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特朗普还在以传统思维看待全球贸易

发表于  01/17 06:30   约7分钟

郑永年:中美两国谁能继续扛起全球化、自由贸易的大旗,势必是2017年最有看点的重大事件。

郑永年:中美两国谁能继续扛起全球化、自由贸易的大旗,势必是2017年最有看点的重大事件。

  1月20日,特朗普将正式上任。这关系到世界上最重要的一项议题:全球化。从竞选到现在,特朗普的诸多言论、政策,都与反全球化有关,诸如贸易保护、边境修墙、控制移民等;而在世界上很多国家看来,在过去30多年的全球化浪潮中,中国是显著的受益者之一。

  也正因此,外界才会如此关注中美——毕竟这是全球化的两大支柱国家。中美两国会怎么做,谁能继续扛起全球化、自由贸易的大旗,势必是2017年最有看点的重大事件,也将深刻地影响未来的历史走向。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近日针对反全球化问题发表言论,谈及特朗普上台后可能推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郑永年指出,特朗普是一个传统的商人,他还是以一种传统思维来看全球贸易,而如果他这么做的话,会促使全球经济发生比较大的衰退。郑永年认为,西方国家的贸易保护主义将对全球化产生结构性冲击,面对这一现象,中国的当务之急是把发展搞好,只有内部的继续发展,才有外部的加速崛起。

 

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化的冲击是结构性的

 

  2016年,人们谈得最多的就是“全球化水平的倒退”,我认为,全球化有进有退,这在历史上是发生过的。2016年开始的“全球化倒退”,我个人的担心主要是结构性的。这是大的形态的退化,不是一般性的起伏。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现在说的全球化,指的是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那一波全球化,是由西方,尤其是美国推动的全球化。它由资本和政府这两种力量推动。当然了,还有中国等第三世界国家的参与,但主要是西方力量。

  现在担心在哪里?是它的主导力量,也就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开始退缩了。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现在不但不能继续对全球化起到领头羊的作用,而且大家都去搞贸易保护主义了——这对世界经济、对全球化的冲击,是结构性的冲击,非常严重。

  这种结构性的冲击在一战、二战前都发生过,这一次有点类似。但现在,贸易保护主义在那么多的西方国家成为主流,大面积地衰退,这在历史上并不多见。

  更深刻的地方在于,现在从美国到欧洲,反全球化作为一种政治思潮,已经形成了。虽然反全球化从很多年前就一直存在,但之前只是一种社会思潮。政治人物是“不管你(社会上的声音)怎么反对,我都要推进全球化”。但是现在,逆全球化成了政治思潮,在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都有。这很关键。

 

中国当务之急是要把发展搞好

 

  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的这波全球化,的确产生了很多问题。它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巨大财富,但是财富只是流到了一些国家、和极少数人手中。社会分化、收入分配,再加上技术因素造成的工作机会的流失,在各国都有。我们现在的收入分配也是受全球化影响的。

  这个是关键,一战、二战,都是西方国家内部出现问题。内部的问题转化成国家间的战争。现在西方也是这样,因为内部问题,才转化成外部的贸易保护主义。当然,贸易保护主义只是第一步,以后解决不好的话,地缘冲突也可能发生。这是世界历史的逻辑。

  中国可以从西方国家的经验中吸取教训。一方面,我们要推进全球化,做领头羊,但主体还是国内发展和建设。中国领导人很多年前就说,中国对世界最大的贡献,是首先把国内搞好。这一点到今天也没有变化,而且永远不会变化。如果国内搞不好的话,做国际的领头羊的可能性不大。

  从这一点上说,我们要特别强调,这一波全球化,中国确实获得了好处,但是国内也面临一些问题,例如收入分配问题、环境污染问题等等。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把国内的改革推进下去,把发展搞好。我们的政策、目标、口号都有了,要把这些改革落实下去,以支撑外部的全球化。

  道理很简单,没有内部的继续发展,哪有外部的加速崛起?外部的崛起,完全取决于国内可持续的社会经济的发展。这个关系要搞清楚。

 

特朗普还在以传统思维看待全球贸易

 

  如果是像特朗普所说所做,要通过贸易保护主义解决经济问题,那可能近期对美国经济会产生一些正面影响;但如果从长远讲,反而对世界经济会产生衰退性的影响。因为我们知道,全球化不仅是国家间的贸易、投资,还是一种公共产品。全球化体制下,各种的全球生产要素都在流动,一下子刹车停下来,要素就都不能流动,这个影响是全球性的。

  现在世界经济变得非常复杂,以前中美贸易只是中国与美国之间的贸易,但是现在呢,中国出口给美国的一个产品,可能是几十个国家生产的,中国可能就是组装一下。很多零件都是日本、韩国或者东南亚国家生产的。所以中美贸易受损会影响到很多国家。

  更重要的是,中国加入了全球化贸易体制后,成为了一个很大的推动者。中国的经济不仅仅是传统意义上的经济,还加入了很多西方的东西,比如西方企业在中国的经济。如果搞贸易保护主义,收这么高关税的话,不仅仅会影响到中国经济,也会影响到美国经济。

  这些复杂的因素,我想特朗普的团队还远远没有考虑到。特朗普是个地产商,是一个传统的商人,他还是以一种传统思维来看全球贸易。很多西方经济学家都看到了这一点,如果他这么做的话,会促使全球经济发生比较大的衰退。

  特朗普看到了贫富差距、制造业空心化等问题,但是他的手段是错误的。要解决这些问题,并不是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来解决,更需要通过国际合作,用新型的全球化来解决这些老的全球化产生的问题。要通过继续全球化、继续发展来解决问题。

  从这点来说,中国的态度和做法对世界下一步发展是很重要的。中美关系不是简单的双边关系,中美之间的关系,尤其是经济关系,是世界的两个支柱。如果美国搞贸易保护主义,中国也针锋相对搞贸易保护主义,那世界经济体系就彻底就完了。

2016-10-1163

6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17257 次阅读    3 次回应

专家

郑永年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  6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郑永年:特朗普还在以传统思维看待全球贸易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郑永年:特朗普还在以传统思维看待全球贸易

郑永年指出,特朗普是一个传统的商人,他还是以一种传统思维来看全球贸易,而如果他这么做的话,会促使全球经济发生比较大的衰退。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257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