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局|沙特国王为何三年换了三个王储?

发表于  2017/06/23 06:30   约8分钟

现任王储不仅是开国君主的孙辈,同时也是孙辈中最年轻的成员之一。

现任王储不仅是开国君主的孙辈,同时也是孙辈中最年轻的成员之一。

  2017年的夏天,阿拉伯海湾地区的政局风云变幻。中东各国同卡塔尔的断交风波还未落定,沙特又有了个大新闻:82岁的沙特国王宣布,废黜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改立王储继承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新任王储。

  这已是老国王上任三年来,换的第三个王储了。

 

权力格局

 

  1932年,今天的沙特阿拉伯建国。作为阿拉伯伊斯兰世界的“带头大哥”,沙特的政治核心,是沙特王室。开国国王是个强人,生了127个孩子(其中58个儿子);80多年过去,这些儿子们继续繁衍生息,于是沙特王室现在有5000多个王子。理论上说,这些王子,每个都有继承王位的可能——当然只是理论上。现实中,并非所有的王室成员都享有均等的政治权力和政治地位。

  如果要展开从沙特开国到现在王室的更迭和斗争史,那绝对是一出权斗大片。但按照开国国王的政治安排,核心逻辑是“兄终弟及”,哥哥当国王,弟弟当王储,哥哥去世之后弟弟继承。

  可以看出,这是典型的游牧民族继承方法,匈奴、蒙古、突厥、鲜卑等部落都是这样的方式。其好处是部落领袖始终是成年男性,坏处则是有继承权的人太多,一旦没有外敌威胁,就容易陷入内部动乱和分裂。毕竟,要等到自己的兄长去世,那还是得熬年头的。现任国王萨勒曼,19岁就从政、20岁就当省长,然后……然后79岁才当上国王。

  目前沙特王室的权力格局大致可以分为两派:“苏德里七雄”,或称“苏德里兄弟”是一派,其余的亲王则是另一派,制衡这一集团。所谓“苏德里兄弟”,是开国国王与妻子哈萨·宾特·艾哈迈德·苏德里所生的七个儿子。沙特现在的国王萨勒曼,就属于这一集团。

  就目前看,掌握最高权力的“资深亲王”数量在10至15人左右。他们身居要职,掌控着政府的核心部门,以此为依托,建构各自的权力集团,或是隶属于某一个权力集团,实现对外交、军事或内政等某一个领域的控制。而即使沙特国王拥有绝对的权力,但沙特王室内部以各直系亲王为代表的多权力集团局面也一直存在。

  听起来枯燥吗?没关系,这只是背景知识介绍。高能的来了——前面的国王、摄政王们轮来轮去这么多年之后,现任国王出手了。

  两年内,他换了三个王储。

 

换人

 

  前任国王离世前,把自己的心腹、开国国王最小的儿子穆格林立成了第二顺位王储。和“苏德里兄弟”不同的是,穆格林的母亲政治背景不深。

  然后,萨勒曼国王即位后三个月,就把这位王储废掉了,断绝了这位异母兄弟上位的可能。之后,他把堂兄之子穆罕默德·本·纳伊夫(就是刚刚被废黜的那位)立为王储和内政部长,自己最看重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立为王储继承人(副王储)兼任国防部长和国王办公室主任。同时,成立由穆罕默德·本·纳伊夫领导的政治和安全事务委员会,而取代此前由班德尔·本·苏尔坦亲王主导的国家安全委员会。

  换句话说,本来王室的权力是在“苏德里兄弟”和其他分支之间交替,但这一来,王室里的“苏德里支派”就牢牢掌握住了国家权力。

  但是隐患依然存在:一旦苏德里集团确立垄断地位,集团内部再次分化成不同派别,沙特原有的继承纷争则会继续在他们之间上演。同时,由于现任国王年事已高,一个正当盛年的王储和年轻有为的副王储之间,难免对王位继承互有算计。

  于是,就有了当下的新闻。现任国王不仅把权力递交到了“苏德里兄弟”派手中,更准备把王位传给自己的亲儿子,打破“兄终弟及”的古制。

 

两个穆罕默德

 

  本来,在这场沙特王储和副王储的王位争夺战中,西方国家是历来青睐本次被废的王储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的。

  纳伊夫一度拥有优势:不仅更成熟年长,而且早年留学美国,还在FBI干过,跟美国关系紧密。在担任沙特内政部副大臣期间,他长期与西方国家保持合作,是美国中东反恐政策和情报支持的坚定拥护者,被西方同僚称为 “反恐王子”和“间谍专家”。

  而新任王储、国王的儿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呢?30出头(沙特从未公布过他的真实年龄,外界推断为32岁),西方的印象一向是“冲动,冒进”——当然这种印象也不是没有原因。这位30出头的年轻王子被委以经济改革和国防重任,同时还是沙特最大的钱袋子、沙特阿美石油最高委员会主席,更曾经亲自开着战斗机,飞到也门空袭胡塞武装。

  但在坐稳王位三年后,德高望重的现任国王萨勒曼早已拥有绝对权力,且扶持自己儿子继位的意图明显。阿拉伯世界早就盛传,纳伊夫王储被废黜只是时间问题。

  这时候,搅动海湾政局的最大变量出现了:特朗普入主白宫

  通过巨额的军备贸易和对中东地区格局的共同谋划,沙特时任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和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成为了特朗普所依赖的地区盟友。还记得上次萨勒曼国王带着500多吨行李、2架镀金飞机舷梯、1500多人的随行团队在亚洲巡回访问了一个多月吗?彼时,他的儿子穆罕默德正在美国见特朗普呢。

 

大变局

 

  前文已经说到,这是对“兄终弟及”制度的打破,因此绝对称得上是重磅新闻。

  从建国至今,这一制度一直得到沙特王室的遵守。其构建的权力制衡体系,也避免了权力滥用,确保了家族稳定。但是,当第二代亲王纷纷老去,甚至出现在任王储连续去世的情况下,兄终弟及制已经显得不合时宜。如何延续有效的继承制度,或者说如何将第三代亲王引入王位继承序列,成为近年来一直困扰沙特王国的问题。

  此次更换王储,无疑彻底打破了这一制度——这意味着,权力从以前在老国王直系在世儿子中平行继承,变成现在“父传子”的垂直继承;这也意味着,王室基本制度第五条“国王和王储不能出自阿布杜·阿齐兹子孙中的同一支系”(权力制衡)的规定,最终将被更改。

  同时,王室继承制度中的长幼顺序也被颠覆。现任王储不仅是开国君主的孙辈,同时也是孙辈中最年轻的成员之一。如果说2015年萨勒曼国王即位,意味着苏德里集团在王室中的权力垄断,那么如今其子成为王储,则意味着沙特王位从此转为在萨勒曼家族内部延续。

  那么,这一变局,对地区局势又将有何影响?

  影响很大。不夸张地说,新王储的诞生,不仅将改变沙特国内政治的面貌,也将改变整个中东地区的面貌。自从担任副王储和国防部长以来,他就显示出惊人的抱负。从立志改革沙特经济结构的“2030愿景”,到在也门开展沙特史上最大军事行动“决断风暴”,这位年轻王储,无疑准备为沙特王国开启全新的地区政策。

  首先,以近期和卡塔尔断交为标志,沙特王储和阿布扎比王储的重点打击对象,就是在2011年地区动荡后崛起的政治伊斯兰势力。

  其次,为了配合美国特朗普政权的中东政策,沙特和阿联酋会加快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并彻底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与激进反对美国和以色列的革命潮流不同,沙特和阿联酋将提出对伊斯兰思想的中正解读,并积极融入美国所主导的地区秩序中。

  或可预见的是,随着沙特权力格局的变动,阿拉伯海湾地区的“沙特-阿联酋轴心”正在逐渐形成。在他们的合力之下,也门或将在分治的情况下止战,利比亚重新回到卡扎菲旧部的掌控之中,美国及其阿拉伯盟国与伊朗的冲突则可能进一步加剧。(作者:瓦斯帕夏,研究中东的政治学博士)

2017-06-0748

59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0459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侠客岛

但凭侠者仁心,拆解时政迷局 /  2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连遭多国“拉黑”,卡塔尔能否破解外交困境?

此次“断交风波”因何而起?未来海湾国家之间的嫌隙如何弥补?卡塔尔能否打破当前外交困局?

稍后阅读 时长:7分钟

思客

解局|沙特国王为何三年换了三个王储?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解局|沙特国王为何三年换了三个王储?

如果说2015年萨勒曼国王即位,意味着苏德里集团在王室中的权力垄断,那么如今其子成为王储,则意味着沙特王位从此转为在萨勒曼家族内部延续。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20004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