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宗泽:中美关系已不是说翻就翻的“小船”

发表于  2017/01/18 06:30   约7分钟

近日在盘古智库“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前瞻”论坛上,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表示,“中美关系是一艘大船,不会说翻就翻”。同时,他认为,中国在中美关系的塑造中并不是只能做被动的反应,中国将会积极参与到改善两国关系的过程中来。

r25H-fxszvys0831618

阮宗泽:今天我也用它形容如今的中美关系——“这是一个有趣的时刻”。

  还有几天,美国新政府就要上台了,中美关系将迎来一个新的时期。我很喜欢讲的一个故事是,2007年我到美国工作时,很多美国朋友说你来得正好,“这是一个有趣的时刻”。2011年12月我离任回国,他们又说“这是一个有趣的时刻”。当时我并不清楚什么是“有趣的时刻”。后来发现,它几乎就是一个无所不包的表达,非常有意思,所以今天我也用它形容如今的中美关系——“这是一个有趣的时刻”。

 

这一次,美国成为中美关系中的变量

 

  我认为,未来中美关系可能迎来一个新的拐点。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支撑。第一,随着特朗普上台,中美关系发生一个非常显著的变化。第二,国际形势的变化,使中美关系所处的国际环境大不相同。

  在中美关系的变化中,最大的改变是什么?是美国成了中美关系的一个变量,而中国是中美关系的一个常量,这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过去讲到中美关系时,很多人认为中国是一个最大的变数。因为中国在不断崛起,从而对中美关系带来新的挑战和问题。但今天谈论中美关系时,最大的变数和不确定因素来自哪?最大的未知因素和未来风险来自哪?来自于美国,来自于中美关系的角色发生了非常大的反转。这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1979年中美建交后是没有见过的。

  在国际形势变化方面,今天中美关系所处的国际大背景,首先还是多极化的发展,多极化和全球化一样是不可阻挡的潮流。与此同时,不是说每一个国家在多极化中都是一帆风顺的,实际上每一“极”、每一个国家当前都遇到前所未有的内部和外部问题的双重挑战。例如欧洲、美国、俄罗斯,甚至包括中国在内,既有外部的挑战,也有内部的问题。

  那么,中美关系的确定和不确定因素在哪?考察一下过去几十年中美关系的轨迹,通常是美国新旧政府转换时,中美关系基本上都是低开。克林顿和小布什等,甚至奥巴马,他们在竞选阶段都对中国有不少的批评,因此他们在担任美国总统之初,中美关系大多是紧张的。克林顿时期,花了将近两年时间,才把中美关系修复到比较正常的状态。小布什任内因为发生“9·11”事件,所以中美关系修复时间缩短了。

  奥巴马上台后,第一年中美关系是比较平缓的,这是很罕见的,但好景不长,到2010年时由于奥巴马决定向台湾出售武器,中美关系又遇到了一个很大的波折。

  但是,当这些美国总统下台时,留下的中美关系都是上升的。克林顿政府后期,中美甚至谈到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只是时间不多了。小布什在他任期最后一年,出席了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在北京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如今,奥巴马即将离开时,他对中美关系的评价和中美关系的现状仍然处在高位。

  以上这些经验是否适用于特朗普上台后的中美关系,没有人敢打包票。因为特朗普是如此不可预测,需要我们花更多时间去了解他。但可以确定的是,中美关系有起伏是一定的。

 

特朗普的“神秘战略”落实起来不容易

 

  迄今为止,我们看到特朗普在竞选或者在候任期间有很多关于未来经济、外交政策的表态、讲话,其最大的特点是,试图举着大棒吓唬别人。包括之前他抛出的一些对华经济、外交政策也是如此。但无论是吓唬自己的盟友提升军费,如日本、韩国、北约盟国等,还是吓唬要在美国与墨西哥的边境修“长城”并且威胁必须由墨西哥买单,都是想用恐吓的办法推销自己未来政策。而且他的言行包装得很严实,让你琢磨不透,这个套路或可称为“神秘战略”。

  在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当上总统后,这些表态会不折不扣地成为他的政策吗?这需要观察。特朗普想推动自己的政策,但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成的,因为他会受到很大的制约,尤其是国内对他的制约。一方面,当前美国的分裂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这次大选中的极化政治让美国更加碎片化。另一方面,他还要面对来自国会中民主党的牵制,以及共和党建制派对他的制约。从11日特朗普召开当选以来的首场记者会来看,他今后必将面临更多的国内抵制和抵抗。

  此外,国际制约因素也是存在的。他要把自己的政策方针落实下来,“美国优先”、“以实力求和平”等等都需要其他国家跟他做一个配合,谁能够站出来跟他在一起,这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强调“美国优先”其实并不奇怪,问题是现在强调美国的优先到底对美国意味着什么?美国今后更加内顾,奉行新孤立主义,还是“打左灯往右拐”,实际上更具扩展性,采取更极端的对外政策?这些都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中国主动塑造能力不应被忽视

 

  不少人对特朗普上任后的中美关系有些担心,我的看法有两点。首先,中美关系如今已不是一条小船,而是一艘大船,不会说翻就翻。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美关系从1979年建交以来,虽然经历波折,但总体是向上发展的,这个势头就说明这个关系对两国都是有利的,而不是单方面受益的。如果是单方面就没有可持续性。

  第二,中国因素如今不应被轻视。不要认为中国只能适应特朗普,适应他的变化,或者中国只能做一些被动的反应,我认为中国已经有能力和资源甚至意愿做主动的塑造。对于未来中美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中国也有责任。中美关系走向何方,不光由美国决定,中国也会参与积极改善中美关系,所以中国有一个小目标,希望能够保证以后中美关系能够比较平稳地过渡。

  因此,我认为实现这一目标,两国最高领导人应尽早见面。这么多问题需要他们见面交流,未来中美关系也需要他们见面对表。一个很好的时机是今年5月中国将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可以邀请特朗普先生到中国来看看。因为“一带一路”的核心在于“通”,政策要通、道路要通、贸易要通、货币要流通、民心要交流也是通,中美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互联互通。特朗普政府需要在对华政策上少一些神秘,增加透明度,这有助于打通双方的“障碍”,减少猜测及不必要的疑虑,建立信任的关系。

4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阮宗泽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  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郑永年:中国正在有效规避“修昔底德陷阱”

郑永年 思客高级顾问、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2016/09/29 06:30 发表于  国际

如果两个大国之间的冲突和战争是“常态”,而和平则是“非常态”,这个“非常态”是中国所必须追求的。这既是“新型大国关系”战略的全部意义所在,也是作为大国的中国从根本上改变世界政治游戏规则的意义之所在。

稍后阅读 时长:11分钟

思客

阮宗泽:中美关系已不是说翻就翻的“小船”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阮宗泽:中美关系已不是说翻就翻的“小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认为,中国在中美关系的塑造中并不是只能做被动的反应,中国将会积极参与到改善两国关系的过程中来。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2592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