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剥去华尔街和硅谷的光环看美国

发表于  01/22 06:30   约6分钟

让制造业重返美国,特朗普这次的决心似乎格外坚定。

让制造业重返美国,特朗普这次的决心似乎格外坚定。

  让制造业重返美国,特朗普这次的决心似乎格外坚定,不仅将把美国国内企业所得税税率下调20%,还对海外生产、美国销售的美国产品征收高额“边境税”。

  美国制造业的衰落该埋怨谁?近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在演讲中指出,这是历史造成的,封闭越久,劳动力价格差距越大,全球化过程中,制造转移到劳动力便宜的地方,过去是美国举着全球化的大旗要占领全球市场,现在中国要扛起这面大旗了开门对冲的时候到了。

 

  以下为周其仁教授的演讲实录,由思客编辑整理:

 

  特朗普凭借着“让美国再次伟大”、“通过提高关税,重振美国制造业”等“反全球化”承诺赢得了大量中低层工人的选票,成功入主白宫。但是,选举中对这位新任美国总统持反对态度的有两个州,一个纽约,一个加州。

  为什么纽约和加州要反对他?因为,纽约(华尔街)和加州(硅谷)是美国经济全球化中最受益的两个地方。

 

经济发展不能只靠科技和资本,制造业还是根本

 

  纵观美国近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其实就两个变量,一个科技,一个资本,它们从全球化中受益非常多。很多人说中国经济不得了,我们有阿里巴巴,有马云。马云为什么要跑到美国华尔街上市?因为那里能融来大资本。

  今天我国国内有很多创新,但最后赚的钱,都流到美国去了。华尔街这20年的发达,就是得益于开放和全球化。全世界最好的公司都要去华尔街融资,要接受美国的资本服务。由于开放,华尔街的钱更值钱了。

  技术也是如此,如果苹果只在硅谷制造,美国销售,卖不了那么多。如果中国不开放,印度不开放,苹果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所以,硅谷神话的背后,不是美国人民撑着,是全球人民一起在撑着。为什么硅谷一有好的创业想法,就能出一个估值千亿的公司?因为它过去只能卖给几千人,现在可以卖给几亿人。

  在美国,掌握技术和资本的群体是好得不得了的。如果我们去华尔街看那些投资者,三十多岁就开始讨论怎么退休,怎么过有意义的生活,他们是当下美国梦真正的代言人。但是,任何一个经济体,纯粹依靠资本和科技是无法持久的。一个国家的实力增长,根本在于实体经济,也就是制造业,任何金融和创新都是为制造服务的。

 

制造业的没落让美国很多地方比之前更穷

 

  当我们剥开华尔街和硅谷的光环再去看美国,大多数人生活朴朴素素,中西部大量的人过着艰难的日子。

  2006年我去美国访问,路过底特律,特意去看了汽车制造厂。一个70多岁的讲解员向我介绍汽车公司福特,语气中带着自豪感,进福特公司是他们那一代人最好的工作,蓝领工人也能买房买车。

  看到他对自己的公司那么热爱,我也被感动了,我说底特律的年轻人现在怎么样?他情绪一下子就低落了,说现在的年轻人不行了。

  “现在的年轻人还进福特吗?”

  “福特根本就不招工了。”

  “福特去哪儿了?”

  “到中国去了。”

  对啊,福特为什么要把生产线建在底特律啊?建到重庆、武汉多好,劳动力又便宜,市场也在这里。

  接着我又问,您孩子现在在哪里工作呢?他说,到亚洲教英文去了。

  我当时心里咚了一下。中国制造业节节往上走,不是所有人都受益的,对于美国中西部的一些工人来说,生活还是非常残酷的。年轻人没有新的工作机会,除了硅谷和华尔街,其他地方一代比一代贫穷。

 

全球化是挡不住的,中国是时候开门对冲了

 

  所以,我们看到目前美国国内的收入分配格局恶化得一塌糊涂:中产阶级缩小,贫富分化加大,两端的社会矛盾更加尖锐对立。

  政府如何来缓解这个矛盾呢?向失业民众提供高额福利,不工作也每个月拿很多钱。成千上万的人一起养着,最后发现政府的公共财务出了很大的问题。

  但是政府收入不来自于有效的生产力,来自于高额税收和未来的债务。现在政府要还的债务是GDP的两倍,拿什么来还?无非就是印钞票和高税收,无论哪一招,都会把经济打垮。

  所以不仅是这一任总统,奥巴马也一直鼓励制造业回到美国。  那么,退回到客观的立场上,美国制造业的衰落该埋怨谁?

  我们没有办法去埋怨美国的蓝领工人,因为他们同样勤勤恳恳,认认真真,他们的生活水平就是那样的。我们能埋怨中国人带来的过大冲击吗?更加不能。美国工人就应该买房买车,中国农民就该回家种粮,当然不是。

  谁也埋怨不得,这是历史造成的。封闭时间越长,差距拉得越开。如果中国早开放,世界早全球化,双方劳动力的价格早就靠近了。

  但就是因为劳动力价格收入差异太大,所以中国制造业才能跟美国人竞争。这场仗,美国人怎么和我们打?过去是美国举着全球化的大旗要占领全球市场,现在变成了中国要扛起这面大旗。所以,现在到了开门对冲的时候了,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经济时代。

2016-10-1163

139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6706 次阅读    7 次回应

专家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  5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或者匿名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周其仁:管制不改革,城市就没希望

人口高度密集的地方一定要有规矩,这个规矩一定要有严肃性,但是随着技术、生态、观念的变化,规矩要有自我再生的能力,再生能力离不开世界各方的参与。

稍后阅读 时长:7分钟
周其仁:波士顿和硅谷的创新史证明,科技创新也有“场效应”

所有影响人类的重大发现,空间上和人口上的分布都极其不均衡:就是极少数的人,在极少数的几个地方改变世界。

稍后阅读 时长:9分钟

思客

周其仁:剥去华尔街和硅谷的光环看美国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周其仁:剥去华尔街和硅谷的光环看美国

一全球化,制造就转移到劳动力便宜的地方了。过去是美国举着全球化的大旗要占领全球市场,现在中国要扛起这面大旗了,开门对冲的时候到了。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2663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