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搬迁”的扶贫新模式,究竟难在哪?

发表于  06/28 06:30   约7分钟

2016年7月13日,浙江省长兴县北汤村的村舍墙壁上绘有3D画。 新华社记者徐昱摄

2016年7月13日,浙江省长兴县北汤村的村舍墙壁上绘有3D画。 新华社记者徐昱摄

  “精准扶贫”算得上是对贫困户较好的一次回馈,对于缩小社会收入差距和生活水平差距是一次有益的实践。近年来,从“美丽乡村”建设到“精准扶贫”,笔者在每次的返乡观察中见证了故乡的变化,也看到了乡民对于政府所做努力的热情歌颂。但是歌颂乡村的变化和希望,也不能忽视她的痛楚。

  这几年,“精准扶贫”深入推进,脱贫人口越来越多。“异地搬迁”作为“精准扶贫”中的一大举措,不仅承担了脱贫攻坚的部分任务,对于改善贫困人口生活和保护生态环境都有积极的意义。因为搬迁就是要把一部分生活在不适宜居住地区的贫困人口搬迁到其他地区集中安置。笔者老家地处武陵山区集中连片脱贫攻坚区,“异地搬迁”的贫困户比较多,不过笔者最近陆续收到老家的乡亲反映,建档的贫困搬迁安置户,很多都不愿意搬迁了,愿意留在老家破败的房子里而放弃新修的集中安置房。

  其实近年来,农村的生活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随着“家电下乡”和“农村淘宝”,工业品下乡进一步盘活了农村消费市场。靠消费刺激经济增长在城市日趋饱和的时候,经济消费的另一个增长点在农村,那里有巨大的潜在市场。进一步盘活农村市场,需要有大量的农民消费者,异地搬迁的一大功效应该是进一步提高农民生活水平,驱动他们成为经济发展的消费者。

  对于农民来说,生活方面愿意消费大型家电等工业品,但自给自足那部分也应保留。换句话说,农民愿意花钱去买台冰箱或者空调,却不愿意去菜市场买颗白菜。为什么呢?因为白菜是属于自给自足的那部分。这其实也是百姓很平常的想法,他们愿意攒“大”钱去买大件商品,而不是每天花小钱去逛菜市场。这其实就是不愿意搬迁的第一个原因:种菜的地没有了。先不说老人的安土重迁,对于一辈子与土地打交道的农民来说,种田经验丰富,但其他的经验很少。新的集中安置地多是在城镇或者乡镇集中区,土地珍贵。搬迁过去,意味着自给自足的这部分不可避免地放弃,这其实间接地增加了生活成本。如果没有乡镇企业或者外出务工解决收入问题,集中安置后的生活成本会大幅度地增加。并且随着脱贫攻坚任务的加快和脱贫时间的限制,有些地区出现了所谓的“强制脱贫”。而把是否搬进新房作为是否脱贫的一个标准也并不完全合理。如果仅仅把搬进新房等同于脱贫,而不考虑后续生活问题,那还不如待在老房子享受国家“低保”等政策。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现实生活中的搬迁困境。

  “精准扶贫”中的“精准”除了识别精准外,笔者认为更多的精力应该放在行动精准上。在具体的搬迁实施过程中,当地扶贫部门的关怀要想不打折,就应该要考虑到百姓搬迁后生活的现实困难。而目前,在搬迁中,中央和地方也确实出台了相关的政策保障搬迁户的生活,只是这些政策在基层贯彻得不完全彻底。乡镇作为最后一级政权,最贴近百姓生活,工作繁琐而复杂,更需要处理经验和智慧。但是随着80后、90后逐步走上乡镇领导岗位,却没有足够的基层工作经验。笔者就曾听说,有百姓不愿意和一些比自己孩子还小的乡镇领导打交道。

  也有基层领导曾感叹,扶贫工作中,加班加点,百姓依旧不太理解。这其实也说明了另一个问题,宣传做得不够好。就像笔者的那些老乡,他们宁愿选择向在城里工作的人咨询,去看看国家和省里是否有相关的政策措施,也不愿意在当地咨询,这样的结果是很多质疑在基层传开。这其实也是“异地搬迁”的第二个困难:很多搬迁政策,搬迁户不了解所以也不敢轻易搬迁。

  其实,异地搬迁能消除表面性贫困,但是代际间的贫困,家庭发展性投入的差距如何化解?如何加强造血功能,精准扶贫的课题还很多。就如前文所说,百姓到了新的居住地,连基本的“菜园子”都无法保证,而对于农民来说,最根本的还是土地。异地搬迁后的土地问题该如何处理?有人的地方才有生气和耕地,人一旦离开了,土地也就还给自然了。土地虽是国有,但是农民的“使用权”也是一种资产,相比于城镇和城郊,边远山村的土地价值并没有很好的显现。“商业价值”姑且不说,生态价值如何凸显?并不仅仅是还给自然就有生态价值了?这是百姓的另一个担心:搬迁后的土地问题怎么解决。

  从与老家乡亲的交谈中,笔者了解到,集中安置的房子是全乡范围内的搬迁户聚到一起来抽签随机决定的,也就是说你的邻居可能你以前根本不认识。互联网虽然让世界变小了,但是相比于农村的“熟人社会”,重新组在一起的邻居不可避免地会带来一些问题,邻里关系的重建需要时间。并且因为安置房的建设周期,当初的异地搬迁贫困建档户的识别并没有做变量的考虑,也就是说对于家庭收人的可变动性并没有动态的测量,这样在新邻居间也会带来生活水平的差异。

  造成异地搬迁困难的最后一个原因,笔者认为是搬迁费用高。笔者了解到,要异地搬迁,前提条件是老房子必须拆。虽然笔者了解到有政策要求给予贫困户拆迁补贴,但是到基层因为种种困难,执行得并不是很好。而扶贫资金除了财政补贴外,还有部分需农户自筹。这本来也是正当的,只是有些地方对于这笔自筹款并没有很好地说明。笔者百度检索发现,不少帖子称有些地方都要求农民缴钱才能搬迁,有的地方数额还比较大,作为一笔自筹款只要耐心地解释说明,其实是不会出现质疑的。对于过高的搬迁费用,如果能更好的落实政策给予特困户一定的拆房补贴,我想很多人还是愿意搬迁的,对更好生活的向往也是农民最朴素的愿望。

  精准扶贫,要做行动上的精准,更要解决的是异地搬迁贫困户的后顾之忧,让更高水平的生活具有可持续性。欣慰的是,政府一直在努力······

(编辑:熊丽君)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4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标签:
7240 次阅读    4 次回应

专家

李育蒙

媒体从业者 /  18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如何挤掉脱贫攻坚中的“水分”?

如果不是扶真贫、真扶贫,那么国家实施扶贫战略就没有意义了。一定要把扶贫工作做实,让每一个真正需要扶持的人得到国家扶持。

稍后阅读 时长:4分钟
精准扶贫需在“可持续”上狠下功夫

精准扶贫,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可持续”,是慢功夫、细致活。

稍后阅读 时长:10分钟
汤敏谈精准扶贫:从教育抓起,不再让贫困代代传

扶贫先要从教育抓起,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目前多数二三四线城市和贫困乡村的教育质量仍堪忧,好老师留不住,教学资源稀缺。这个时候就要把互联网教育推到一线去,把优质的教育资源直接送到贫困地区

稍后阅读 时长:10分钟
缺少精准识别精准支持,扶贫的“最后一公里”很难打通

匡贤明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2016/10/21 06:30 发表于  热点

加快脱贫进程,巩固脱贫效果,防止贫困反弹,关键在于构建一套综合性的扶贫体系。这套体系,既能够动态实现精准监测,精准识别,又能够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的精准扶贫,还能够实现精准退出。

稍后阅读 时长:9分钟
五年期间收入超过贫困线是很现实的

李小云 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前院长,教授 2015/11/05 06:30 发表于  财经

到2020年,按照现行收入扶贫标准,解决7000万贫困群体的脱贫,这个目标具体是指到2020年,7000万贫困人口的年纯收入要高于现行扶贫标准的2300元(2010年的不变价格)。这个目标的实现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稍后阅读 时长:9分钟

思客

“异地搬迁”的扶贫新模式,究竟难在哪?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异地搬迁”的扶贫新模式,究竟难在哪?

异地搬迁后,整个家庭可能喝口水都要花钱,如果没有乡镇企业或者外出务工解决收入问题,生活成本会大幅度地增加。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0179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