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和特朗普是朋友还是伙伴?

发表于  2017/01/09 06:30   约9分钟

1481506983119123

从竞选以来,特朗普和普京之间“眉来眼去”

  还有十几天,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就要就职,留给前任奥巴马的时间也不多了。按照美媒的说法,卸任前的奥巴马不是忙着怎么平稳过渡政权,而是一直忙着给特朗普“挖坑”:为了报复俄罗斯黑客对美国大选的干涉,奥巴马下令驱逐了35位俄罗斯外交官,而且还准备对5家企业和6位个人进行新的制裁。

  也难怪奥巴马会发怒,从竞选以来,特朗普和普京之间的“眉来眼去”,就让白宫很是尴尬。先是在11月9日竞选胜利当天,普京就发出贺电,表示愿意与特朗普展开建设性对话,摆脱俄美关系的危机状态;又夸赞特朗普是个“丰富多彩的人”,就连最近的新年贺词都只提特朗普不提奥巴马。再加上特朗普胜选之后,以候选总统的身份清理奥巴马时代的外交遗产,除了扬言要撕毁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反对TPP、将重心转移到国内外,还迫切希望改善对俄关系,甚至与蔡英文还通了电话。

  特朗普的这些政治作秀完全不给白宫面子,也难怪奥巴马会抓紧时间在离开白宫前的三周进行高调反击。但让奥巴马感到羞辱的是,普京这次竟然不接招,而是明确表示:你已经不重要了,我们可以等特朗普。

  自奥巴马上任以来,美国对外战略重心东移,美俄关系的重启成为奥巴马政府的自然选择。但在这八年里,美俄关系上演着“新冷战”剧目,反俄甚至成为美国主流政界的标识。奥巴马政府此番发难释放了两个信号:1)美国政坛对即将到来的“局外人”特朗普的执政并无信心;2)美俄关系将难以迅速改善,美俄关系的缓和将面临更多的国内压力。

 

奥巴马和普京的“死亡凝视”

 

“跛脚鸭”的最后行动

 

  美俄关系的恶化是以叙利亚和乌克兰事件的爆发和演进为标志的。自2011年叙利亚陷入动乱以来,美国在中东地区一直处在被动地位。一方面,美国需要完成战略东移,从中东抽身将核心战略力量布局放在亚太地区。另一方面,奥巴马需要积极应对当前的中东乱局,在伊朗核问题、叙利亚乱局和难民问题中取得突破。

  但俄罗斯对叙利亚的直接军事干预打破了奥巴马战略计划。普京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积极作为,公开支持阿萨德政权将奥巴马所有努力几乎毁于一旦。在俄罗斯的支持下,阿萨德政权不仅得以巩固,甚至在与反对派和“伊斯兰国”对抗中取得优势。俄罗斯在此次干预中也获得道义支持,普京声望大为提高。而在欧洲安全问题中,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行动更是引起了美国鹰派的大为不满。一些共和党的高层将普京在乌克兰危机中的表现视为帝国主义逻辑的自然演进、普京学说的国际扩张。

  共和党精英对俄罗斯进取性外交的拒斥获得了民主党精英,特别是希拉里和克里等人的支持,强调向世界推广自由主义价值观的民主党高层期盼对俄罗斯实施严厉限制和制裁措施。但显然奥巴马否决了两派精英的建议,反对激化美俄矛盾。奥巴马一直小心维护着美俄关系现状,既不愿意持续恶化俄美关系,也不愿意恢复对俄交往。因此在奥巴马执政时期,美俄关系没有重启,却没有恶化到冷战的边缘。而奥巴马政府对俄行动的消极缓慢、无所作为也遭到两党高层批评。

  2016年的美国大选改变了美国对外政策的政治基础,特朗普的上台则改变了奥巴马对未来美俄关系的预期。原本并不希望修复俄美关系的奥巴马政府却要面对美俄关系改善的契机,这也是美国两党高层无法接受的结果。特朗普竞选胜利后提名蒂勒森(Rex Tillerson,埃克森美孚CEO)为美国国务卿,此举旨在缓和俄美关系,但却激怒了美国主流政界,特别是反对俄美关系改善的共和党高层和特朗普政敌。为了防止日后出现更大变数,“跛脚鸭”只能通过有限的努力确保俄美关系维持现状,防止特朗普的外交变革。奥巴马政府最后制造的麻烦必将影响美俄关系的缓和。这种固化美国政坛的“反俄行为模式”的做法也在提醒特朗普务必要做出正确的选择。

 

特朗普需要什么,朋友还是伙伴?

 

  美俄关系最好状态是在比尔·克林顿的第一任期。克林顿将叶利钦视为好友,经常提到这位克里姆林宫的好友。对特朗普而言,普京对特朗普的支持似乎就是这样的好友。与20年前相比,俄美关系已经发生剧变。20年前,俄罗斯是美国的小伙伴,现在俄罗斯拥有大国雄心,希望复兴俄罗斯曾经的辉煌。20年前,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成为普世的价值观,现今美国推行民主化战略,造成中东乱局和颜色革命。而这一切是俄罗斯不愿意见到和发生的。

  特朗普执政的目标是让“美国再次伟大”。对这位商业巨子来说,朋友和伙伴性质不同。朋友是情感上的好伴侣,而伙伴则是生意上不可缺少的角色,是谋求共同利益的盟友。朋友可以不合作,但伙伴必须要交往,必须要共同面对问题,处理争端。如今特朗普所在的美国恐俄症泛滥,对普京的妖魔化言论不绝于耳。被视为朋友的普京一时难以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伙伴,美国与俄罗斯也缺少共同的国家利益。对特朗普而言,提出任何非常理性与俄罗斯合作的政策都将面临国会和两党高层的巨大挑战。普京对特朗普而言只是私交好友,绝不是可以轻易合作的伙伴。

  事实上特朗普难以改变俄美关系的现状。俄美关系的危机僵局并不是特朗普一人能够决定。特朗普上台之后要重启俄美关系,需要面对激烈又强大的反对力量,包括美国的两党精英、媒体以及鹰派力量。投票给特朗普的美国白人精英并不希望特朗普对俄罗斯采取“妥协温和”的政策。他们希望看到一个“进攻性”的美国做好准备迎接任何挑战,再次成为伟大国家。由于美国与俄罗斯在全球秩序和国家利益上存在根本性分歧,美俄根本不可能因为总统换届而迅速改善关系。俄罗斯在乌克兰、叙利亚等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不可能因为特朗普上台而立即转变。美国也不会因为两国领袖良好的私交就放弃与欧盟一道制裁俄罗斯的既定政策,更不会因为普京的善意就在乌克兰、叙利亚和波罗的海地区采取让步行动。尽管普京押对了宝,但特朗普能起到的作用有限。

 

对于特朗普来说,普京可能更适合做朋友而不是伙伴

乐观还是审慎:美俄关系的未来

 

  特朗普上台之后俄罗斯政界的乐观情绪非常明显,普京已经准备好与美国结束冲突状态。在特朗普当选之后几天之内,普京与特朗普互通电话,再次祝贺特朗普当选,并希望特朗普兑现竞选承诺,推动建立在“平等,互相尊重以及不干预别国内政”基础上的对话机制。特朗普也表示要重启两国关系,通过发展投资和经贸为两国关系改善建立坚实基础。尽管奥巴马释放出不和谐的声调,但特朗普时代的美俄关系很有可能出现反弹,加速两国关系的恢复和发展。2017年也是俄美建交210周年,两国领袖可以借机缓和争端,为关系重启创造更好气氛。

  有观点认为特朗普当选之后将主要精力放在国内问题上,对外交事务的干预会下降。但这恰恰带来更大的危险性。特朗普很可能会依靠共和党精英制定对外政策,他的鲁莽和实用主义的风格也容易将美俄关系的良好开局破坏掉。另外,欧盟成员国也在担心特朗普上台之后欧盟在对俄制裁问题上将可能失去美国的重要支持,甚至制裁俄罗斯的政策将会被废除。这种担忧事实上是不必要的,奥巴马政府的行为等于是向欧盟释放友好讯号,美俄关系的坚冰不可能因为特朗普的上台就被打破。

  相反,普京一直希望美国能够减少对俄的经济制裁并承认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合并的合法性。对特朗普而言,这些根本性问题很可能不做讨论,否则不仅影响特朗普的支持率,也会恶化美国与格鲁吉亚、乌克兰等盟友的关系。特朗普很可能将亲密的私人关系维持在友好的私人社交层面,缓和美俄关系的紧张气氛,适时推动美俄贸易的发展。特朗普很有可能在向普京示好的同时,将重启的努力寄希望于普京身上。与特朗普的交好需要俄罗斯的更大善意和更多付出。如果普京难以接受特朗普的要求,美俄关系很可能再次陷入险恶状态,美国也会采取更严格的制裁措施。当前俄罗斯显然处于劣势的局面,普京向特朗普妥协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但俄罗斯的付出并不意味着美俄关系的实质性改善,因为对精明实用的特朗普来说,俄罗斯与美国本来就是完全不同的国家。美国的伟大,俄罗斯怎可能与之同日而语?(作者孙超,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博士)

47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思·锐享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646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国际

国际形势风云变幻、暗潮涌动,在这里任您激扬文字,指点江山。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普京和特朗普是朋友还是伙伴?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普京和特朗普是朋友还是伙伴?

特朗普胜选之后,以候选总统的身份清理奥巴马时代的外交遗产,迫切希望改善对俄关系。但俄美关系的危机僵局并不是特朗普一人能够决定。普京对特朗普而言只是私交好友,绝不是可以轻易合作的伙伴。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2195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