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宇:全球化4.0扑面而来,风险与良机并存

发表于  2016/12/06 09:56   约7分钟

  12月3日,由新华网主办、新华网海南分公司承办的“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在海南召开,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做了主旨演讲。不久前在思客讲堂上,邵宇已经做出预言,英国退欧之后,欧美市场上的“黑天鹅”,将不是一只,而是乌泱乌泱的一池“黑天鹅”。而这一次,他进一步阐明,这“一池黑天鹅”意味着全球化3.0时代步入了尾声,即将进入的4.0时代,中国也将拥有更多的表现机会。

图为在“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上,邵宇发表主旨演讲。 新华网记者 孙韬 摄

图为在“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上,邵宇发表主旨演讲。 新华网记者 孙韬/摄

  以下内容由思客编辑节选整理:

  最近的朋友圈有一条新闻,北京的金融街购物中心里,惊现了一只黑天鹅,也就是几个钟头的时间,有关部门把这只黑天鹅移走了。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给了我们一个提醒,但是,现在我们看到不是一只两只的“黑天鹅”,而是一片“黑天鹅湖”。

  为什么会这样?今年,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的当选,对我们而言,可能都是“黑天鹅”。是这个世界出问题还是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方式出了问题或者是两者都出了问题?我们又该怎么办?

  从全局的的角度看,大家可能感觉到整个风险已经转向了欧洲,在今年6月份,英国脱欧的时候,我就给出过这样的判断,现在我还维持这样的判断。并且我觉得就现在的趋势看来,明年欧元和欧盟是否存在,都需要打一个问号。大家会疑问,我的说法是不是有点危言耸听,但这和我对全球化趋势的判断是一致的。

  上一轮全球化已经结束了,那是全球化的3.0时代。谈到全球化3.0时代,那什么是1.0和2.0时代呢?1.0时代是大航海时代,2.0是英镑和英国为霸主的时代,3.0是欧元和美国的时代。

图为主持人、新华网副总编辑刘娟在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现场 陈杰/摄

图为主持人、新华网副总编辑刘娟在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现场 陈杰/摄

  总体来看,全球化3.0时期从两方面密切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

  首先,我们生活的全球化3.0时代,是由贸易投资连接起来的。

  美国的经济总量大,每年对全球的贡献也很大,但是美国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也非常高,每年会向世界下1.5万亿美元的订单,这些订单要么用于购买资源或者是能源,要么是去日本、德国、东南亚这些生产性国家购买制成品。

  在这个全球化里面,中国有三个困惑。第一,中国人买什么,什么变得非常的贵这是因为中国处于世界贸易的夹心层,当中国购买原材料的时候,其价格会跟我们的工业制成品一块涨价,所以买什么,什么就变得非常贵。

  第二,中国人卖什么,什么卖得非常便宜。为什么?因为中国占就全球12%的市场,如果卖的多,自然而然只能打折销售。做实业的朋友知道,你销售价格在下降的时候,利润的边界就会被压缩。

  为了驱动每年1.5万亿的定单,全世界做了相应的配套产能投资,驱动全球市场流动,让每年产生接近15-20万亿的资本洪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吸收了非常多的资金,但是我们也同时遇到了一个难题,人民币对外是升值的,对内是贬值的,为什么?因为在这一轮全球化里,中国人想买的东西别人不卖给你,中国人卖的资本都是赔钱的。这都是我们的分工结构所决定的,中国企业在全球化的食物链中获得的,是美元,是作为储备货币的一种投放形式。中国企业拿到这个很高兴,因为可以把它变成人民币,人民币可以搞基础设施,可以搞产业升级,完美!但是换成人民币之后,美元没有了,消失了,又回到了美国,因为买了美国的长债,当你买了更多的长债,它的价格就越低。

  当然,现在已经开始变化了,主要的变化来自于美国。有人提出,美国会变得更加内敛,如果美国变得更加内敛,我们面临的世界可能更为动荡。我觉得朗普是一个商人,但是他不是那么一个好打交道的商人,与他做生意的成本会比你的想象高很多。

  特朗普当选以后,可能会直接使用汇率或者关税等20世纪20年代的传统工具,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世界将陷入以邻为壑的局面,这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你翻翻历史教课书会非常清楚。

邵宇:全球化4.0意味着中国可能有更多的表现机会 孙韬摄

邵宇:全球化4.0意味着中国可能有更多的表现机会 孙韬/摄

  其次,曾经的全球化跟我们产生影响的还有货币方面。

  中国的购买力从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每年的增长速度是2.1%,这意味着,如果每年不能为你的投资增值2.1%,你就是一个失败者。

  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非常有趣的问题。我们的经济经历了4个阶段,第一个是经济货币化阶段,从粮票、肉票到使用货币;第二个是资产的资本化,我们大量的土地、股权开始可以进行交易,这就吸收大量的货币,资本开始泡沫化;从2005年开始,资本泡沫开始全球化过程,泡沫的全球化过程跟美元的储备体系密切联系在一起,同样的美元在中国创造了宽松的货币政策,回到美国也是这样宽松的政策;第四个阶段,直到最后泡沫足够大,在2008年产生了危机。

  过去30多年的改革历史告诉我们,只有两类核心的资本。看看2016年的富豪排行榜,其中的富豪要么是地产大亨,要么是科技新贵。这正是逆全球化重要的来源,得意的人和利益受损的人站在不同的阵营,所以我们看到“黑天鹅”一只又一只地飞出来,请大家做好准备。我认为,未来的希望也会在这样动荡的环境中孕育出来,全球化的4.0正在铺面而来,这里有无数的风险,也有很多的机会,希望大家能够妥善地把握。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126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6732 次阅读    2 次回应

专家

邵宇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  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朱云来:学习"大禹治水",把改革放到增长前面

朱云来从投资过剩、结构改革、“一带一路”等角度出发,深入分析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并为中国经济如何实现长远增长的潜力提供思路与建议。

稍后阅读 时长:14分钟

思客

邵宇:全球化4.0扑面而来,风险与良机并存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邵宇:全球化4.0扑面而来,风险与良机并存

得意的人和受损的人站在不同的阵营,所以我们看到“黑天鹅”一只又一只的飞出来,请大家做好准备。我认为,未来的希望也就是在这样的动荡环境中孕育出来,全球化的4.0正在铺面而来,这里有无数的风险,也有很多的机会。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0708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