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成玉:金融已经不是脱实向虚,而是脱实成虚

发表于  2016/12/18 22:27   约11分钟

495217728195394379

傅成玉谈到,中国金融已经不是脱实向虚,而是脱实成虚。 图片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一届国家发展论坛”于2016年12月18日在北京举行,中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出席并发言。傅成玉谈到,中国金融已经不是脱实向虚,而是脱实成虚,这对实体经济产生严重伤害,需要格外注意。此外,傅成玉还从认识和执行等方面出发,分析了当下中国发展中面临的主要挑战和难题,以及应该如何把这些问题解决好。


  以下为傅成玉发言实录:

  谢谢卢锋教授,大家下午好。很荣幸能参加北大的国家发展论坛。对于现在国家经济形势、国家战略、国家政策在落实过程当中,还有哪些问题值得关注,我想谈一点想法。

 

挑战、难题与解决之道

 

  大家都知道2016年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全球的贸易基本停滞,反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比较盛行。英国的脱欧、美国特朗普总统竞选成功,这都给全球经济和政治的有关方面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就是在这种极端复杂、不确定性的环境下,我们中国坚定不移地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大政方针,特别是在抓结构调整、促改革、惠民生上,2016年放眼全世界,咱们国家应该是信心最足的。我们确实实现了缓中有稳,稳中有进。在大的经济方面取得成绩的同时,应该说我们还有很大空间,还可以做得更好。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传递的精神,使我们对2017年,对2020年,甚至在这之后,都有更大的信心。围绕着怎么样把事情做得更好,让我们国家的战略部署到2020年甚至包括中国制造2025,能实现得更好,我觉得我们要把精力更多放在思考我们的主要挑战在哪儿,我们还有什么样的难题,应该怎么样集中精力把这些问题解决好。所以围绕这个想法,我想谈三点,也就是说我们看国家的主要挑战在哪里、难题在哪里,然后我们怎么集中精力把中央精神贯彻下去。

 

解决好认识问题,在困难时更要保持定力

 

  第一点,如何使中央精神、国家政策落地,落实到位应该成为我们各级政府部门、单位、企业的重中之重。我们所取得的成绩是不错,但是如果按照中央现在的精神和政策及时落地,还会更好。那么关于落地情况,前几年在我们看到的和群众体验到的之间,出现什么现象呢?就是上下不一致。我们曾经听到过一种比喻,说上面踩油门,中间踩刹车,下面挂空档。这两年走下来有所改变,但是上面急、中间热、下面冷的现象仍然存在。要解决好这个问题,有几个问题我们要做好。

  一、解决好认识问题认识问题往往影响我们不会为、不敢为的问题,甚至认识不到位还会往反方向走。比如对于新常态,我觉得很多层面没认识到位,没认识到位的很大一方面就是发展速度问题仍然在我们心里挥之不去。

  在结构调整,在“三去一降一补”,包括去产能、解决僵尸企业等问题上,其实有很多决心下不去。下不去在哪里呢?不仅仅是当前的实际困难,更重要的是还没有看清,经济新常态不是一年两年三年四年就过去了。新常态和中央提出的“L型”经济就是告诉我们,要把精力放在解决未来发展的难题上。不是今天要发展,而是为明天发展创造条件。新常态要让我们认识到,中国的经济问题不是速度问题,是发展质量问题。发展质量问题不是我们一年两年就完全解决的问题,所以经济新常态要求我们沉下心来把供给侧结构调整,培养企业的新动能、技术创新,要把我们现在存在的包袱问题、体制机制形成的障碍问题,下决心踏踏实实改。

  你这边要改,那边又想发展,不可能同时进行。我们现在认识新常态,就是说我们的目标是明天的发展,今天要解决咱们存在的困难。所以我们的改革要下真功夫,要真动,去负担要真去,治病要真治。我们不能一边说我要治病,一边又要湖吃海喝,搞不健康的行为,那就把问题往后拖。认识新常态就是要我们坚定信心,坚定我们党中央国务院制定的大政方针对我们长远发展是好的、是正确的,我们要坚定信心,坚定不移地执行。但是坚定信心容易说,不容易做。要想做到,从本质上要沉下心来,要有定力。

  现在发现我们缺的是定力,定力就是在出问题的时候有波动的时候要坚定不移不要一出波动就上新措施,结果影响了中央大政方针的一贯性的执行。所以历史上我们国家、我们党能取得那么大的成绩,都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最危险的时候定力没变。包括在井冈山时期,包括爬雪山、过草地、延安时期、两弹一星,这些都是在最困难的时候坚定不移,而不是因为困难我们就变个打法。这是一个方面认识问题。

 

国家和企业都要更多靠政策管理,提高执行力

 

  二、执行力问题。中央的政策很好,中央的精神很明确,为什么中间老断档?为什么落不了地?执行力有问题。那么执行力是谁的执行力?是我们中间各级领导干部、各级企业领导、各个单位的领导,我们的责任是把中央的精神结合我们的企业实际、结合我们单位的实际,把它变成我们的行动。

  执行力不在于口头政治,要做好执行力,应该更多强调靠政策管理,那政策要及时出台。我们要逐渐减少靠文件管理,文件管理往往多解性太多,可不可持续大家心里没底,今天可以出一个,明天还可以出一个。所以要提高我们的各级政府部门,各级管理人员,包括我们企业内部管理的管理水平。现在国家上下基本上都是靠文件管理,国家是这样,企业也是这样。下文件,下边看上边出一个,下边就出几个、出一堆。我们要考虑下边能不能接得住,能不能落实下去,这不仅是政府有,我们企业照样有。企业一大了,跟政府是一样的,所以效率没法高。不在真正理解基础上的落实一定不是真落实。

  我们现在看到的不作为,其实很多是因为不会为,不会为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没真正吃透中央精神,也导致不敢为。这种现象应该尽快改变。这不是哪一个部门的事,而是一个整体的现象,所以这是做具体工作的领导干部要干的事。我们不能指望中央、指望国务院把每一件事在自己单位里怎么干告诉我们。所以在执行力上,我觉得是需要全民,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企业家们都要提高的。

  第三个执行力上的问题,也是过去包括我本人都碰到的问题。我们说跟中央保持一致,不是我重复多少遍就保持一致了,而是能不能把中央精神、国家政策化为我们单位的发展战略执行计划。现在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层领导、基层领导能不能把中央精神变成凝聚广大干部职工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现在我们看到的都是一级向上一级保障,但是我们看不见下面的群众干部职工热火朝天的劲,这是什么原因?是我们的原因。我管一个单位,如果不能把这个单位干部群众的积极性凝聚起来的话,那么下面听我的都是行政性的,不是真的。所以要真正把中央精神落地,需要我们中层干部、执行级的干部认真把这个事抓好。相信如果我们做到这个,我们国家经济面貌转变的形势还会更好。

 

我们已经不是脱实向虚,而是脱实成虚

 

  第二点,我们都在重点关注风险领域,特别是金融风险问题。金融风险现在面临着泡沫太大包括杠杆太大的问题。我们的企业债务太多,可是去杠杆,特别是美国加息以后又存在另一方面的风险,所以既不敢不动,又不敢多动。经济学家、政策研究者们都在出各种的意见建议。我想在这里提另一个方面,就是中央经常说的,金融领域要注意解决好脱实向虚的问题。这个脱实向虚我觉得其实应该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已经不是脱实向虚的问题了我们实际上是脱实成虚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看看美国的金融业,美国的金融业是真正脱实,是成虚的金融业。那么它的标志是什么?就是金融业可以脱离开实体经济自成体系,自我运转,这就是已经不需要实业了。那么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我们都看到了,他的爆破点是次贷危机导致的。美国的金融发展到今天,其实根本原因是美国的经济结构调整后所产生的变化导致的。

  大家一定不要忘了,美国现在经济总量大,其增长的背后主要都是第三产业。第二产业、第一产业已经比重很小,而且成长性更小。那么第三产业是什么?第三产业是创造价值而不制造物质财富的部门。由于美国的结构调整使第二、第一产业不断萎缩,服务业就必须大。美国的服务业大了以后是什么最大呢?是金融业最大。所以金融业占服务业的比重越来越大,金融业为什么在服务业里可以占那么大的比重?是金融业不断的创新,他们的创新是围绕着金融产品创新,金融产品谁用?银行、金融机构间自己来用。所以美国出现的这种金融创新和服务业变大,有些东西可以学,但是不能完全学。

  可是今天我们几乎就学成了,你看中央多少年喊这个脱实向虚的问题,中央早就意识到了,要求改,我们为什么改不动?是因为金融可以自我循环了,离开实体经济照样玩。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再加上我们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慢,结构需要调整,这个时候实体基本不赚钱。哪儿赚钱?金融市场可以赚钱,金融领域可以赚钱。所以当我们看到流动性不断增大的时候,由于物质财富没生产,你的流动性越来越大,就得把很多产业金融化。

  比如说房地产,实际上就是金融化了,它的金融属性远远大于物理属性,所以导致我们能看见的泡沫越来越大。那么这给实体经济带来什么呢?更大的难处。第一是实体不赚钱,第二很多人说民营直接投资越来越少但是我提醒大家,民营企业投资不少,他们没在直接投资,没实体上投资那么多,现在变成了全民玩金融,国有企业、民营企业都在玩金融,没有金融执照的都要申请,有个金融执照立即就可以发财赚钱,实体经济没法搞了。

  另外一个大家不一定看到,就是金融领域对实体的伤害因为金融泡沫一大,资产泡沫就该出来了,虚估的价值越来越大,使实业更难赚钱,使实业的成本越来越高。我们同样生产的产品,今天和昨天的价格成本不一样。如果我们资产价值一直往上走,我们的折旧就会变大,成本就更高。还有一个潜在的风险,那就是劳动力。大家都知道成本上升太快,但是有一个更大的风险,是成本上升快了,我们的工人和城市居民的获得感没增加。

  比如说在大城市、一线城市,我们五年前一个月花3000块钱,今天一个月花5000块钱,但是5000块钱好像没有什么感觉,因为资产泡沫,他的支出成本增加了,光一个租房三年增加2000块钱很正常。所以老百姓没有失得感,这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中央花多大精力在脱贫,解决如何让老百姓能够有实惠的问题。我们这些年GDP增长在下降,收入在提高,城镇居民的实际收入比例增长速度超过了GDP,但是我们成本支出更高。这时候对于全局来说,学者们、政策研究者们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注。谢谢大家。

2016-10-1163

2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4324 次阅读    2 次回应

专家

傅成玉

中石化原董事长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傅成玉:金融已经不是脱实向虚,而是脱实成虚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傅成玉:金融已经不是脱实向虚,而是脱实成虚

金融领域要注意解决好脱实向虚的问题。这个脱实向虚,我觉得其实应该从另一个角度看,我们已经不是脱实向虚的问题了,我们实际上是脱实成虚了。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142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