AI如此强悍,我们的孩子学什么才好?

 

  何润锋:看起来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同时未来也可能出现很多新兴职业,您能给我们举一些例子,说说未来五十年内最炙手可热的职业会是什么吗?

  赫拉利:这一点我们都无从知晓,这是一个大问题。告诉大家什么职业有可能会被取代很简单,因为我们知道如何成为士兵、建筑工人,但是未来会出现什么样的新兴职业,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现在的预测能力。这就是现在出现教育危机的原因。因为我们不知道应该给校园里的孩子教授什么。

  何润锋:但是无论如何,AI的进步确实在改变工作市场和知识需求。问题是,您认为我们的孩子最应该学哪些课程呢?

  赫拉利:我们的孩子最应该学的就是如何保持弹性思维,如何维持心理平衡。因为现在我们唯一知道的是未来肯定会跟现在大有不同,而且改变的步伐也会越来越快,因此他们一生中要不断面对改变。

 

过度依赖AI,人类会丧失感知能力

 

  何润锋:听上去很有趣。但是我有一个问题,如果AI能解决大部分问题的话,我们还需要身体和头脑吗?与AI相比,人类的最大优势在哪里呢?

  赫拉利:这取决于你站在谁的角度看问题。如果从大公司、从经济体系的角度来看的话,大多数人确实变得毫无用处,没有价值。但是就人类自己而言,他们仍然珍视自己的生命,他们的亲朋好友仍然重视他们。

  何润锋:如果AI发展到足够成熟的地步,会产生意识和情感吗?

  赫拉利:并不是全无可能,但是我觉得不太现实,目前我们没有发现计算机有任何会产生意识的迹象。它可能会发生,但是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计算机会产生意识。所以AI发展的危险之处在于,和祖先相比,人类的意识退化、能力降低,一切都依赖电脑和机器人。

 

5

 

人类进化成智神后,将秒杀超人、可直可弯

 

  何润锋:什么是您说的“智神”(Homo Deus)?这和我们现在的器官移植,或者机械手有什么区别吗?

  赫拉利:智神包括你所说的(器官移植和机械手),但还要更进一步。今天我们吃药主要是为了治病,比如一个人生病了或者发生事故,他就吃药来恢复健康。而智神不是为了治疗患者,而是提升健康者的机能,获得我们本身不具备的能力。

  何润锋:智神能够像超人那样自由飞翔吗?

  赫拉利:当然,而且智神还能做一些比超人更厉害的事情。他可以存在于网络空间,或者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或者不存在于任何地方。超人还是被限制于某时某地,如果他在这儿,他就不能在那儿。智神则可以将大脑连接到电脑、互联网,你可以随时存在于多个地点。

  何润锋:智神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性别或者性取向吗?

  赫拉利:性别与性本身的含义会改变。过去,性别与性的含义相对稳定。比如说我是男是女、是弯是直,那我就一贯如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你可以有一个不固定、可随时变化的性别和性取向。

 

人类可以长生不老,但后果将是颠覆性的

 

  何润锋:你的新书中最吸引人的一个点在于,你说人类将会长生不老。为什么?这种情况什么时候会发生?

  赫拉利:我们首先需要区分“永生”和“不死”。“永生”是指你不会死,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死不了。这是不可能的。“不死”是指你仍然可能会死,但不是不可避免的。通过正确的治疗和科技的发展,你可以无限延长人类寿命。

  何润锋:如果人类能够长生不老,那人类还需要繁衍吗?

  赫拉利:繁衍和孩子的重要性很可能将大大降低。在世界上的一些较发达国家中,比如中国、韩国、日本,很多人生的孩子不多,甚至选择不生孩子。一个世纪以前,有些家庭甚至有八个孩子,而今天一个孩子就足够了。事情可能还会沿着这个方向继续发展。随着人类寿命延长,人们利用孩子来延续自己生命的需求会大大降低。

 

长生不老有经济门槛,现实会很残酷

 

  何润锋:您同时也强调说,不论是长生不老,还是其它形式的超能力,都有一定的经济门槛。那是什么意思?

  赫拉利:意思就是,在未来新的延长生命、重建器官的治疗手段都会非常昂贵。所以,不可能世界上八十多亿人都负担得起。如果你有足够的钱,你就可以延长生命、升级身体;但如果你没有钱,你就做不到。

  何润锋:所以到时候,一个人越有钱就会越有能力、越长寿,长生不老的资本家将使用人工智能创造财富、控制“普通人”,这听上去不是很不公平吗?

  赫拉利:历史总是不公的,这是很大的危险。我不认为这是预言或者必定会发生的事实,我的意思是,这很危险。如果我们害怕这种情况,如果这听上去不公平、不公正,那么我们从今时今日起就应采取行动,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我们的生物数据正在被大量窃取,这很危险

 

  何润锋:您提出了“数据主义”这一概念,有好多大型的科技公司已经从用户处获取了大量的数据了,您认为这是否公平?我们需要怎么做才能避免技术公司对我们的控制?

  赫拉利:谁控制了我们的数据也许是当今最重要的问题了,因为数据就是最重要的资产。目前,大部分数据都是关于我们购买什么东西、去往何处、看什么节目。这些数据非常重要,但并不是最重要的。

  我们正要进入一个数据革命的新时代。生物计量传感器发明后,可以持续不断地从我们身体内部获取数据,这才是最重要的。谁掌握和持有从我们身体中获取的生物数据才是最重要的问题。这比我们信用卡记录、旅行数据和节目偏好重要得多。

  现在意识到这一问题还不算晚,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这点,因为时间已经非常紧迫。现在生物计量技术革命刚刚开始,人们已经开始佩戴这些生物计量传感器,如智能手环,甚至人体内置装置。

  一个巨大的问题就是,谁会拥有从我体内获得的数据?

  那些拥有了大量人体数据的人可以“黑”进人体、解码人体,进而操控人体。人们还认为我们生活在“黑”进电脑的时代,也有各类电影产品宣扬这一点。但事实上,我们生活在一个可以“黑”进人体的时代。谁能“黑”进人体,谁就能控制世界,这才是我们面临的大问题。

1465269760.6357

4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4572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思·锐享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38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互联网

站在前沿,领略前沿,驾驭前沿。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刚刚,两场世界大会指出了人工智能发展方向

人工智能不会造成失业,而是赋能人类。但是,人类也要学会思考自己的优势,迎接与机器的比赛。

稍后阅读 时长:6分钟

思客

人工智能占领地球,人类如何逃生?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人工智能占领地球,人类如何逃生?

我们生活在一个可以“黑”进人体的时代。谁能“黑”进人体,谁就能控制世界,这才是我们面临的大问题。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084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