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晓华:从短周期来看,中国经济下行趋势已趋缓

发表于  2016/12/03 15:51   约12分钟

陈杰摄影-41

图为在“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上,邱晓华发表主旨演讲。新华网记者陈杰 摄

12月3日,由新华网主办、新华网海南分公司承办的“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在海南三亚召开。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在“宏观经济形势与结构性改革”的专题环节中发表了主旨演讲,分享了对于影响经济发展的内外因素以及中国经济下一程该如何走的独特观点以下为演讲精彩内容:

 

内部和外部因素的良性互动催生了中国经济上一程的奇迹 

 

  回顾上一程的中国经济,大家最印象深刻的一定是一个字,那就是“快”。事实表明,在上一程中,世界经济走一步,中国经济走三步,我们就以这样快节奏、高成长的速度完成了别的国家要用几代人才能完成的一个人口大国、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经济体,实现了工业化、现代化的巨大进步。因此,世界银行把这样一种现象称之为中国的奇迹。

  中国的奇迹是什么因素催生的?我想这是我们探讨下一程中国经济的时候,很重要的一个问题。

  在我看来,上一程中国经济走得快首先是因为国际环境相对有利。国际冷战结束,和平、合作、发展、全球化成为世界的大趋势,产业由西向东转移,给中国乃至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个有利的全球化红利、和平红利的分享机会。

  大家也许会说,历史上也曾经给中国提供了许多有利的环境,为什么中国就没有走得快?没有走得好?我想这是因为由于各种各样内部的、外部的因素,使得这种好机遇与我们失之交臂。但是这一次我们抓住了机遇,因为国内的环境也发生了大的变革。

  其次在这一时期,改革开放的新政推生了中国长期被压抑的各种潜能活力的焕发。因此,内部外部两大好的机遇形成良性的互动。我想这就是我们上一程走得快最重要的因素。

 

今天中国经济面对困境的原因有哪些?

 

  而今天中国经济的发展速度慢下来了,为什么?我想同样可以从中国发展的内部、外部的环境找到结论。

  首先从内部来说,一、市场变了。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上一程生产什么都可以卖出去,生产什么都可以卖出好价格的市场环境已经离我们渐行渐远了,中国现在已经是相对过剩的市场环境,因此市场问题成为今天我们面对的首要问题。

  第二成本变了。中国经济上一程中,中国所有的生产要素都是便宜的,今天都变得越来越贵了,中国制造不再便宜,这是中国今天的一个现状。劳动成本、财物成本、资源成本、物流成本、税费成本大幅度上升,这一切给企业、给我们大量的制造业无疑是一个巨大的经济负担。因此,企业的利润率从两位数掉到一位数,今天大多数传统企业的利润回报率只有3%—5%,而其中不少已经接近盈亏的平衡点,甚至有了亏损的现象。

  三、环境变了。中国经济上一程中,我们可以不考虑空气、可以不考虑水、可以不考虑土壤,而今天空气不再那么清新,水不再那么干净,土壤不再那么安全,已经影响到我们人民的生命安全。在这样一种环境下,我们必须为之买单,必须为过去的失误买单,因此,我们就需要抛弃那些带血的GDP,需要抛弃那些黑色的GDP,我们要绿色的GDP,这样我们的速度就自然慢下来。

   四、资源变了。过去我们可以不考虑资源的约束,因此用大量的消耗支撑高增长,而今天,我们的土地和水越来越宝贵,油气越来越稀缺。因此,那些高消耗的产业也应当退出我们的发展行列,当然速度也就会慢下来。

   五、债务变了。上一程,我们大量的企业、家庭、地方政府没有什么债务,而今天地方政府有债务问题,我们的企业负债率超过百分之百,家庭负债率超过1/3。因此,已经制约了微观层面的发展能力。当然,我们需要修复这样的资产负债表,因此速度慢下来也在情理之中。

   六、人口变了。中国的人口不再年轻,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现实的问题,超过60岁以上的人口达到了2.2亿人,数字表明80后新出生的人口2.2亿,90后的只有2亿,00后的只有1亿。这样的人口发展趋势,使得大量的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遭遇了发展的瓶颈,速度慢下来也在情理之中。

  其次国际环境也变了。上一程世界经济很景气,2008年之后,世界经济进入低速发展的阶段,影响到中国的出口贸易,进而影响到中国的发展。今天中国已经与世界无法脱钩,那种认为中国可以独善其身,可以与世界经济脱钩的看法已经不成立了,中国已经紧紧的和世界连在一起。

陈杰摄影-40

邱晓华:内部和外部因素的良性互动,我想这就是我们经济上一程走得快最重要的因素。新华网记者陈杰 摄

  世界秩序乱了,宏观政策、投资贸易政策打架的现象在今天已经严重地影响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当然也影响了我们的发展。

  再次,去全球化的现象有所抬头,世界经济碎片化的现象开始蔓延。而上一程,我们是世界经济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现在这种去全球化对中国无疑是一种挑战。

  如果说上一程我们是追赶者,而今天我们不仅是追赶者,也是领先者。因此从这几个角度来看,我们面临着发达国家、也面临着发展中国家双重的竞争压力。上一程,我们面对的只是发达国家的竞争压力。这样无疑对我们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此外不能不提到的是,新兴经济体正在步着前几年发达经济体的脚步进入了困难的阶段,因此对中国来说,新兴经济体的危机无疑也会传染到我们的身上。所以总结起来,内部环境外部环境的改变,影响到中国经济发展进程我想这就是今天我们面对经济困境的原因

 

2018年中国经济将迎来平稳增长的新周期

 

  下一程中国经济会怎么走?从短周期来看,中国经济从2010年下行之后,逐步看到企稳见底的迹象,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先行指标已经预示着我们的经济开始筑底。发电、货运已经趋于稳定,PPI也就是工业品出厂价格已经由负转正,这些都预示着中国经济短周期发展的环境在向稳定的方向转变。

图为主持人、新华网副总编辑刘娟在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现场 新华网记着 陈杰 摄

图为主持人、新华网副总编辑刘娟在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现场。新华网记者 陈杰 摄

  第二,中国经济运行的轨迹已经呈现出相对平稳的态势,一季度到三季度GDP同比增长6.7%,我想四季度也不会与6.7%相差太远。从短周期来看这样一种轨迹也折射出中国经济下行的趋势已经见缓。

 

  第三,政策信号正在转向稳定,前一段时间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可以看到,“三个不变”释放了积极的信号,首先稳中求见的总基调不变,这意味着我们对经济短周期下行危险性的担忧有所减轻;第二,供给需求双向发力的政策搭配不变。政策信号表明,要在适度扩大社会总需求的同时,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意味着我们还是要继续从供需两方面发力,这个政策信号也在趋于稳定;第三,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组合不变。而其中又有小的调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求更加有效,这表明,政府要更多的运用财政政策推进经济的平稳发展。稳健的货币政策强调保持不变的同时,又增加了防泡沫、防风险的政策含义,这就意味着政府对短期增长担忧的程度也有所下降,所以政策信号也折射出经济在走向稳定。

  第四,各种对冲效应正在逐步的显现。一是宏观+杠杆对冲微观-杠杆。这个对冲效应今年在发生作用,我想明年、后年也会继续发挥,这有利于减缓微观-杠杆带来经济下行不利的压力;二是新经济加速对冲旧经济减速,大家可以看到,今天新经济以两倍于旧经济的速度高速成长,形成了冰火两重天的发展格局。这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帮助我们对冲旧经济减速带来整体经济下行的威胁;三是国内需求加力对冲国际需求减力,今天中国的投资和消费都表现出相对的平稳,这样有利于对冲出口低迷的不利影响。

孙韬摄影-68

图为“2016新华网思客年会”现场,与会者在认真记录精彩观点。新华网记者孙韬 摄

  从这四个方面来看,短周期看到了中国经济从2010年之后下行的态势,正在发生新的改变。当然这种改变还只是看到了端倪,可以预示,真正的改变将在2018年之后。换句话说,2018年才是真正的中国经济结束阶段性的下行,转为平稳增长新周期。这是我想讲的第一个,就是短周期。

  长周期下行没有结束,是因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内在、外在的各种因素,都表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持续下行的态势不会改变。一是资源的瓶颈,GDP两位数的增长已经告别了,一个相对制约的国家资源条件,意味着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会逐步的减慢。

  第二,人口结构的改变,也意味着中国经济下一程还会继续放慢。人口老龄化的经济体不会是一个高增长的经济体,人口年轻的经济体才是高增长的经济体。

  第三,国际经验表明,进入中高收入阶段之后,经济体发展的潜力、发展的速度会出现下行。国际经验也表明,中国经济下一程也会持续的放缓。

  第四,基数的问题同样也是一个理由,从这四个方面来看,从资源的约束、人口的结构、国际经验、统计的基数来看,中国经济的下一程经济增长速度会下降,这个趋势是不会改变的,我们要学会适应这样的发展态势。

 

“四力”联动推生中国经济的下一程

 

  接下来我结合今天的会议主题谈谈我的认识,新经济新在哪?一是未来新经济将是一个跨国经营的新经济。换句话说,未来中国将会逐步的在全球配置资源、组织生产、全球销售方面有更大的跨国发展。

  第二,新经济将是一个跨界融合的新经济。可以预期“互联网+”、“农村+市场”,“服务业+制造业”,这样一种跨界融合的发展态势,是下一程中国新经济的基本特征。

  第三,未来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的结合,国内资本和国际资本的结合,这样一种跨所有制发展的新态势,也是新经济的大趋势。

  所谓新动能至少是这几点,创新驱动、改革驱动、开放驱动都将会成为新动力。可以预见,创新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以及人口质量的提升,将是下一程中国经济的新动能。

  所谓新引擎,我想新引擎将来自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传统产业的升级换代所带来的引擎,也就是旧引擎改造所焕发的新活力;第二,新兴产业的规模化所带来的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局面;第三,市场、企业、民众主导下的发展新引擎,也会成为下一程中国经济新的动力;第四,在整个政府基本力量的支持下,中国经济也会保持一个相对平稳。

  总结起来,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态势将依然是:第一,来自市场经济的魔力;第二,来自对外开放的协作力;第三,来自百姓的坚韧力;第四,来自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四力”联动推生中国经济的下一程。谢谢大家!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8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0424 次阅读    1 次回应

专家

邱晓华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  3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演讲

一人之辩,重于九鼎之宝;三寸之舌,强于百万之师。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邱晓华:大变局下,中国经济的未来依然值得期待

我认为,中国经济增长稳定了、均衡了、有效了、绿色了、和谐了,那么第一个百年目标的基础会更加坚实,内涵更加丰富,就能为实现第二个百年目标奠定一个更好的制度、环境、经济基础。未来中国的繁荣是可以期待的。

稍后阅读 时长:9分钟

思客

邱晓华:从短周期来看,中国经济下行趋势已趋缓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邱晓华:从短周期来看,中国经济下行趋势已趋缓

可以预见创新驱动、改革驱动、开放驱动带来的红利,以及人口质量的提升,将是下一程中国经济的新动能。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0576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