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到拔尖创新人才,三位教育专家为何都称赞印度?

发表于  06/13 11:01   约11分钟

在《参事讲堂》圆桌对话环节,专家围绕创新人才展开精彩讨论。新华网记者郭建伟 摄

在《参事讲堂》圆桌对话环节,专家围绕创新人才展开精彩讨论。新华网记者郭建伟 摄

  在6月9日以“创新人才教育”为主题的《参事讲堂》上,国务院参事、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钱颖一,原国务院参事、实验二小教育集团总校长李烈和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围绕创新人才教育展开了一场精彩的讨论。现场气氛热烈,金句频出,快来看看他们都说了什么吧!本次讲堂由国务院参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和新华网思客共同主办。

本文根据实录整理而成:

 

短期功利主义不可取,学生的思辨能力比丰富的知识更重要

 

思客:

  有数据显示每年考到清华当中的学生有40%-50%都去了清华经管学院,有人说这是一个功利的学院,想请教钱颖一教授,您怎么把功利学院进行了非功利的教育,尤其是在创新人才培养方面?

钱颖一

  应该说很多,我们没有办法改变社会环境。有的学生报考经管学院是因为对经济管理感兴趣,也有的学生是因为周边环境,中学的校长、班主任、家长会说考了这么高的分不报清华经管学院不就亏了吗?这背后有一些功利主义在里面。

  作为教育者,我们在本科教育中有两个理念,第一是培养每一位学生成为有素养的现代文明人;第二是创造一种使杰出人才能够脱颖而出的环境。关于创新人才教育,我很少用“培养”这个词,而是“教育”,因为 “育”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不仅仅是教育,还包括环境等因素。

  我做院长以后观察到,确实来经管学院读书的学生相对于其他专业功利的取向更重一些,所以我们采取的关于通识教育、个性发展这样的本科教育理念就受到一些学生的不理解。他们会觉得,在市场竞争的环境下,别的经济管理学院在大学一年级时就有很多实用的课程,而我们学院上西方文明、中国文明、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这样的课。这样在大学二年级找实习工作的时候会处于一种劣势,特别是在问一些技术性问题时形成很大压力,所以短期功利主义包括文化因素、市场压力、家庭压力以及个人的价值取向,它是一个综合因素。

  但是我也发现大家对这方面的判断是随着年级和毕业时间的上升而变化的,大学三年级、四年级的学生对通识教育课程的价值判断高于一、二年级学生,因为他们有更多的经历,比如外国学生和三、四年级学生聊天的时候,他们一般不会问技术性的问题,而是中国以及世界的事情,以及你对现在和将来的看法。

  毕业四五年甚至十年的学生,他会说为什么当时我学的这样的课不够多,甚至建议我们学校应该多开一些这样的课,而一、二年级的学生不知道这个好处。找到一个好工作,取胜的关键不是看这个学生学了多少金融知识,而是更看重他在学校里学的心理学概论,特别是关于批判性思维与道德推理中的思辨能力。

  当然我讲的还是功利的东西,但是从短期到长期,再从长期到更高的追求来看可能就不那么功利,我们确实非常努力在做这件事情。

IMG_0743

钱颖一:关于创新人才教育,我很少用“培养”这个词,而用的是“教育”。新华网记者董博越 摄

IMG_0704

思客

  您怎么看待这种做法的效果?

钱颖一

  我一直觉得大学会影响学生的一生,不只在找工作方面,特别是一些像我们这样的学院。所以在这个方面对我们提出了具体的挑战,因为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很难度量,即使度量出来了也很难说是学校的贡献,中间还有其他因素,这确实给学校、老师和学生都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教育跟企业不一样,全世界都有这个问题。

 

在硅谷,印度的拔尖创新人才为何比我们多?

 

思客:

  很多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创新型人才,我们看到有这样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当前的基础教育在某种程度上扼杀了孩子的创新能力。另一种观点是美俄专家认为我们的学生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他们的创新能力在国际上对比还不错,而到大学三年级、四年级时反倒和国际上有了差距了。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观点?

钱颖一

  我们的本科生甚至研究生在前期时都学得很好,所谓学得好我刚才在演讲中也提到了,我们的教育方法是在学习上投入的时间多,大量做题,还有死记硬背,包括学生参加数学竞赛,靠时间积累,很多题的类型是看过的。所以我刚才举了人工智能的例子,机器看过的题型很多。我不能说这具有创造性,只能说看到题的类型多,学的知识多所以积累多,这不是完全没有用,但是它对创造性来讲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因素,很多更大的因素在后面。而我们的学生往往是拿到博士学位后,在真正需要创造性地写论文时,这个优势反而没了。

李烈

  在国际上,我们学生的创造思维和创造能力相对来讲是短板,这是必须要承认的,否则也不会有“钱学森之问”了。前不久有消息说国际上一些名牌大学不想要中国的学生,原因可能是我们的孩子在专业知识和专业能力上没有多大问题,但是在今天这种时代,会感受到他们的思维相对僵化,比较窄,而且比较偏执,在与人沟通和人文情怀方面比较弱,所以非常高端的企业很少要中国的毕业生。

  我也曾看过一个材料,硅谷的公司有3位来自3个国家的实习生,分别是美国、中国和印度。每天美国的实习生把他的任务做完了下班就走,但他比较能够与别人聊天,聊起来侃侃而谈;中国的实习生相比之下是做得最好的,也是最努力的,但是他不太爱讲话;第三个是印度的实习生,他不如中国的实习生做得那么精细,但总体来讲做得也不错,他最大的一个特点是特别爱问问题,而且很善于沟通和表达自己。实习结束之后,人们对印度的这位实习生评价最好,综合评价中国的这个孩子不如印度的。

  很多需要创新人才的公司,其实更看重的是少言寡语、踏实之外的其他能力。但总体来讲,我们中国的孩子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成人了,相比之下在这些方面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推动创新人才,要适应和面临很多挑战。将来人工智能能够取代人的是什么?凡是工具性的和逻辑推理的它都能取代,但唯独不能取代人的是情感,是一种自我意识,它要能取代就太可怕了。

  因此面对未来这个时代,无论将来做什么工作,人最应该需要的,和个人幸福指数相关的其实是什么?不是数理化的东西,而是人文以及其他的方面,个人的追求、兴趣和激情,在结合自己的天赋和毅力,这样的人比急功近利的人要幸福很多。

  整体来看必须承认我们在这方面有短板,教育必须改。

杨东平:

  我们的教育在创造性培养上有很大的欠缺,这是一个基本事实,应试教育的危害不仅仅是在创造性人才的培养上,更重要的伤害了青少年的身心和人格健康。

  在现在的基础教育当中,首先要培养出一个好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的概念已经消失了,从小就是竞争,它离真正的教育已经很远了。所以到了大学教育、博士生乃至就业,弊端就暴露了出来。如果一个人没有自己的个性,完全听命于别人,或者说完全不是从个人的兴趣爱好出发去学习,这样的人是走不远的,不管他上的是清华、北大还是哈佛和耶鲁。刚才讲的为什么国际上的一些名牌大学不愿招中国学生的原因就在这里,没有后劲,发表论文的时候就落后了。美国排名前10的商学院,中国的博士生几乎很难到那里就职,但是这些顶尖商学院的院长有6名是印度裔,这个差别是非常大的,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

钱颖一

  这一点我有亲身体会,我在美国三所大学任教10多年,在硅谷工作生活了15年。我们和印度比确实有很多强项,基础设施、经济发展,包括基础教育等等,但我们也有很大的短板或者弱项。世界顶级的商学院中有很多是印度裔,包括哈佛商学院院长。硅谷的科技巨头比如谷歌和微软的CEO也是印度裔。这些印度人跟我的背景类似,我是在中国念本科,到美国念研究生,他们也是在印度念本科,到美国念研究生,我们是一代人,然后进入商学院或者商界等等。

  现在清华毕业生在硅谷可能有1万多人,都是很好的工程师,他们都做了很大的贡献,但是并没有出现拔尖的创新性人才。

 

没了好奇心和求知欲,就输在了“起跑线”上

 

思客

  我们知道钱院长在清华经管学院,特别是在创新性这方面的改革特别成功,如果您和李烈校长换个角色,您觉得基础教育怎样做会更好?

钱颖一

  如果把我放到李烈校长的角色中,我不仅要接受她的工作还必须要接受她所受到的制约因素。比如我们的学生在找工作时,不存在找不到工作的问题,问题在于要找到好工作。放到小学,有小升初的问题,放到初中有升高中、考大学的问题,这种制约因素摆在那里,必须要考虑,我们只能在这种制约因素下做改革。

思客

  有的家长现在有这样的焦虑:如果我的孩子不去上补习班可能就上不了实验二小,上不了清华大学,去的话又给孩子造成很大压力。因此大家都在面临现实和理想中的抉择时选择了屈服现实,您怎么看这个问题?怎么理解“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句话?

钱颖一

  我很希望大学生在早期时受到好的教育,我遇到的学生都是从18岁开始进入大学,从18岁以后,尽管可能投入改变的成本很高,但是我们也尽量努力来做。我非常希望12岁以前的学生在小学时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

IMG_0991 (1)

李烈:将来人工智能唯独不能取代人的是情感,是一种自我意识。新华网记者董博越 摄

李烈

  我觉得小学还好,起码小升初没有考试了。我们刚才讲的是教育内部,就教育说教育,其实这真的不仅仅是教育内部的事,是关系到整个社会机制体制的问题。现在的教育有人说和高考有关系,高考又和用人制度有关系,用人制度又和分配制度有关系,所以应该是一个大系统的问题。

  什么叫起跑线?培养学生的本质应是符合教育规律的,该玩的时候玩,还要保护他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孩子小的时候不要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应该留足了后劲。很多东西在呈现当中去发现,然后引导。真正刻苦攻读是大学时候的事了,应该越大越刻苦,越小的时候相对越轻松,好奇心和求知欲这些东西都没了肯定就输了,应该是这样一个概念。

(编辑:孙惠)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立场

20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81323 次阅读    4 次回应

专家

思客

新华网传播思想力的高端智库平台 /  235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谈到拔尖创新人才,三位教育专家为何都称赞印度?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谈到拔尖创新人才,三位教育专家为何都称赞印度?

在今天这种时代,会感受到他们的思维相对僵化,比较窄,而且比较偏执,在与人沟通和人文情怀方面比较弱,所以非常高端的企业很少要中国的毕业生。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961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