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锭明:数字化时代不是“秒杀”,是“毫秒杀”

发表于  2016/11/25 13:52   约4分钟

135856072_14799797678101n_副本

  11月24日,由国务院参事室主办、新华网承办的“2016国是论坛”在北京召开。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徐锭明在“数字经济——引领新趋势”主题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中妙语连珠,阐明了数据时代“能源+互联网”要如何发展。

  提到人工智能时,徐锭明用中医理论生动解释了人工智能的概念:“中医看病讲究望闻问切,神圣工巧。望而知之谓之神,闻而知之谓之圣,问而知之谓之工,切而知之谓之巧。一望就知道你有没有血糖,闻,就是人机对话,而智能穿戴就像“切脉”。未来数字哪里来,传感器、人工智能。AlphaGo向全世界宣布了三件事,一是突破了博朗尼悖论,二是数字化演习,三是10到15年智能将进千家万户。”

  徐锭明表示,大数据时代是一场科技革命,更是一场社会革命,同时是一场认知革命。

  以下根据徐锭明在圆桌论坛环节的发言整理:


  互联网时代有四种人,原住民、移民、难民、祸国殃民。我是难民,我不想继续做难民,所以我就得学习,不学习就跟不上时代的要求。

  当下,万物互联、全球数字化。这些数字,在时空上是无限的。从空间上看,互联网是无国界、无边界的;从时间上看,现在不是“秒杀”,是“毫秒杀”。未来的经济是可以按照需求生产的,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工业4.0等的条件下完全可以做到按需求生产。

  数字经济有定义吗?目前为止没有定义。整个互联网深刻地改变了人们的生产、生活、社交、思维。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是一场科技革命,更是一场社会革命,同时是一场认知革命。人们重新认识世界,重新认识自己。世界为何样,谁人能知晓,盲人摸大象,冰山是一角。

  创新是从根本上打开增长之门的钥匙,是“新动能”。强弩之末矢不能穿鲁缟,蓄势待发是待成大气候。大气候还没有形成,小气候已经形成了,就是数字大战、互联网大战。德国人为什么提出工业4.0,就是因为美国,他感到自己落后了。所以我们要有紧迫感,转换动能。

  工业4.0、互联网、大数据根本目的是解放人,第一次工业革命可以理解为人变成机器,今天我们要把机器变成人。人要自由独立全面地发展,一定要讲文化,不能只讲技术。整个大数据、互联网在改变我们的生产力、生产方式、生产环境、生活方式、社会结构、经济模式。未来数据重构世界,流量决定未来,连接改变一切,网聚人的能量。处处是数据,时时兼计算,万物互联网,无处不智能。

  中央五中全会和“十三五”规划给中国能源工作者定了四项任务,第一,要成为绿色发展的践行者。第二,要成为生态红线的守护者。第三,要成为无碳能源的开发者。第四,要成为持续发展的推动者。

  怎么来完成这四项任务,就是今天的论坛所讨论的分享经济、数字经济、智能制造等,只有依靠这些才能完成这四项任务。发展数字经济和分享经济、智能制造带来三个立方,一是“0立方”,就是空气排放、污染排放为0。现在空气这么糟糕,央视大楼只见小腿不见腰,我们要实现的,是固废、污染、排放为0的目标。二是G,green,生产、生态、生活要绿,也是立方的关系,不是加的关系,是乘的关系。三是W,理解为社会、企业和个人。

  新一轮工业革命的特点体现在新材料、新技术、绿色低碳和群体性。未来中国新能源的发展,中国要完成四大任务,要依靠分享经济、数字经济、智能制造、大数据、互联网,引导我们走向未来的新科技。有什么样的能源体系就有什么样的工业体系和社会生产力。我们要推动能源革命,迎接新的东西。

  版权声明:本文为新华网思客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来源为新华网思客。授权合作请联系sike@news.cn

不代表新华网立场

13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23287 次阅读    3 次回应

专家

徐锭明

国务院参事,原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局局长、国家能源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  2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相关阅读

思客

徐锭明:数字化时代不是“秒杀”,是“毫秒杀”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徐锭明:数字化时代不是“秒杀”,是“毫秒杀”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徐锭明在“数字经济——引领新趋势”主题论坛的圆桌讨论环节中妙语连珠,生动阐明了数据时代“能源+互联网”要如何发展。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10267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