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失落的二十年与阶层的固化

发表于  04/25 06:30   约7分钟

东京银座依旧歌舞升平,但日本二十多年经济规模原地踏步。

东京银座依旧歌舞升平,但日本二十多年经济规模原地踏步。

  在经济长期失落的过程中,富者愈富,贫者愈贫,逐步成为日本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拥有1亿人口的日本,在上世纪70年代出现了“一亿总中流”(一亿人进入中产阶层)的说法,上至国家总理,下至在建筑工地干体力活的泥瓦匠,那个时代几乎所有日本人都觉得自己处于中产阶层。20世纪80年代,房地产成为大多数日本人倍加青睐的投资对象。但1989年股市价格窜至最高位以后,开始一路暴跌。1993年土地价格撞上天花板后,房地产价格也一降再降。泡沫经济结束后,日本进入到了失落的二十年中。

  失落的时代,日本富人能够在社会条件变化时保证财富的增加,但整个社会财富总量减少后,如果富人增加了财富,那么无缘于这个阶层的人,就变得愈发贫穷了。日本社会早就失去了重建“一亿总中流”的希望,阶层固化现象愈发明显。

 

由世袭固化的职业

 

  在阶层固化的过程中,世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我们看今天的日本政治,会发现大部分身居要职的政治家是世袭议员。看一下现在的安倍晋三内阁,包括安倍首相在内,半数以上的大臣是世袭议员出身。比如副首相麻生太郎,除了和安倍家族是远亲外,和天皇家族、日本政治的关系更是极为密切。安倍内阁的其他主要成员,如外务大臣岸田文雄、厚生劳动大臣盐崎恭久、经济再生大臣石原伸晃等等,均出生于政治名门,父辈已经是日本政界叱咤风云的人物。

  很多时候,企业通过市场竞争获得发展,企业家在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但日本的大企业有着不同的行动方式。“我们的企业只从国立或者公立大学及几所著名的私立大学招收新员工。”一家上市的著名大企业人事部长福田先生对笔者说。笔者和该企业有很多年的交往,发现那里员工毕业的学校数目,几乎掰掰手指就能计算出来,很少有普通院校毕业的人能进入到那里成为一名白领。企业中层至高管只来自几所大学,他们的子孙大多最后也进入到名校读书。大企业的高管虽然不是世袭,但那个阶层的人固化现象相当的普遍。因为阶层的固化,一个出生在比较富裕家庭的人,很容易进入升学率高的学校,最后进入名牌学校学习,毕业后进入大企业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大企业员工的下一代也进入大企业工作,政府官员的子弟同样成为官员的现象在今天的日本非常普遍。

 

教育不再是扩展中产阶层的工具

 

  有教无类,企业及政府通过考试成绩来录取员工、官员,这个制度在今天的日本也依旧发挥着作用,但和以“一亿总中流”时代的日本比,教育已经不再是扩展中产阶层的有效方式。

  日本的大学依旧不分出生地点,完全以分数取人。但进入一所著名的大学需要有一些必备的条件,比如孩子从小就有一个安静学习的房间、买得起参考书、能在需要时上补校学习。在具备了以上主要条件后,一个具有普通智力的人,才能经过努力考进排名靠前的大学。

  东京大学每隔几年会对学生家庭情况做一些调查。比较新的调查结果出自2014年。东京大学在日本是排名第一的大学,进入东京大学学习自然是大部分学生的努力目标。从2014年的调查结果看,能进入东京大学学习的主要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学生。每年的年收入在950万日元(约50万人民币)的日本家庭,在日本总家庭数量中占了22.0%,但看一下东大学生的家庭收入,学生中54.8%的家庭,收入超过了这个数。越是比较富裕的家庭,其子弟上东大的可能性就更大一些。

  当然,在东京大学学生中13.5%的学生其家庭收入不到450万日元,属于比较贫困的。并不是家庭收入低就完全没有上东大的机会,但那样的学生需要有更高的天分,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日本阶层的固化和教育在扩展中层方面发挥的作用变小有很大的关系。一个家庭经济状况不好的学生,上一所很普通的大学不能改变自身的命运,普通大学的毕业生大多数情况下不能进入心仪的大企业工作,不能保证获得稳定的工作条件,更不可能拿到高工资。如果教育不能让普通人进入中产阶层,那么社会阶层的固化就会变得更加坚固。

 

贫困的固化让社会更加失落

 

  笔者至今认为日本的中产阶层是社会的主要部分,和欧美主要工业国比,日本贫富悬殊现象不那么普遍,社会矛盾不尖锐。但是泡沫经济在1993年崩溃后,“一亿总中流”的时代彻底翻了过去,失落带来的贫困,特别是贫困的固化成为很大的问题。

  如果把年收入450万日元作为日本家庭的平均收入的话,在平均收入的一半以下,换句话说,200万日元年薪就会让人感觉相当的穷困。按日本国税厅的调查,2013年以后,年薪在200万日元以下的劳动者,数量一直在1100万人以上,维持了一个相当高的状况。2012年12月,安倍晋三当选为日本首相,他积极推行“安倍经济学”,让失业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经济似乎出现了复苏的迹象,但从劳动者收入看,贫穷被固化了下来。

  日本这样的工业先进国,普通国民不至于吃不上饭。但日本厚生劳动省对日本儿童贫困情况调查后,发现其贫困率为16.3%(2014年)。换句话说,6个儿童中就有一人吃不饱饭。这样的儿童长大后,基本上难以进入大学学习,也几乎没有获得正式稳定工作的可能,贫穷在很多日本儿童那里就已经彻底地被固化了起来。

  东京银座依旧歌舞升平,但日本二十多年经济规模原地踏步,要维持富人财富不减,街面繁荣就需要有更多的人做出牺牲。在经济上连续失落二十年以后,日本政治等世袭现象愈发普遍。在这种社会中,不仅富有被固化,贫穷也开始被固化了起来。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QQ图片20170421144847

11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3087 次阅读    3 次回应

专家

陈言

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执行院长 /  4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日本失落的二十年与阶层的固化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日本失落的二十年与阶层的固化

在经济上连续失落二十年以后,日本政治等世袭现象愈发普遍。在这种社会中,不仅富有被固化,贫穷也开始被固化了起来。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765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