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与特朗普的“尴尬握手”与“忧伤表情”

发表于  03/22 06:30   约7分钟

默克尔与特朗普互无好感,正如现在欧美之间互无好感一样。

默克尔与特朗普互无好感,正如现在欧美之间互无好感一样。

  3月17日,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白宫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默克尔以德国领导人和欧盟领袖的双重身份赴美,肩负着与美就双边和跨大西洋关系交换意见的双重使命,还要就许多重大国际问题协调立场,主要是想劝说特朗普总统松动或改变立场,任务不轻。

 

欧盟对欧美关系发展前景心存忐忑

 

  欧盟对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事前不看好,事后不看重,心情十分复杂。特朗普当选后,报道称默克尔“极不情愿”地把早已拟好的致希拉里贺电改为致特朗普贺电,而且搁了好几天才发出。特朗普就任前接受德国和英国媒体联合采访,毫不掩饰对欧盟的轻蔑立场,既称北约业已过时,更高调要求欧洲各国为美国支付保护费,批评欧盟就是为与美国竞争而成立的,且已沦为德国的工具,现已不具价值,英国脱欧是大好事等等。德国2015年对中东难民开放边境是犯下了“灾难性错误”,使德国人民成为难民群体性袭击的目标,新年变成了一场灾难,“你们好好想想!”

  法国总统奥朗德称欧美关系已进入“不确定期”,德国前外长菲舍尔说特朗普当选的“最大受害者是德国”,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在去年12月初欧盟峰会期间更说“美国政府换届在全世界造成的新地缘政治局势”是欧盟需要面对的“主要外部威胁之一”。默克尔和奥朗德多次强调欧盟不干涉美国事务,希望美国也不要干涉欧洲事务。

  特朗普对默克尔态度的转变有一个过程。2013年和2015年,默克尔两度被《时代周刊》评为年度人物,特朗普先后发表评论,第一次说默克尔作为德国总理干的漂亮,年轻人失业率创历史最低记录,财政上则获得了巨大盈余。第二次话锋一转,说“虽然我是最大的热门候选人,《时代周刊》永远也不会评我为年度人物,他们更倾向于毁了德国的那个人”。

  欧盟对欧美关系发展前景心存忐忑,对默克尔访美成果不抱太大希望。欧盟舆论认为,默克尔与特朗普互无好感,正如现在欧美之间互无好感一样。欧美不只是在北约问题上,而且是在几乎所有问题上都存在分歧。

  默克尔是在跨大西洋关系处于史最困难时期访美的。希望沉稳持重喜怒不形于色且拥有极大权力的默克尔总理和喜怒无常胀气暴躁争议不断的特朗普总统本次会晤,能使欧美关系显现“有趣的活力”。默克尔作为坚定的自由贸易派,将会与具有强烈保护主义色彩的“美国优先”总统有一番激烈交锋。

  默克尔期待随行的西门子和大众公司总裁等人“解释德国投资将会为美国创造多少就业机会”,以便“能够帮助创造一种良好的讨论气氛”。大众汽车公司还将回答特朗普关于向该公司在墨西哥生产的汽车加税问题。德国提前放出话来,若美国执意对德国汽车征收重税,德国将会采取一系列反制措施。默克尔行前不愿透露会晤内容更不愿预测会晤结果,白宫方面只回应说两国领导人将在可以合作的领域进行讨论。

  默克尔将于今年7月主持在汉堡举行的G20峰会,奥巴马曾就美国承担的多边义务有明确承诺,而特朗普恰在这方面明显后退,她将向特朗普强调国际合作和发展援助的重要性。

  特朗普已明确表示美国虽仍会重视北约,但首先是欧洲盟国要提高军费,还要把“欠美国的钱还上”。美国至今仍未确定对俄政策,特朗普还说要向默克尔请教与俄总统普京发展关系的“经验”。欧盟对美改善与俄关系的动向极为关注,唯恐遭美抛弃。在去年12月初做出对俄制裁延长半年至今年7月底的决议,意在拉住美国。

  默克尔是虔诚的环保人士,巴黎气变协议被欧盟视做重要外交成果,将向特朗普力陈利害。在向全球推行西方民主价值观问题上,欧盟提出要坚定阻止美国立场倒退。特朗普当选后,默克尔即提醒美国关注“民主、人权及所有不同肤色、信仰、性别、政治倾向者的尊严”等问题。虽然在许多问题上立场有异,默克尔称她仍抱着乐观心情前往美国,“无论如何,当面会谈总比背后议论要好”,“这是我此次美国之行的指导思想,我期待着这次访问”。

 

“握手还是不握手”,已成为一个重大命题

 

  特朗普就是不与默克尔握手,默克尔一脸尴尬。种种迹象表明,欧美芥蒂仍深。特朗普和来访的外国领导人握手的镜头将留给历史。

  特朗普与英国首相特丽莎·梅会晤后“热情手牵手”步出白宫,后来的来访者都没有享受过这种“牵手礼遇”。

  特朗普曾紧握住日本首相安倍的手久久不放,安倍挣脱后一脸尴尬并做起身离去状。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巧妙地避免与特朗普握手,从而避免了受辱和难堪。

  现在轮到德国总理默克尔了。德美两国领导人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谈结束后,记者们不断要求他们握手以便留下历史瞬间。默克尔向特朗普伸出手去,特朗普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竟然没有理会。记者的录音中默克尔对特朗普说:“你能握一下我的手吗?”没有回答,默克尔顿时一脸愠色。敏感的记者们捕捉到了特朗普的轻蔑之情,认为这个场面恰如其分地反映了德国总理与美国总统之间“潜在的紧张关系”。“欧洲人不是看不起我吗?我却连看你一眼都懒得看。”

  在随后的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外界只看到了几个短暂的镜头和对话。

  特朗普说:“我向默克尔总理重申了对北约的坚定支持,同时重申北约盟友需要全部支付防务所需的费用。”一般认为,后一句才是特朗普的真实用意,即欧洲盟国必须付费,而且把以前的欠账都要补上。默克尔则重申以前的承诺,说德国将逐步增加军费开支,至2024年达到占GDP2%的水平。去年的军费已比前年增加了8%,还将继续增加。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称自己不是孤立主义者,主张自由贸易和公平交易,现行的自由贸易原则导致了许多坏事,如债务和赤字等 。特朗普的“公平交易”指的就是德国,还批评德国操纵汇率使美国吃了大亏。这是默克尔最不愿听到的,只说希望重启欧美贸易谈判。特朗普还调侃说他与默克尔都是电话窃听的受害者,意指奥巴马时期欧洲多国领导人电话被中情局窃听,以及奥巴马在总统竞选期间派人对他进行电话监听。默克尔未予回应,因为不好回应。

  欧洲舆论指称,默克尔在联合记者招待会的眼神明显透露出对特朗普各项政策的“忧伤”之情。两个西方大国在几乎所有问题上的分歧仍然存在,最大的分歧仍是跨大西洋战略盟友关系即北约问题。美国副总统彭斯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的表态远不能使欧盟放心。

  各国领导人今后与特朗普会晤时“握手还是不握手”,已成为一个重大命题。(作者:孙海潮,盘古智库学术委员、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研究中心主任)

1487925412.9062

21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8046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盘古智库

中外知名学者组成的公共政策研究机构 /  2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默克尔与特朗普的“尴尬握手”与“忧伤表情”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默克尔与特朗普的“尴尬握手”与“忧伤表情”

特朗普就是不与默克尔握手,默克尔一脸尴尬。种种迹象表明,欧美芥蒂仍深。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518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