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遵义:不要太在意美元汇率 要维持对一揽子货币的稳定

发表于  2016/12/17 18:11   约12分钟

刘遵义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刘遵义在2016-2017年中国经济年会上发表演讲。新华网 陈杰 摄

  由新华社国家高端智库、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联合主办“2016-2017中国经济年会”,于12月17日在北京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是:围绕主线、着力攻坚、稳中求进、进中求好。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刘遵义在主论坛上表示,大家不要太在意美元的汇率,因为美元超强,这是没有办法的,它对全球所有货币都会升值,我们就要维持对一揽子货币的稳定。

以下为演讲全文:

  非常荣幸在这个论坛上跟大家讨论一下2017年的国际经济金融形势。

  第一,讲短期的因素。全球实际GDP和贸易增长率都在放缓,这个图可以看得见,红颜色的是GDP增长,红颜色的柱子是GDP的增长率。蓝颜色的是世界贸易的总额增长。可以看得出来,蓝颜色有时候是很高很高的,但是过去30年,蓝颜色的增长率和GDP增长率差不多看齐。以前很长一段时间是蓝颜色远远高于GDP的增长,这是一个趋势,短期内,由于种种原因不会有太大的改变。这个趋势是全球商品服务贸易总额占GDP的比重,一直以来,增长的很快,2000年以后一直上去,尤其是中国加入WTO之后增长很快。但是2007年、2008年开始平下来。也就是说贸易已经不再是世界经济的主要动能,这一点大家要了解。

  第二,货币政策。美国也在QE,日本也在QE,欧盟也在QE,实际上货币政策已经走到一个地步了,大家都了解它有极大的局限性。因为QE来QE去,利率已经低到负利率,但是还不能提升实际投资,实际投资不能提升,GDP不能很快速的增长,所以这些地方在过去几年都在缓慢的增长。

  中国经济我不用多讲,大家都讲了,中国是迈向新常态,我个人觉得这是很好的发展。老实讲,10%以上的增长率是持续不了的,同时我们要了解今天7%的增长所产生的GDP是等于十年前14%的GDP成长,所以已经是很巨大的数量。现在看短期,前天美联储提高利息,看它发表的文告就是明年还要再提三次,所以利率上升是不可避免的。在它提升利率之前,美国的十年债已经上升了很多,2.7%、2.8%,三十年债已经超过了3%,所以低利率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我们要了解。中国的利率还是超过美国的,所以暂时不必要太急着应对,但是看得出来,低利率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我想慢慢的,欧洲、日本都会离开。这个可以说是好事,利率正常化真是一个好事,这样资产市场会恢复正常。当然,中间会有点短痛,但其实是很正面的。

  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美元走强。它有一定的背景,一方面它的经济相对来说比其他都好,当然比不上中国,但是比日本、欧盟都好。另一方面,它提高利率了。美元在2017年恐怕要继续强势,美元走强是不可避免的。

  下面我讲一下油价回升,这是最近的事情。蓝颜色是实际效果,就是消除了通胀因素的每桶油价。现在已经到了底,正在上升。欧佩克如果能够达到减产协议,非欧佩克国家也准备参加减产协议,我想应当可以维持石油价格,但是不会再升到以前的高度。因为最近5—10年,美国页岩油的技术,基本上60美元就可以很快的增加生产,所以上限不会超过70。但是通货膨胀,我们看到美国通货膨胀率下降,现在这个反过来,要回升了。

  下面讲讲中国商品和服务跨境贸易总额,红颜色的是商品+服务,下面只是商品。都已经看得出来,都已经在下降,不是上升。刚才几位讲到,中国再下去几年,贸易也不可能是我们最重要的推手,一定要靠内需,要种种办法,主要是依靠内需,不能再依靠出口推动了,我想这是一个很基本的改变。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也要看一下,中国其实还有很大的顺差,每年大概有5000亿到6000亿美元的顺差。按照正常,这些顺差应该回到我们的储备里去,5年就是3万亿美元。如果照这个趋势下去,我们的储备应该是双倍的。但是为什么现在有流出呢?就是大家短线预期人民币不好。赚了外币他不调回来,他要等一等。我们要改变他们的预期,你等也没有用,也没有什么好处,这样就会调回来了。还有很大的顺差,所以不要太担心。

  第二,讲一讲长期因素。长期因素有两方面:一是全球化面临很大挑战。二是人口老龄化,不但是中国的问题,对欧洲国家、日本都是非常大的问题,只有美国,因为美国有很多移民,他们可以说人口老龄化不是太大的问题,长远来看也是一个问题。

  全球化面临很大挑战。贸易在每个国家都会创造赢家和输家。赢家是谁呢?就是出口商。贸易是对出口商有利的,是赢家。另外还有一个赢家就是消费者,进口商品的人也是赢家,他买的东西便宜了。美国在过去十到二十年都在享受着中国廉价劳动力的出口,所以消费者是赢家。但是有没有输家呢?有。输家就是被进口产品代替的那些产业和雇员,他们都是输家。其实在经济学上来讲,每一个国家有资源贸易的都是净赢家,原则上可以经过重分配、资源再分配,应该是没有人输的,但实际上没有做到,很多国家都没有做到,美国就没有做到。比如说脱欧,英国人心里有怨气,全球化很好,但是我没有得到益处,我是受害者,所以这个要明了,全球化面临很大的挑战。

  还有面临的挑战是什么呢?诺贝尔得主保罗·萨缪尔森说过,要素同等化的定理。其实很简单,我们撇开交通费用,没有技能的劳动力工资置于全球化的话,一定是照最低水准看齐,在很多地方,低技能的劳工,二三十年来没有进步。所以全球化推动的话,面临的挑战就是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原则上是可以解决的,因为贸易是有净收益的,就看怎么样能够从这边加一点1%的出口税和进口税,拿去做培训,帮忙被代替的劳动力,这个是需要去做的。

  另外一个全球化问题就是人口老龄化。我对中国还是比较乐观,中国的退休年龄还是过早,女士是55岁,男士是60岁,我现在72岁,厉老是86岁,都可以做下去。唯一的就是要自愿,60岁你愿意退休就退休,不愿意就继续做下去,但是行政领导岗位不能做太久,但是你要做专家、做医生什么都无所谓,不要强迫人家退休,这是一个很大的人口红利,开始做的时候就可以是自愿型,有的女士55岁要退休,那你就让她退休。

  近期国际政治发展不确定性、不可预测性都很高,英国脱欧大家都没有料到,最妙的是什么呢?英国有一个赌博机构,它只是两边投注,它自己没有意见、没有地位的。脱欧投票前一天,它是7对1不会脱,当时跟他赌的话就赢了很多钱。特朗普也是,所有的媒体、所有的民调都不看好,但他就选上了。

  刚才有人讲过,欧盟、意大利、法国、德国都会选举,这个选举是有风险的,万一孤立主义、保护主义抬头,我想法国是很重要,只要法国出了问题,欧盟有可能解体,欧元区也就完了。我跟法国朋友讲,他说是不可能的,我们也希望不可能,因为有一个极右派女士如果被选上,那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是这个我们还看不见,应该是今年春天的时候,所以很多是不能确定的因素。另外就是地缘政治也会发生意料不到的风险,再下去一年,不确定性和不可预测性是相当高的。

  我想提出一点,特朗普将要出任美国总统,当然有很多负面预测,但我觉得有一点跟中国有一个机遇。他上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会面临完全失败的命运。另外就是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协议,就是和欧盟的也不会成功了。反过来,这跟中国、跟全球,就有一个机遇,我们可以推动中日韩、东盟10+3自由贸易区,也可以推动东盟10+6,加上印度、澳洲、新西兰,甚至中国欧盟自由贸易区都是可行的,因为突然之间欧洲也没有了他们的伙伴,亚洲也没有了美国的伙伴。所以这其实是一个机遇。

  另外,东亚经济和世界经济在过去一二十年已经慢慢和欧美开始脱钩,不是完全脱离。中东亚出口到东亚的出口占东亚总额度,和进口额占东亚进口总额的比例差不多是50%,保护主义抬头的话,东亚和中国有继续增长、继续繁荣的机会。

  刚才讲利率上升,利率上升最重要的就是所有资产价格都会调整。过去几年有一个很反常的现象,债券和股票价格都是同步上升的。现在又要回到以前的局面,多元化的时候就是债券和股票的选择,过去几年基本上都是一起上升。利率正常化对世界来讲是好事,低利率最严重的问题就是它把所得分配再扭曲了,有钱人是借钱的,穷人是借不到钱的,穷人是存钱的,所以低利率对下面的家庭有很大影响。我们看美国的经验、香港的经验都是一样,利率正常化,我个人觉得还是可以的。

  第三,讲一讲人民币问题。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2010年以前基本上没有,基本上都是用美元结算,到2010年又开始逐步上升,一直上升到去年第三季度,最高时到了30%以上,最近掉下来一点,到了21%。假如用人民币结算,就是人家愿意用人民币买东西,这样我们不需要太多美元,留美元的目标就是我要买东西,人家不愿意收人民币,那我只好给他美元。那人家愿意收人民币的话就不一样了,我不需要特别多的储备。

  我看最近沙特也重组了,美国新总统出来,他对以色列非常支持,沙特也在想,我们在美国的投资要不要改良一下。我们向科威特买石油,石油一向都是用美元结算的,改成人民币结算,他们也很喜欢。其实所有国家经济体都希望用本币来结算,什么道理呢?比如我跟印尼、泰国贸易,要经过美元的话,外汇要变两次,泰铢变成美元,美元变成印尼盾,也有两次风险,如果能够直接做,交易成本降低了,风险也降低了,只有一个汇率的风险,不是两个汇率的风险,也很鼓励本币。

  2010年全球结算最大的货币不是美元,而是欧元,欧元是最高的。红颜色的线是占全球贸易的比例。欧元区的贸易占全球25%以上,2010年差不多40%是用欧元结算。美国是第二位,只有12%的贸易,但是结算占到30%。表明什么?就是很多第三国的贸易都是用美元来结算的。为什么美元有这么大的铸币权?人家要用你的钱,所以他就占了一个便宜。2010年中国占到21位。这是今年7月份的数字,美国已经变成第一位,因为欧元不景气,欧元掉到30%,人民币是第五。但是结算只用了2%,虽然我们的贸易是10%以上。日本是第四,差不多4%的贸易结算大部分是用日元。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利用人民币来做结算货币,这是绝对可行的,一步一步走,降低我们对美元的依赖性。

  第四,谈一谈人民币汇率。美元是超强,看得见的强。中国的人民币汇率没有道理跟着全球最强的货币上升,我们的贸易伙伴很多,欧洲、日本、东南亚等,所以应该看一揽子货币。美元对全球所有货币都强的话,我们跟一揽子的话,我们就会升,比如就会升一半,相对美元我们会贬值的。但是美元下来的时候我们也不跟着美元下来,跟着一揽子下来,下来一半。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人民币汇率维持稳定,这对其他贸易伙伴都方便,让他们能够继续干,不要跟着美元来波动,这是人民币以后可以走的路子。大家不要太在意美元的汇率,因为美元超强,这是没有办法的,它对全球所有货币都会升值,我们就要维持对一揽子货币的稳定。

  最后,中国经济面临的外在风险是有的,但都在可控范围之内。中国政府有很多工具,必要时都可以应用,这不是问题。人民币无须盯住最强的货币,这样对我们不一定有利,因为中国有很多其他贸易伙伴。你要想的是,强势美元会使美国贸易利差继续扩大,到了最后,美元相对的对其他货币要贬值,所以它不会猛升的,2017年会升,到2018年就会改变的。谢谢大家。

2016-10-1163

2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专家

刘遵义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 /  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演讲

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刘遵义:不要太在意美元汇率 要维持对一揽子货币的稳定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刘遵义:不要太在意美元汇率 要维持对一揽子货币的稳定

大家不要太在意美元的汇率,因为美元超强,这是没有办法的,它对全球所有货币都会升值,我们就要维持对一揽子货币的稳定。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1350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