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广宇:依托人工智能催生更多的新实体经济

发表于  2017/03/27 17:23   约7分钟

  在326日的博鳌亚洲论坛上,新华网思客、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联合举办了一场主题为“未来金融:创新驱动与风险防范”的思客会。其间,思客专访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就实体经济、房地产等高热话题发表了精彩观点。王广宇认为,关于实体经济的概念要扩大范围,不仅仅是工厂和制造业,也包括一些服务业和新技术新产品的行业。当前人工智能掀起热潮,中国应抓住这个机会振兴实体经济。关于房地产市场的炒房现象,王广宇表示要利用杠杆来抑制买房人的炒房冲动。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目前一线城市的高房价对年轻人的创造性和积极性有一定影响。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接受思客专访 新华网 喻涛摄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王广宇接受思客专访 新华网 喻涛摄

 

以下为专访实录节选,经思客编辑整理:

 

依托人工智能催生更多的新实体经济

 

思客

  对于实体经济目前存在的问题,您怎么看?

王广宇

  我最近在做一个研究,有一个提法叫做“新实体经济”,关于实体经济至少要从三个角度去看:第一,什么是真正的实体经济,传统实体经济一定要转型升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是非常清楚的,针对老旧的传统实体经济,如果不能转型升级,振兴它是没有价值的!

  第二,要厘清、扩展实体经济的范畴,过去我们往往一讲到实体经济就是工厂、制造业,但是我觉得不光局限于这个角度,比如说农业,怎么样让农产品跟农业的工业化加工、现代化流通以及客户定制化的服务结合起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农业也是实体经济。换言之,像第三产业里的很多服务业,比如快递行业,如果没有快递,那商品怎么送到消费者那里去呢?具体到工业领域,今天的工业更大的价值不在于制造,在于设计、创新和研发,工业服务业和生产型服务业,我觉得它本身就是实体经济,所以我觉得实体经济这个概念的范围要去厘清。

  第三,中国要催生真正的新实体经济,一定要在一些新技术、新产品、新领域得到扩展。在上一场互联网革命中,中国很多领域特别是消费领域借助“互联网+”战略,走到了全世界的前面。下一个重大的机会就是人工智能,中国的实体经济和制造业能不能结合人工智能升级为智能化、现代化,从而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这是振兴实体经济的重点。

思客

  您提到“新实体经济”这个说法,目前以阿里巴巴为代表的新实体经济正在迅速崛起,实体经济的概念正在扩大,那么针对实体经济脱实向虚的现象您怎么看?

王广宇:

  我觉得脱实向虚其实描述的是一种金融迷茫或者社会经济迷茫的情况。简单来讲,比如银行不知道把钱投资给哪些好企业,所以他们把钱放在理财产品里,或者交给另外一些金融机构,而这些金融机构绕了一圈之后仍然不能把这些钱投入到实体产业,最终又绕回了银行的理财,这是典型的虚。因为它除了增加每个环节的交易成本外,没有创造其他的价值。只要抛开空转的现象,我认为金融的本质都是支持实体企业的。

王广宇:实体经济能否结合人工智能升级为智能化、现代化,这是振兴实体经济的重点。新华网 喻涛摄

王广宇:实体经济能否结合人工智能升级为智能化、现代化,这是振兴实体经济的重点。新华网 喻涛摄

 

利用杠杆来抑制炒房冲动

 

思客

  您认为房地产市场现在最需要解决的迫切问题是什么?

王广宇

  从方法论上来讲,要用市场来解决房地产的问题。我觉得房地产本身有两个属性,第一使用属性,第二金融属性。要解决老百姓住房方面的焦虑问题,政府要积极出台相关的监管政策和行业政策。未来在房地产调控上,因地施策,“一城一策”或将成为主要方式,不同的城市应该采取不同的调控策略,用务实的方法去解决区域范围内老百姓住房难的问题。同样在城镇化的过程中怎么解决农民的住房问题,这是要重点去研究的。

  第二个层面,我觉得要正视房地产的金融属性,因为房地产本身在全世界范围内是金融市场的一部分,所以不能遏制别人买房后卖掉的行为。如果没有金融属性,那房地产就是一潭死水,房子只有一手房,我们不能想象这个市场怎么去运转,所以要有必要的二手房流转。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很难界定二手房到底是用来住的还是用来炒的,但是我想让买者自己去解决,如果是买来住的,就可以申请加杠杆来解决居住需求。如果是用来炒的那加不了杠杆,或者说你需要承担暴跌的风险,我觉得这就解决了事情的本质。

 

年轻人因高房价而流失将影响城市的创新发展

 

思客:

  一线城市的高房价是否会扼杀年轻人的创造性和积极性?

王广宇

  这正是我比较担忧,所以我刚也提到要解决房子住的问题,因为住房问题解决了就意味着可以在这里生活和发展,在这里贡献你的精力和创新,从而有更大的成就。而现在对于房地产的限购政策,其实不利于城市引入创新人口。换个角度看,特朗普现在提出的限制移民的政策,为什么在硅谷引起那么大的争议?因为硅谷企业家、创新领域的专家都认为这些移民,尤其是高素质、高学历来这里留学的移民是硅谷创新的来源,他们是预备级人才。

  我觉得中国应该有更多的一线城市,在这方面可以学习美国、日本,或者新加坡,要给年轻人机会,给一些从事服务业的人提供良好的居住环境。比如北京,现在在住房相对饱和的情况下,一定要避免阶层固化。年轻人慢慢流失后这个城市就不会有前途,比如可以提供一些保障性住房,让年轻人在这个城市里去参与创新和创造,不能因为一线城市人口饱和就不让有创新精神的人进来。其实我支持中国有产业政策,我认为产业政策应该跟城市功能协调在一起,在市场失灵的领域,政府就要发挥作用。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2017-03-194

2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王广宇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 /  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专访王广宇:依托人工智能催生更多的新实体经济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专访王广宇:依托人工智能催生更多的新实体经济

未来在房地产调控上,因地施策,“一城一策”或将成为主要方式,不同的城市应该采取不同的调控策略,用务实的方法去解决区域范围内老百姓住房难的问题。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556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