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经济难,问题出在企业自身还是经济“虚火”旺盛?

发表于  2016/12/30 15:55   约10分钟

年末,一场关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大讨论成为最热话题。

年末,一场关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大讨论成为最热话题。

   年末,一场关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大讨论成为最热话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浪潮中,中国制造也面临着内外部诸多挑战,这些调整究竟来自外部——“虚火”旺盛、成本高企,还是来自内部——产能过剩、缺少开拓精神,看浙商怎么谈。

马云:某些实体企业缺少开拓精神

 

  年末,一场关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大讨论成为最热话题。就在昨天下午,浙商总会会长马云出席“江苏省浙江商会十周年大会”时,主动谈到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之争。马云认为,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不是对立关系,企业家切不可活在昨天,抱怨明天。实体经济只有经历住新科技的挑战、转型和创新的洗礼,才能面对明天的太阳。

  马云谈到对实体经济的理解:什么是实体经济?大家都讲实体经济非常艰难,实体经济真正的定义是什么,大家查过没有?实体经济的定义是人类通过思想、财富、工具,在地球上创造的生产和流通的商业,生产制造是实体的一部分,流通更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

  “有人说实体经济难,虚拟经济就不难吗?BAT也胆战心惊。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都很难,中国也只是诞生了几家大的互联网企业,而且如履薄冰。”马云反驳“虚实对立论”。

  马云认为,中国不是实体经济不行了,而是那些不行的实体经济缺少开拓精神。未来30年竞争会更激烈,但也会看到很多新的实体经济出来。

  “有人称电商冲击实体经济,过去一年,阿里巴巴完成了3.7万亿的交易额,这3.7万亿元都是实体经济的销售,有无数的实体经济因为互联网找到了方向。”马云说,生产制造和流通都是实体经济的一部分,我们的产能过剩就是流通受阻的结果,而互联网正是解决流通问题。

  他认为,企业没有实体虚拟之分,只有好企业坏企业之分,要大力发展实体经济,要淘汰落后的生产力,如果不淘汰就只能回到昨天。“只有经历住新科技的挑战,转型和创新的洗礼,才能面对明天的太阳。”

马云:某些实体企业缺少开拓精神

马云:某些实体企业缺少开拓精神

宗庆后:电商产生一定冲击

 

  记者:实体经济、虚拟经济呈现出了一些冷热不均的情况。做实业难,做制造业难上加难,是否确实如此?在您看来,为什么中国的制造业这么难做?

  宗庆后:现在确实存在这个情况,虚拟经济搞过之后,实体经济在萎缩,很多人实体店也不愿干了。实体店是创造财富的经济,也是创造就业的经济。所以如果再这么搞下去,可能会产生金融危机,问题就会变得更大。有时候在想,现在的经济困难是华尔街的金融炒家们弄起来的,把市场上的钱都弄到他们口袋里。但是继续这样也不行,如果世界都垮掉了,哪怕财富再多也是废纸一张。我希望这次G20,世界各国的政治家们要好好考虑世界经济的发展问题。这次很多议题也会围绕就业、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创新的问题来进行讨论。

  记者:现在年轻人创业的时候,比较青睐于金融和互联网行业,而选择制造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宗庆后:我认为互联网是个平台和工具而已电商对实体经济有一定的冲击作用,有些不光卖假货而且还是低价在卖,这样就会把整个经济搞乱。如果网上购物买的都是真货,价格是合理的,然后再帮送到家,增加服务,这是可以的。比如:农产品,从网上卖到落地,这种方式增加了农民销售的力量是可行的。但如果卖假货,不收税,也不登记,靠低价竞争,就把实体经济搞乱了。

宗庆后:电商产生一定冲击

宗庆后:电商产生一定冲击

陈宗年:要“虚实结合”

 

  记者:一些制造企业面临的困难,是需求与供给的问题?

  陈宗年:至少要从结构上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国家现在提出要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是我们供给多了,而是结构有问题。如果供给的产品都能够满足大家的需求或者潜在需求,困难不会像现在这么明显。这也是我们实业企业追求的永恒主题,即不断地满足人的需求。人的需求是有层次的,既有高低的层次,还有先后的层次,还有显性、隐性的层次,所以这个需求是无限的。

  记者:实体经济该如何引入互联网的思维以及把它利用好,是把互联网作为一种工具么?

  陈宗年:作为一种思维,一种工具,一种模式。

  记者:互联网企业呢?如果要进一步发展有可能往实业方向去拓展么?

  陈宗年:对,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实业的“皮”作为根基,互联网将最终没有地方生长。我举个例子,现在我们可以通过手机购物、聊天,但是如果连饭都吃不上还聊什么东西呢?聊天就是为了满足人的沟通需求,聊着聊着就会聊实业,最后还会聊买什么东西好玩,是吧?现在的社会发展,把物质跟意识越来越相统一了。

陈宗年:要“虚实结合”

陈宗年:要“虚实结合”

屠红燕:实、虚,都是“左右手”

 

  记者:有观点认为以后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不仅是实体经济的竞争,还是虚拟经济的竞争,您怎么看?

  屠红燕:现在实体经济越来越冷,虚拟经济越来越热,不管是政府还是商界,都在探讨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现在的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以后,实体经济确实是比较难,但是我觉得实体经济是根本。无论是一次世界大战还是二次产业革命,欧洲的崛起、英国的崛起和美国的崛起,其实都是靠实业来支撑他整个国家的发展。我们中国也一样,实业是根本,我觉得“虚”“实”要相互结合,就看怎么来平衡。如果一个国家全部是虚拟经济,这个国家很容易失衡,因为没有人就业了,人心都浮躁了,都以为赚钱确实可能跟买股票一样。但是实际上回过头来看,比如说美国,尽管股票市场很热,互联网经济很热,但是它的先进制造业,它的高科技实业也是走在世界最前面的。为什么德国在世界金融危机的大势面前能够独善其身,因为它的制造业,尤其是高端制造业。

  我们中国也一样,制造业和虚拟经济对国家来说是左右手,如何能够取得好的平衡是关键。虚拟经济的目标在于能不能带动甚至是提升实体企业产生更大的价值。传统企业如何通过把互联网的思维和商业模式嫁接到实体企业,从而让自己成为一家百年企业,是我们应该要去考虑的问题。

  电脑里面有软件也有硬件,实体企业应该是硬件,虚拟经济应该是软件,若这两者能够很好地结合起来,那么我国在踏上世界第二大国之后再进一步,应该是可以实现的。

屠红燕:实、虚,都是“左右手”

屠红燕:实、虚,都是“左右手”

章国经:“虚+实”=新机会

 

  记者:您如何理解虚拟经济和传统实业之间的关系?

  章国经:我觉得对于我们实体产业来说,不完全是“互联网+”,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制造业+互联网”。有制造业作为载体,才能叠加上互联网的要素。只有踏踏实实地做实业,才能发现里面新经济的机会。这绝对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来不得半点虚假。

  记者:未来中国经济继续前进,出路在“实”(指实体经济),还是关键在“虚”(指虚拟经济)?对于这个话题,您是怎么理解的?

  章国经:我觉得中国的企业应该更多地关注实体经济,而且要以“工匠精神”的态度把实体经济做好、做精。产品只要做到了世界第一就一定能变成紧俏商品。此前实体经济发展的困难往往表现在产品陷入低价的恶性竞争。只有践行好“工匠精神”,提高产品附加值,才能走出困境。同时一定要有互联网思维,这样才能让企业做好,产生叠加的效应。最后我认为,无论什么经济模式,一定要有开放和包容的心态。

章国经:“虚+实”=新机会

章国经:“虚+实”=新机会

何崇中:制造业难 因为多处于红海

 

  记者:您怎么评价中国目前的创业环境?最近关于税率和成本的讨论较多,你们是否也面临类似问题?

  何崇中:至于成本和税收,传统行业势必会面临这一问题,因为这些行业已是红海,利润空间很小,对税收非常敏感。而创业公司,多处于蓝海行业,若成本提高可以随之提高价格,没那么敏感。一个行业、一个产品,一定要有高的附加值,没有高附加值,以后生存会很难。

何崇中:制造业难 因为多处于红海

何崇中:制造业难,因为多处于红海

1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标签: , ,
10748 次阅读    7 次回应

专家

思客

新华网传播思想力的高端智库平台 /  109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或者匿名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实体经济难,问题出在企业自身还是经济“虚火”旺盛?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实体经济难,问题出在企业自身还是经济“虚火”旺盛?

年末,一场关于实体经济发展的大讨论成为最热话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浪潮中,中国制造也面临着内外部诸多挑战,这些调整究竟来自外部——“虚火”旺盛、成本高企,还是来自内部——产能过剩、缺少开拓精神,看浙商怎么谈。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201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